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川_

今天开始不做咸鱼。

【双花】青葱记事.番外二(原创架空校园搞笑向)

【番外二】
【隔了一个月的番外二……终于生出来了……_(:з)∠)_】
番外二.
1.
据说借读生孙哲平明天就到。
张佳乐一激动硬扯着林敬言去打印店定做横幅。
林敬言只来得及哀怨地瞅了一眼自己的床板。
就被张佳乐凶残地拖走了。
第二天,拎着大包小包满面红光精神抖擞的孙哲平出现在男生宿舍楼门口。
宿舍楼扯着大横幅,五个醒目大字加两个标点:
“孙哲平来了!!”
…………
孙哲平一巴掌糊自己脸上:
这特么是狼来了还是整鬼子进村拉警报?
2.
突然宿舍楼窗户口探出黑压压一堆脑袋,一片闹哄哄:“孙哲平来了!孙哲平来了!”
仔细一瞅都是以前G中学的老校友。
上面不知道哪几个熊孩子往下哗哗撒彩纸屑和金粉。
“咚”一个炮仗飞下来了。
楼上群众顿时“啪啪啪”掌声雷动。
一整个的婚礼现场。
路过群众都往这边投来惊悚的目光。
“……”满头纸屑和小亮片的孙哲平恨不得自戳双目。
——这场景太美我不敢看。
3.
学校给孙哲平单独辟了一个宿舍,在顶楼。
和张佳乐的霸图不在一层。
隔天儿就看到孙哲平宿舍门上贴了张……
不对是砸根钉挂了个木牌:
“义斩”
江波涛摸摸看看牌子。
“黄花梨木的。”江波涛说。
大家连同小伙伴都惊呆了。
“不是就这样挂宿舍门上不怕人偷啊靠?!”张佳乐吼。
喻文州找来宿舍登记本,义斩宿舍室长是楼冠宁。
“他人不在这,这个室长是挂名的,还有这牌子是他出发前塞给我让我挂门上的,”孙哲平挠头一脸不解:“怎么,很值钱?”
围观群众齐齐对孙哲平竖起中指。
4.
张佳乐和孙哲平回乡省亲。
——呸,不对是回G中学探望母校。
G中学画风还和原来一样,张佳乐啧啧感叹,冷不防后背被个人撞了一下,张佳乐整个人又撞了孙哲平,孙哲平脚一崴又撞树上去了。
孙哲平摸着鼻子龇牙咧嘴。
后边儿传来欢快的声音:“张佳乐大哥哥!”
“哎!”张佳乐还没看见是谁就下意识回复,笑得一朵花似的。“能用此等称呼的,必是好孩子”张佳乐贱贱地想。
卢翰文穿着初中部校服蹦哒蹦哒的,个子好像比去年长高了些:“你们回来啦!大学好玩吗?我初三啦!明年也可以和翔哥昊哥一样是高中生了!”
张佳乐面带温柔又和蔼(?)的笑意抚摸卢翰文脑袋:“卢小弟你们最近还好吗?中考加油啊,对了学校最近怎么样?”
孙哲平插嘴:“现在G中是谁扛坝子?”
“现在是翔哥扛坝子!翔哥可厉害啦!还有唐昊哥哥成立了一个下克上小分队,我是副队长哟!”卢翰文胸脯一挺。
张佳乐拿出手机,笑得一脸百花缭乱:“翰文啊,你刚刚那话能不能再说一遍?”
天真的卢翰文小朋友再次亮开嗓门,同时张佳乐举起手机。
霸图宿舍林敬言收到一条微信语音。
林敬言打开来听,听见了卢翰文稚嫩的大嗓门。
……林敬言整个人都不好了。
——下克上小分队??!!
林敬言仰头看看他的床板。
他的心已经连累都不会了。
5.
张佳乐和孙哲平逛操场,迎面碰上孙翔和唐昊华山论剑。
唐昊哈哈哈狂笑两手在沙坑里乱扒拉:“看我抛沙升级版,刨沙!”
