蜀川_

今天开始不做咸鱼。

喻张合志《心局》一宣&预售地址

看到太太们的文觉得自己文力十分不足,我会加油的_(:з)∠)_
请多支持!
排班的画图的互相调戏的各位[.]真是辛苦了。

煎鱼煮粥: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1876


预售;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5100280089


预售副本开启时间   2015.05.01 20:00


喻张喻无差 女性向合志


封面 未未 @三变小礼 


排版 雪奈 @雪奈Ukina 


宣图 阿呓  @阿呓 


页数 136


售价 25R



《词不达意》 暖之 @暖小薄 


《末路》 红雨 @空阁楼 


《小夜曲》 蹬腿子


《待续》 浮烟陌璃


《心局》 星稀 @星稀 


《半日闲》 蜀川 @蜀川_ 


《我们走吧》 岁姜 @岁姜 


图 未未 阿呓








----------------------------试阅分界线----------------------------------


《词不达意》


这铃声喻文州用了五年,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张新杰刚刚发觉喻文州喜欢自己。但对方始终没有开口表白,于是张新杰只好耐心等待,等喻文州有所表示,再郑重地拒绝他。


但喻文州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一直没有进一步的举动,仿佛两人是在一张地形复杂的地图上单挑,都各自迂回着,迟迟不交手。喻文州显然迂回得更厉害些,他深知自己没有退路,他跟张新杰不同,他没法给自己治疗。


某次喻文州请张新杰吃Q市的海鲜烧烤,中途去上厕所,手机搁在桌子上,正巧有电话进来,夜色深了,店里人不多,铃声就响得格外低回婉转,如泣如诉。


那是一首张新杰从未听过的粤语歌。


不知是因为唱歌的人嗓音格外动听,还是一种听不懂的方言带来的陌生感,张新杰觉得这首歌像是响在胸口响在心头,他一个字也听不懂,但就是想要一直听下去,大脑放空,一直这么听下去。


他任由手机响着,怔怔地出神,喻文州回来的时候,看到张新杰低着眉眼,目光沉沉地,又有些欢喜,像夏夜的星空和星空下涨潮的海水。喻文州从不曾见过。


“刚才那句,特别好听,唱的是什么?”


发觉喻文州回返,张新杰抬头问起,镜片下,眼神清亮,一如平常。


喻文州张了张嘴,觉得有些燥热,他想大约是天气的原因,然后想说的答案在嘴边翻滚了几番,又吞了回去。


不能说出口,这句歌词,无论如何不能说出口,那是某种有魔力的排列组合,决不能从自己嘴中吐露,一旦这些字句暴露在空气里,就是一种越界,就再也回不去了。


张新杰将这段沉默视作一种毫无意义的不坦诚,却没有追问。




但他是真的好奇了起来,而且当张新杰开始好奇的时候,他总有办法把事情弄明白。


他极有效率地搜出那首歌,同时被自己这股莫名汹涌而来的好奇心惊住了。




“任由你来去自如在我心底仍爱慕。”


---------------------------------------------------------------------------------


《末路》


这个人的表情永远如此,开心、讥讽、生气都不是覆在脸上的,而是浸在眼睛里的。张新杰分不清对方此刻在想什么,他也懒得弄清。他为了这个已经浪费了太多年。


张新杰对他笑了笑,“那再见了。”然后转过身。




“新杰。”


他停下脚步,没有回头。那个人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步子不急不缓,他等着,旁边的镜子里自己的神情平淡,神志清明,张新杰松开手。


身后熟悉的温度爬了上来,那双手从背后环绕住他,拂过他的发梢,经过他的脖子,然后停在了他的肩上。




喻文州把他转了过来,淡淡地说,“领子。”




张新杰突然就笑了起来。


“你从没让我失望。”他说,气息喷在对方的领口里,身上还带着这个人的痕迹,然而这个动作连一丝温存的意思也没有。




喻文州理领子的动作很慢。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几乎都要爱上这个人了。


张新杰之前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时候,他感觉平静,可又不是喜欢。而直到这一刻,他要转身带上门时叫住他对他说“领子”的这个男人,才让他觉得心里动了一下。好在此时那种残忍的静默让他停住了,他记起了今天来的目的。性与清净,他已经达成,可以鞠躬离开了。




