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川_

今天开始不做咸鱼。

【叶喻】玩火

一段说写就写的叶喻




两个人像爱人一样交换着深吻,舌尖的触感和往常一样美好。
叶修口中微苦的烟味在喻文州的唇舌之间肆意蔓延,柔软的舌尖搔[]刮上壁的瘙[]痒通过神经触梢刺[]激着两个人身体里的负离子与正离子交换位置。
唇瓣分[]合时溢出未被尽数吞咽的津[]液沿着嘴角流淌到贴[]合的肌肤,让他们的每一次动作显得越发难舍难分。
喻文州跨[]坐在叶修的腰[]上,双手揽过他的脖颈,线条姣好的锁骨随着仰头的动作暴[]露在开足了空调和加湿器的房间营造的湿冷空气中。唇角微掀,表情不温不火,好像不是处于一场性[]事。可是随着身下人挺[]进的动作而小幅度皱起的眉头暴露了他,时正欢愉。
叶修抽[]动的很慢,但每个,双方太过熟悉对方的身体就好像了解自己一样。每一次研磨都直抵对方的敏[]感部位。而喻文州配合的缩[]紧他的,换来这个男人低沉而饱含笑意的喘[]息,没有纵[]欲的喑哑却也让恋人觉得诱[]惑至极。于是更卖力。
"叶神,不行了?"喻文州垂下眼睑发问,殊不知自己的尾音带着察觉不到的愉悦。
"文州,你这是在玩火。"叶修凑近他的耳鼓把灼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耳侧。
"你怕了?"
"我会怕?你就是火。"


—火—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