孙翔戳着拖把杆子呼呼呼舞得和孙猴子似的:“看到没!这套新连击是我老爹才教我的!怎么样怕了吧哈哈哈哈哈。”
志得意满的孙翔向唐昊发起冲锋。
沙坑里正好有凹下去的一小块,孙翔脚下一绊,一整个狗吃屎扑坑里了。
“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笑,嘲讽值max。
孙翔跪在沙坑里指着前面恨恨:“张佳乐你别太得意!我告诉你!唐昊那下克上小分队邹远也加入了!”
张佳乐一脸的细思恐极。
邹远于峰今年都高三了。
听说也都要考荣耀大学。
张佳乐一想男生宿舍楼多了个小单间贴个小纸条:百花。
他就笑不出来了。
唉唉唉曾经的百花小队队长和副队。
6.
曾经的高三(13)班已经沦为了孙翔他们班教室。
张佳乐大大咧咧找了最后排一个空座位坐下,孙哲平坐他旁边翘着二郎腿四处打量教室。
旁边递过来一个纸杯:“前辈喝水。”
张佳乐理所当然地接了,仰着脸问孙翔:“听说你最近混的不错。”
旁边唐昊抢话:“可不嘛现在翔哥是老大了,你们的时代都已经过去了,我也用不了多久就能出任CEO迎娶白富美登上人生巅峰……”
张佳乐吐槽:“啊?白富美是谁。”
孙哲平冷哼一声儿,在又一声“前辈喝水”中同样理所当然地接过纸杯完全没想到去转脸看看送水何许人,冲着唐昊说:“小子,别太得意,等来了荣耀大学你人生的浪潮迭起才真开始。”
“谁怕啊哈哈哈。”孙翔不屑地笑。
张佳乐狠狠把喝光的空纸杯掼在桌上:“荣耀大学有叶不羞!”
片刻静场。
“怕,怕他做甚!”唐昊孙翔俩小子异口同声,连那一下莫名其妙的犹豫口吃都同步率爆表。
“说得好,有志气,”张佳乐倾过身子凑近两人,在孙哲平视角看来完全就是两眼闪耀着饿狼看见羊的红光,低声说:“要不要来合作……”
“等你们这些预备力量入了荣耀大学成为战力,要不要和我们合作扳倒叶修的统治……”张佳乐压低声音,努力营造出深藏功与名的大反派效果,殊不知自己更像个拉帮结伙的小痞子。
孙哲平单手撑额头露出金馆长一般“累爱”的表情。
“前辈喝水。”第三杯水送上。
孙翔和唐昊对视数秒。
“成!”两人点头。
“就知道两位是爽快人!”张佳乐笑笑,一仰脖干了这杯:“痛快!”
“……张佳乐你最近是不是TVB看多了。”孙哲平终于忍不住。
“各位殊不知,最近我一时大意,被叶修拐进了一个邪恶团体,不过有你们在,我又看见了希望!”张佳乐手一挥,腾一下从椅子上窜起来:“兄弟们跟我来!推翻叶修邪恶统治指日可待!推翻动漫社!”
孙翔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动漫社?”
“前辈喝水。”第四杯水送上。
“哎好谢谢啊,话说这谁送的水啊真及时我刚喝完就续上了。”张佳乐捧着杯子回头。
……然后看见了身后捧着个壶不错眼珠直直盯着他的乔一帆。
再一撇眼睛看到孙哲平身后同样捧着个壶的高英杰。
…………像足了俩小天使版的门神。
“卧槽你们俩!”张佳乐受到了惊吓。
7.
“啊吓到前辈了吗对不起!我不是他们班的,但我听说下午两位前辈要回校就很想过来看看!然后不由自主就……”乔一帆一脸歉意。
张佳乐才反应过来乔一帆似乎有“他们班生活委员”这一设定。
“我……我是跟着一帆来的,吓到两位学长我很抱歉……本来看一帆来倒水觉得很不错,也想来试试,谁知道……”高英杰看上去比乔一帆还紧张。
“哦……没事没事。靠不对啊一帆你不是不羞的小弟吗!”张佳乐再次吓炸,作战计划完全就逗比一样泄给敌方后勤了真的没关系??