张新杰对站在里面的人点点头,带上门。


门外夜色如墨,他闭眼,再睁开。这里离霸图酒店还有一段距离,他走的不紧不慢。


对于世界他仍然无关紧要得可笑,于他世界也一如以往。


他和世界,谁也不亏待彼此。




----------------------------------------------------


《小夜曲》


第一眼见到得知那人姓名,整整过了三个月时间.倒也不是刻意为之,听到的时候,心头没由来就断了一拍。


只是无意间在酒吧听见前辈林敬言说起这个名字而已,却像是心底哪里咬定了一样,就觉得,一定是那天弹着春之歌的人。


每天除去上课和练习,经过校园一路上正对着脸的都算上,大概五百多号人。过了3*30=90天后,脑海里浮起的居然是四万五千张脸之前的那一面。


“喏,他来了。”


喻文州款款移着步子,依然是那样慢条斯理,夹着乐谱到了跟前拉开凳子坐下也没发出什么声音,冲着林敬言好脾气地一笑。


张新杰注意到他拿的是总谱。大概是视线停得太久,惹得喻文州翻了翻纸片,然后抬头看他。


“指挥科?”


“小提琴。”张新杰答道。“你钢琴弹得很好。”


“谢谢。”


喻文州像是个刚见了三五次的朋友,维持着礼貌,也不戳破他的唐突。教养也好,矜持也好,他只选特定的对象言谈,不着痕迹地冷着别人的场,把所有的下一句一并挡下了。


如果张新杰不继续说,大概就会成为在场一团冷空气。


“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再听一次。”


张新杰说得坚定而诚恳,又有些不依不饶。喻文州颇为无奈地直摇头。林敬言打趣说新杰你好眼光,这位可是及格线上的贵公子。


刹那间似乎毫不相干的传闻一股脑混成鲜活的颜色砸在眼前这人身上,连那些生疏都跟着都飞一样散去。




------------------------------------------------------


《待续》


“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喜欢到半夜突然从梦中醒来,不知为何非常想见他,于是拿着钱包和手机跑到火车站买票,坐很久的车去遥远的城市看他。”


楷体小字从白皙细长的五指间漏出来,堪堪遮住下一行的爱和你字。张新杰垂下眼继续看摊在腿上的旅游杂志,不知为何会混入内页的青春伤痛文学带着四十五度忧伤扑面而来。单从内容上来讲这文章写得有点像他上初中那会儿整个年级都在传阅的言情小说,甚至还有女生会专门挑出其中的优美词句工工整整地写在摘抄本。他对这些不感兴趣,自然也没干过这种事,当时他抄的都是世界名著选段,偶尔也会抄抄戏词。


后来这事在某次聚会中被提起来过,黄少天扒着郑轩的肩膀凑过来问他抄的是不是牡丹亭,郑轩哟了一声,睁大眼睛有点惊讶地说天啊黄少,你还知道牡丹亭呢?黄少天暴怒,顿时拍案而起,眼疾手快地抢走了郑轩碗里最后一片酱牛肉。


那会儿他们都还年轻,一个个嘴上不说心里却带着股不服输的劲儿,四期出道的人多,私下聚会也能闹腾得起来。圆桌溜边坐了一圈,三大心脏的座位被安排在了一起,颇有几分让世人看看我们的人切开肚子都发黑的意味,更何况这其中两个队长一个副队,不苟言笑的牧师还自带冠军加成,放眼望去全是各大战队的中流砥柱,不必多言也倍觉耀眼夺目。


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耳机里的声音已经从男声又换回了主持人,以犀利刁钻著称的名嘴笑着问喻文州:“那喻队怎么看其他三位战术大师?”


台下顿时响起了一片拖着长腔的起哄声。




--------------------------------------------------


《心局》




“边境的战况将会同步送到您手中。”张新杰肯定的说。


通常军队的战况都是层层往上回报的,在皇上和兵部尚书等人手中转过一圈时,其他人才有打听的可能,或是只能等朝廷上宣布的消息。喻文州现在自然有他的管道,但怎么说都不会有从边境传来的及时,因此若他安排了一人在军中,那消息自然就不会延误,如此一来,他便能比他人更快多掌握一些情报,这自然是好的。


“是的。另外,若可以,我还希望你能协助提供即时的局势分析。”喻文州并不否认自已的目的,甚至提出更进一步的要求。从此次对谈中,喻文州已经非常欣赏且认可对方的才能,若有机会,自然是希望能多个人替自己参详。


“部分军队机密不能透漏,若被拦截,后果相当严重。”张新杰明白对方的意思,想了一下后也同意,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其馀分析时,将会交由那人转交给您。同样希望您也能在朝廷上多替我军照看几分。”