“……我不会告诉叶修前辈的请你们放心!”乔一帆一脸的急切和真诚。
……其实吧。
不是乔一帆不告诉。
而是他觉得没必要告诉。
叶修前辈领导的(全明星)(几十口子大神)动漫社,是四个人(虽然也是大神)想推就能推的么…………
乔一帆微笑,心说道。
高英杰默默哆嗦了一下,总觉得小伙伴饮水机小天使乔一帆的笑容有点黑。
8.
话题回到霸图宿舍。
林敬言的床板还是没有放好。
张佳乐这次是使出吃奶的劲儿也顶不动床板了。
“……你之前果然是大力出奇迹。”林敬言看着床板叹息给张佳乐留下一个忧伤的侧影。
张佳乐只能向室长韩文清求救。
韩文清摸着床板看了一圈说:“错位了,这样不好调,干脆拿下来重新装吧。”
张佳乐这一琢磨说的也有道理,于是和林敬言韩文清三个生拉硬拽把床板拆下来了。
学霸张新杰下了自习。
张新杰夹着书回到宿舍。
一推门,正巧看见宿舍墙角立着的一面一人多高半人多宽的大床板,蔚为壮观,叹为观止。
张新杰再瞟瞟旁边,张佳乐的铺位(下铺)变得采光条件特好,宿舍天花板灯光直照着明晃晃的。
韩文清,张佳乐,林敬言三位室友都在,直直地瞅着他。
张新杰默默地关了宿舍门,站在门外推了推眼镜:
……我打开方式不对?
十秒后,不多不少正好十秒,宿舍门又被推开。
张新杰再次出现。
环视四周。
墙角的床板,照旧。张佳乐的铺位采光,依旧。林敬言的铺位成了个空架子,仍然。
……
张新杰又推了推眼镜,没办法,眼镜顺着冷汗往下滑。
“……你们,在做什么……”
张新杰生平第一次,怀疑人生。
9.
床板拆了之后装不上去了。
之前好歹还可以将就将就躺着睡一晚,现在铺位被拆成了空架子连躺都没得躺。
林敬言感觉自己此时的表情成了金馆长。
无奈的林敬言只能把事报给宿管,当然罪魁祸首张佳乐是要被拎着走的。
林敬言言简意赅地告知了事情始末,宿管大妈整个人都不好了,一遍一遍来回打量豆芽菜一样的张佳乐,那目光和扫描仪似的。
大妈养的猫看张佳乐来了,颠颠地遛过来蹭脚。
“可算知道’人不可貌相’了,啧啧啧。”大妈砸嘴。
被蹭了一脚猫毛的张佳乐顾左右而言他。
10.
大概荣耀大学还从未出现过床板拆了装不上的情况。
当然也不能怪校方,千想万想也想不到居然会有一群学生这么虎,先掀了床板再拆下来。
这事也没法立即解决,宿管大妈决定先给林敬言调个宿舍住着,等床板装好了再搬回来。
大妈带上老花镜翻着整层楼的宿舍登记表。
全楼只有顶楼一间宿舍还空着,而且,只住了一个人……
张佳乐突然脑子里划过一道光线,一副恍然的神情。
“那个床板拆了的学生,对,你”大妈指着林敬言:“叫什么名字来着?我给你登记一下,你先搬顶楼一个宿舍住着。”
“林……”
“张佳乐!”张佳乐一声大吼,把刚开口说了一个字的林敬言吼愣了。
“……啊?”
“他,他叫张佳乐!”张佳乐撒谎不打草稿脸都不红。
“哦,我给你登记好了,你先去610宿舍住着,里面有个学生了,叫孙哲平。”
“…………”林敬言扭头瞅着张佳乐,表情似魔似幻。
11.
张佳乐回宿舍收拾东西。
“不是林敬言搬吗,怎么变成你了。”韩文清问。
“……说来话长。”林敬言一脸心累。
“老林你太赞了,改天有空一定请你吃饭啊,哥说话绝对算话!那我的床铺就让给你了。”张佳乐兴奋地与林敬言亲切握手。
“……我早该想到,全楼就孙哲平宿舍空着。”林敬言泪流满面。
12.
孙哲平正拿着塑料叉子呼噜呼噜扒拉泡面,张佳乐就抱着枕头被子床褥进来了。
孙哲平不扒了,扭头怔怔地看着张佳乐。
“你干嘛。”
“搬宿舍。”
“为什么。”
“唉孩子没娘说来话长。”
张佳乐挑了孙哲平对面的下铺把床铺好,吸吸鼻子:“你就天天吃泡面啊?这样不好……哎你吃的什么味儿的这么好闻。”
“番茄牛肉。”
“不错,你还有吗也给我来一桶。”
“我买了一组呢管够……呸!张佳乐!你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孙哲平扔了叉子吼。
13.
张佳乐坐床上给孙哲平娓娓道来。
然后一转头果不其然看见了一脸卧槽的孙哲平。
“……你,你……”孙哲平憋了半天放弃了:“我语文学的不好,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形容你恰到好处。”
“哈哈哈。”
“对此我只能用一个词概括了,虽然比较俗气。”
“嗯你说。”张佳乐点头。
“撒比。”
“靠孙哲平你说谁!”
“谁答应的说谁。”孙哲平继续低头扒拉泡面。
“嗯……我知道这是破坏公物,但是……”
张佳乐的吞吞吐吐被孙哲平打断了:“谁说的你破坏公物。”
张佳乐狂喜抬头,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辉:“大孙!我知道还是你懂我……”
“要在一面墙上写写画画那叫破坏公物,但要直接把墙整个推了那就不叫破坏公物了,你知道那叫什么吗,叫造反。”孙哲平咽下一口泡面汤:“然后张佳乐,你床板那个事儿,同理。”
“草你大爷!你才造反!”
14.
张佳乐又出名了。
走哪都有人指指点点:“这就是那个徒手卸床板的张佳乐!”
对方往往都是“嗞——”一声倒抽一口冷气,然后望向张佳乐的眼神中瞬时充满了敬仰。
——凭什么只提我啊,老韩被你们吃啦?!
张佳乐泪流满面。
15.
孙哲平被张佳乐拐进了动漫社。
叶修满意地捏着登(mai)记(shen)表(qi)离去,张佳乐查觉到在这个春暖花开充满希望的季节自己身后却充满了寒意。
张佳乐抖了抖,回头看了制冷机孙哲平。
“你说,你自己被拐进去了,干嘛要拉个我垫背,”孙哲平恨不得眼里射出小刀子一刀
一刀戳死张佳乐:“有意思?”
“大孙,你要知道……”张佳乐陪笑:“我这不是掉传销窝里了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宿舍门斜出一条缝:“哎二乐子,我还没走呢讲话注意点行不。”
“靠谁是二乐子!”
“谁答应的说谁。”传销头子叶修愉悦地吹了声口哨。
——为何有种既视感。
张佳乐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
“每星期五放小电影,别忘来了啊你们两个。”
孙哲平眼神都不对地瞟着张佳乐:“小电影??”
“你别想歪!我可是正直好青年!别听老不羞胡说!”
16.
林敬言床板还没搞定,张佳乐继续和孙哲平理所当然地同居。
两人正一人一个本本并排坐着撸游戏,张佳乐手机响了。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我就位小卖部!”
欢快的说唱让孙哲平似魔似幻,好像自打他认识张佳乐开始这孩子手机铃声就没正常过。
张佳乐瞥了一眼手机:老林
“一个个的都懒成才了,就隔着几层楼都不愿意上来。”张佳乐边吐槽边拽了耳机去摸手机。
“你敢不敢设个正常的铃声?”孙哲平提高嗓门朝张佳乐说,“就当时是为了你的智商……”
话没完,游戏里刚好一阵高吼:“为了部落!!”