张新杰提出这个要求并非没有道理,军队因为在外,除了战况外,总是难以得知目前朝廷的局面,若没有人能帮忙照料,怕是会不经意就被使了一些绊子。如今若能得到喻文州的相助,至少能无后顾之忧的打仗。


“好的,没问题。”喻文州同样明了对方的顾虑,于是点头接受这个要求,毕竟他也提了一些条件,作为交换这样并不过分,“那就麻烦你了,当然若能即时是最好的。”


“嗯,我会尽量即时告知。”张新杰明白这是最好的协调结果,也露出浅浅的笑容。只是因为是要抽出他私人空档写分析,因此他无法保证至少多久能通知一次,幸而喻文州也明白这点,没再多做要求。


“好的。”喻文州浅笑的说,这番谈话到此大约是已尘埃落定。他看似扫了一眼棋盘后,却突然轻描淡写的问,“借问张公子的祖籍是在北方?”


张新杰一愣,有些突兀的抬头直视着对方,这闲话家常的语气,此时听来却怎么也像是意有所图,但一时间摸不准对方的意思,他只是沉默而没有回答。


“不用紧张,”喻文州倒是又先笑了,看对方沉默他其实也已经得到答案,“只是好奇随口问问。”






--------------------------------------------


《半日闲》




来吃早茶,他们是事先约好的。


周六霸图客场蓝雨。赛后返程航班订的是周日下午。那闲余的一个周末的上午便予队员们在这座南方城市小作放松,当然。也有如韩文清这样呆在宾馆不出门的人。


早茶是很大的诱惑,对张新杰这样一个"吃货"来说,他有一本专门用来记录美食的笔记本,还会将各地食物品尝后整理心得。


周三晚上八点,已整理完资料结束今天的工作,张新杰在看了一些旅游网站的介绍后,又到黄金一代的选手群里询问了广州哪里的茶餐厅比较不错,恰好黄少天和喻文州都在。黄少天噼里啪啦报上一堆店名让人眼花缭乱,难以选择。喻文州待他问完几个问题后和和气气的打上一行字。


"张副若不介意,我可以作陪。正巧周日休息。准备去吃早茶的。"


很是平淡的语气。张新杰看到后眸光微闪,衡量一番,若是有本地人介绍着确实会更好。


他不是会麻烦别人的人,日后总会帮到喻文州吧。


那便有劳了。




约好是早上七点在蓝雨训练营附近的超市门口见面。


张新杰提前十分钟到达这里,带着一顶白色的口罩稍作乔装。广州真的是水汽丰盈的,清晨还算不上热,昨夜未消散的露水却是被朝阳暖的熨帖。


喻文州远远看到他就失笑。出门比赛还带着私人运动服,以严谨著称的战术大师心真的细。




此刻不谈昨日输赢,只谈交情和美食。




------------------------------------------------------------------


《我们走吧》


喻文州是会弹吉他的。




张新杰知道的时候,他们沿着珠江散步,细碎的霓虹映在水面模糊成色彩斑斓的粼粼波光,乍看起来像是幽深的水底铺满了各色大小不齐的珠宝,也无负“珠江”这样富丽堂皇的名字。




水波剪进喻文州的眼眸里,温柔沉醉,他的唇瓣张合,光线原因显得颜色极浅又特别柔软,站在张新杰面前与他对视背朝江水,抱着一把向街头艺人借来的木吉他给他唱情歌。


喻文州的手指莹白修长,骨节突出又不会显得柴瘦,搭在六弦上随意地拨弄挑动,合着拍子在品行里按住复而松开,动作轻缓细致和他撩起张新杰额发吻他眼睛时莫名地重叠在一起。


这是一首他没听过的英文歌,喻文州的声音说什么语言都很适合,尾音散在风里漾出一圈亲昵浪漫的气息,他鬓角的发拂在眼睫上面颊上。


张新杰突然没由来地很庆幸他唱的不是粤语。




一曲终了,喻文州唇启和他说了些什么,却淹没在对岸突然炸开在夜幕的礼炮声里……






 



评论(1)

热度(43)

  1. 雪奈Ukina爱谁谁 转载了此文字
    肝肝总是会有的【你不要闹【本子很好入入入
  2. 蜀川_爱谁谁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太太们的文觉得自己文力十分不足,我会加油的_(:з)∠)_请多支持!排班的画图的互相调戏的各位[
  3. 疾之糖姜!爱谁谁 转载了此文字
    啊…太太们的文都好赞…我羞愧…
  4. 三变小礼爱谁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白玫瑰·红玫瑰
    嘿嘿嘿(´◉◞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