“啊?我手机关部落什么事。”张佳乐眨巴着天真的双眼。
“……”孙哲平心累,懒得解释。
“还有谁说我铃声没正常过的,我换过《分手快乐》。”顿了顿,张佳乐补充。
孙哲平手一哆嗦按错了键,角色狂冲上前豪迈地被牛头人顶翻了:“你和谁分手快乐??”
这边张佳乐已经按了免提,然后云淡风轻继续一手鼠标一手键盘:“老林有事快说,我撸游戏呢。哎对了大孙你快被牛踩死了。”
林敬言的声音透过手机传来:“……张佳乐,原来你一直在虐待你的床铺么。”
“啊?怎么了。”
“今天宿舍打扫卫生,我在你床底下扫出一个塑料袋。”
“这不正常嘛。”
“不正常的是,塑料袋里面有个啃完的玉米棒子。”
免提模式声音外扩,孙哲平宿舍回荡着林敬言的说话声,清清楚楚,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张佳乐一怔,旁边孙哲平对他露出似魔似幻的表情,挑起大拇指:“吊。”
“啊……那个……”张佳乐局促。
“还有刚搬到你铺来的时候,怪不得我一直觉得枕头不舒服,原来你床单底下塞了两颗椰子糖?上次老韩抖你被子抖出包曲奇的事儿我都不想提了……”林敬言声音无比沉痛可见此时表情肯定也明快不到哪去:“别这么虐待你的床了,人家怪不容易的。”
“呵呵呵呵呵呵”张佳乐只能傻笑。
孙哲平忍不住:“……你是不是属耗子的得天天啃东西磨牙,不然牙长太快嘴合不上啊?”
“……”张佳乐冲孙哲平竖起中指,随即戳着电脑屏幕:“大孙你死了。”
“对啊,所以没我你就一人撸吧。”孙哲平一脸无所谓,其角色脸朝下躺尸在地。
全然忘记扩音模式的两人对话一字不漏地传入了林敬言那边,死寂片刻,林敬言低沉地说:“不好意思打扰了,再见。”
“……我靠老林!我他妈是说游戏!你别想歪了,喂!老林!!”
“嘟”通话结束。
张佳乐攥着退出通话界面的手机,和孙哲平两个,表情似魔似幻。
17.
孙哲平对着张佳乐笑。
张佳乐也对着孙哲平乐。
孙哲平对着张佳乐继续笑。
张佳乐也对着孙哲平乐得开花。
孙哲平猛然收了笑脸,冲着还在龇牙乐的张佳乐鄙夷:“撒比。”
“靠明明你先对我笑的!”张佳乐哭笑不得。
18.
宿舍11点半熄灯停电。
荣耀大学每个宿舍配备无线路由器,连接在网线上,而路由器需要插电工作。由此造成的后果就是:
对于电脑用户来说,熄灯就是断网。
当然手机还可以继续连接网络。
不过显而易见游戏是撸不成了。
大概学校也知道这是赶这群熊孩子上床的唯一手段。
张佳乐躺在床上挺尸。
对面孙哲平的铺幽幽的手机亮光照亮了小角落。
张佳乐翻了个身,侧对着孙哲平铺位:“大孙你干嘛呢。”
“看小说,那么晚了你还不睡。”
“你不也是。”
“你和我不一样,你明天8点还有课。”
张佳乐裹着被子滚了滚:“……大孙啊。”
“说。”微弱的手机光亮照着孙哲平半个脸,手指轻轻划过屏幕翻动书页。
“你来这到底是干嘛的。”
“什么来干嘛,”孙哲平手机晃了晃:“别自作多情了,反正不是来找你。”
“废话。我是说,你学籍还在蓝X,那你来荣耀大学是干什么的,”张佳乐脑袋缩进被子里,说话声音闷闷的:“反正就算和我们一起上课了也没用,就算和我们一起考试了取得学分了也没用,参加活动了也没用,你最后不还是要回去,你还是属于那里。”
“啧,爷想,想来就来,管那么多干嘛啊你。”
“那算个屁理由!”张佳乐猛的掀了被子喊。
孙哲平放下手机:“你喝高了发疯啊?再嚎宿管上来逮你。”
“来逮就来逮,孙哲平你是不是傻,你到底来这干嘛的,与其在这浪费时间几年就走,不如……”张佳乐嗓门又拔高一个层次:“不如当初就别来!”
孙哲平又举起手机:“还以为你要说不如来了就别走。”
“屁!知道留不住!”张佳乐恨恨地抓了枕头扔过去:“还看手机!还看!你都不当回事啊!”
孙哲平单手接了枕头垫自己脑袋底下:“我怎么不当回事了,就是想来看看,体验一把,到底大学是个什么样子,能把咱两个当年迷的神魂颠倒的。”
张佳乐不吭声了。
“而且吧,看你还是那熊样儿,我也能放心点儿。”孙哲平笑笑,又翻过一页:“你小子就是只看结果,什么事都要个结局,但你知不知道,有些事是没有结局的。我来这不是和你们一样为了毕业为了搞张文凭,算是……那叫啥,执念之类的玩意儿吧,就是玄乎乎酸不叽的那种,你语文比我好你懂就行。”
“谁是那熊样了……”张佳乐的声音有气无力地低了下去。
“没事,这熊样就挺好,睡吧,明天还得早起。”
“……那你倒是把枕头还我。”
“哈哈哈,”孙哲平胳膊垫在脑后笑:“谁让你砸我,就这么凑合着睡吧。”
“槽你大爷!”
下一秒张佳乐就被一枕头甩了脸:“你小子骂人越来越直接了哈。”
张佳乐一脑袋捂枕头上闭了眼睛。
19.
凌晨两点,孙哲平也快熬不住了,看手机上的字都是散的。
孙哲平关了手机睡觉。
对面张佳乐的铺位漆黑一片,没有动静很久了。
估计早就睡着了吧。
孙哲平眯起眼睛静等睡意来袭。
深夜的宿舍静的可怕。
孙哲平正迷糊的时候,突然就让一声“咣”给拉回来了。
声音本身不大,但在夜里相当于放大了无数倍。
孙哲平猛的睁眼条件反射一样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冲声源地照去。
张佳乐龇牙咧嘴扯着被子往床上爬。
“…………多大人了还掉床。”
“睡你的!要你管!快关手电筒晃死我了!”
“你宿舍怎么受得了你的。”
“不管你信不信,你乐哥这是第一次掉床!”
20.
孙哲平手机晃了晃照着往被窝里拱的张佳乐。
照着穿着黄底上面印着一朵一朵橙色非洲菊睡衣的张佳乐。
孙哲平哈哈哈哈哈狂笑起来整个人都精神了。
“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睡……睡衣……太绝了哈哈哈……”
“笑屁!”满身橙菊花的张佳乐恼羞成怒:“这尼玛是我妈给我买的!我自己才不会挑这种!”
“哈哈哈菊花睡衣!”孙哲平前仰后合嘴都合不上,手机屏幕也随着大幅度动作一幌一幌的。
张佳乐恼羞成怒,拽了被子来捂孙哲平。
与此同时的隔壁宿舍:
“旁边这搞啥呢,大半夜的咣咣的,太踏马不节制了吧,扰民啊。”
“现在的年轻人……唉。”
“不对啊他怎么把女朋友带进来的啊,哪天我请教请教去。”
“谁给你讲的一定要女朋友?”
“…………呵呵。”
21.
几周后,霸图宿舍进来一群拎大包小包的人,叮铃铛啷好一阵子终于把林敬言的床板弄好了。
林敬言仰头抚摸着历经劫难的床铺泪流满面。
张新杰给张佳乐发扣扣:回来吧,床板弄好了。
张佳乐持续装死。
室长韩文清给张佳乐打手机,就说了俩字:
“回来。”
下午张佳乐就麻利地拎着东西站霸图宿舍门口了。
林敬言同学表示呵呵。
22.
又是一年毕业季,又是一年高考季。
一个奇怪的现象,往往绝大部分大一的学生,都特别关注高考。
关注他们下一届。
……或许只是一种寻求安慰的心理。
高考三天,张佳乐每天中午下了课就去搜新闻,高考作文题啊,这次卷子谁出的啊之类。
除了林敬言还和他讨论讨论,宿舍另外两人基本就是眼不见心不烦。
“你们都不关注吗??”张佳乐痛心疾首。
“我们大二了。”张新杰淡定地喝了口水。
“……这能不能算代沟?”张佳乐郁闷地问林敬言。
“……我觉得你想多了。”林敬言无奈地表示。
23.
结课,考试,接踵而至。
张佳乐的大一即将落幕。
大二就可以竞选宣传部副部了,张佳乐已经开始思考怎么折磨新来的倒霉蛋。
韩文清和张新杰即将步入大三。
张新杰要考研,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考研的注意事项,咨询辅导班,联系教材。
韩文清则留意着有没有什么招聘兼职,反正暑假闲着也是闲着。
林敬言结课考试密集,这几天一有空就和方锐去泡图书馆。
有些结课考试早的学生已经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比如张佳乐的文艺系。
张佳乐的行政管理专业算是文艺系的另类,还在顽强地拖着几门课没考试。
最后一门考完的当天,早就迫不及待收拾好行李的张佳乐立刻就窜出学校。
同时还拉着同样拖着箱子的孙哲平。
两人一个回家一个去机场。
孙哲平暑假依然回B市。
24.
“你不过来玩啊?”两人在站台等车的时候孙哲平问。
“……啊,我懒。”张佳乐哼哼:“不过要让我送你去机场是可以的。”
“不要你送,我又不是不认路。”
“那……好吧,下学期见?”
“下学期见。”
去机场的公交车先一步到来,张佳乐目送孙哲平上车,跟在后面傻乎乎地挥手。
然后自己孤零零地等车,回家。
25.
暑假,张佳乐的校友群着实热闹了一阵子。
唐昊孙翔几个熊孩子吵翻了天,互相抱怨着对方那少脑子的熊样居然也能考上荣耀大学。
卢瀚文叽叽喳喳着就他没上大学了发泄不满。
期间又聚了几次会,高中的,朋友的,不消多说。
疯玩了一天回来的张佳乐仰八叉躺床上和孙哲平聊着扣扣:
“看来下学期,百花宿舍要横空出世了。”
“哈哈,百花啊,你怀念吗。”
“当然了啊,当年的百花作死小分队。”张佳乐笑:“你还记得我和孙翔的单挑不。”
“怎么不记得,”孙哲平发来一个鬼畜笑的表情:“下学期学校有了这群熊孩子,又能热闹了。”
“哈哈哈我是学长!”
“出息!”
大学开启的,崭新又充满诱惑力的人生,张佳乐已经深深地品味到了。
家人也不再像从前事事操心,更多的是给他自己做主决断的空间。
张佳乐没有忘记,孙哲平毕竟不属于他们的学校,终究要回到自己的地方。
但是,他觉得自己已经有勇气来面对了。
对于一年前那个要死要活的张佳乐,现在想起来,有点小小的羞愧。
对于生活赋予的一切,平静地接受。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没有绝对的公平,没有绝对的幸运,也没有绝对的不幸。
明天是未知事情的,没有谁可以预见会发生什么,那么,不如顺其自然。
“该来的总会来,既然来了,我们就要平静地接受。”
张佳乐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哈利波特里的这段话,嗤嗤地笑了起来。
同孙哲平道了晚安。
关灯,熄灭手机。
沉入梦乡。
【END】

ps本番外中所有的卢瀚文全部打成卢翰文在此做出致歉


高亮*授权转载
原作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377004460?share=9105
原作百度ID:樱♀空释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