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川_

今天开始不做咸鱼。

【双花】青葱记事.番外一(原创架空校园搞笑向)

【番外一】
1.
孙哲平趴在蓝X宿舍床上玩电脑,突然屏幕弹出一个对话框:“'叶不羞'给你发送文件,是否接受?”
疑心是什么新品种病毒的孙哲平豪迈地点了拒绝。
片刻叶修回复:“……”
叶修:“老孙啊。”
叶修:“在那边也学的心脏了啊?”
孙哲平:“呵呵,老叶,你没资格说我。”
叶修:“好吧,哥就说一句,不看后悔,过了这村没这店 。[烟] ”
孙哲平好奇心被勾上来了,反手点了接受。
图片传输中。
下载完成,孙哲平点开,一张合影照。
然后孙哲平眼角一瞥就看见叶修的头像噌一下暗了下去,这家伙溜得倒快。
照片上方一排金字:
荣耀大学 XX级文艺系行政管理 军训留念
孙哲平恍然大悟,脸趴到屏幕上找张佳乐。
其室友瞅了一眼这架势要栽电脑里似的孙哲平:“友情提示,亲,舔屏会导致屏幕进水哦。”
“靠,你哪只眼看见你爷爷舔了,爷在找人。”
然后孙哲平很快在第二排中间找到了穿着绿不溜丢军训服和一朵卷心菜似的张佳乐,晒不黑的小白脸在一群碳球中格外扎眼。
孙哲平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
倒不是怀疑照片真实性啊什么的,但就觉得这不像张佳乐。
孙哲平冥思苦想。
“对了!”孙哲平一拍大腿吼,把同宿舍玩撸啊撸的室友吓得一哆嗦顿时成了卖队友的坑货。
张佳乐的尾巴毛呢毛呢毛呢??
与此同时,荣耀大学某男生宿舍楼:
“老不羞你要死!谁让你把我军训合影发给大孙的!!”新生军训被迫剪了尾巴毛的张佳乐持着扫把冲进叶修宿舍满楼撵他。
“哎哟都疯成这样了,宿管人呢,没人管吗?”叶修一边闪避一边哈哈笑着窜下楼梯。
中国神队友叶不羞,居然还记得当年孙哲平想看短发张佳乐的事儿!!
2.
“'大孙'发来视频邀请,是否接受?”
“'大孙'发来视频邀请,是否接受?”
张佳乐二话不说啪啪都给点掉,退了扣扣。
“怎么不接受,你俩多久没见了。”室友林敬言问。
“这时候来视频还能干嘛,肯定是来围观看笑话的!”张佳乐咬着牙恶狠狠。
3.
张佳乐的小辫子终究是神勇地长了出来。
“其实我觉得,你短发也挺好的。”老好人林敬言实话实说。
张佳乐默默地拢着头发扎出一个微型尾巴毛。
门开了,一股肃杀之气迎面袭来,宿舍里的书都无风自动。
室长韩文清施施然进门来。
韩文清掏了掏口袋,啪扔出来一个钱包到桌上。
“…………第几个了。”张佳乐眼都直了。
“第十三个。”跟着进来的张新杰仔细关好门。
“307的,一会你们派个人还给他们。”韩文清说。
其实当事人韩文清最纳闷。
为什么总有人哆嗦着把钱包双手奉给自己?韩文清百思不得其解。
因此最终结局往往都是宿舍其他人默默地把钱包给人家还回去。
4.
荣耀大学有个很好的传统。
“宿舍文化节”
为了增强宿舍内部成员凝聚力,每个宿舍要进行一定的装饰,并且确定其主题。
最好能给自家宿舍起个名字。
韩文清二话不说,大笔一挥,挥毫泼墨。
然后他们宿舍名字就白纸黑字地悬在门外把原本的数字挡掉了。
“霸——图——”张佳乐仰着脸拖长声音念:“看着霸气侧漏但这读音……不对啊。霸图?爸途?”
张佳乐偷瞄了一眼王杰希宿舍。
王杰希宿舍的名字十分小清新,叫微草。
“我以为他们要叫爸途呢……”张佳乐说。
然后听见微草宿舍传来喷嚏声。
5.
“就这样了,我们宿舍叫霸图。”张佳乐在扣扣上给孙哲平汇报。
“名儿不错啊,霸气之风,王者之范,我喜欢。”孙哲平答到。
“你不考虑给你们那宿舍起个?”
“我们没这传统。”孙哲平耸肩。
6.
宿舍名字相继出炉。
霸图宿舍,室长韩文清。
轮回宿舍,室长周泽楷。
蓝雨宿舍,室长喻文州。
微草宿舍,室长王杰希。
兴欣宿舍,室长叶修。
“啧啧,你们看,就叶不羞破坏格式,”张佳乐手指头戳着“兴欣宿舍”这栏吐槽:“还有这什么名,真是没品,整得和街边小网吧似的。”
林敬言提醒他莫激动:“陈果家就是开兴欣网吧的,你不知道吗。”
“卧槽怎么他们宿舍还有妹子?!”张佳乐震惊。
“不,是他们有女生宿舍分部,”张新杰认真地如同向上级汇报工作:“兴欣宿舍女生宿舍分部成员:陈果,唐柔,苏沐橙。”
“那我们霸图要不要也拓个分部?”张佳乐跃跃欲试。
“以后……大概吧。”林敬言闪烁其词。
向女生宿舍拓部失败的蓝雨宿舍传来了喷嚏加咳嗽。
7.
十一假期,孙哲平应张佳乐邀来荣耀大学玩。
“……所以你就请你的好基友吃食堂?”孙哲平嫌弃地扒拉着食堂的清汤寡水。
张佳乐认真地想了想。
“大孙,”张佳乐压低声音,脸都恨不得压到面碗里去:“我有个好主意,不过有点疯。”
“说。”
“我们宿舍里有个电饭锅,你知道不。”
“哎哟行啊你们,这不是私藏违章电器吗。”孙哲平吭哧吭哧笑了起来,引来周围一圈疑惑的目光。
张佳乐急得在桌下面猛踹他一脚:“小声点儿。”
“所以?”孙哲平也压低声音。
“我说,要不然我们下午去买点儿东西,然后晚上在我宿舍煮火锅吃。”
“有点棒,”孙哲平点头:“你宿舍其他人呢?”
“都回家了,”张佳乐把“回家”两个字咬的特别重:“本来如果不是等你来玩,我也想回家的。”
“成啊。”
“哥这可是鼓起勇气的啊,如果让老韩知道了我吃里扒外,非一拳掏死我不可。”张佳乐心有余悸。
8.
张佳乐和孙哲平下午采购了一大堆的青菜。
“不买肉?”孙哲平两手拎满了袋子:油麦菜小油菜蘑菇菜花豆皮粉丝……
“肉贵啊哥,”张佳乐一脸痛心疾首好像要吃的是他的肉似的:“而且最后也不好清扫。”
最后张佳乐又搜刮了一小袋丸子。
打道回府。
张佳乐猫着腰做贼似的绕过宿管的小窗口直奔宿舍。
孙哲平特想告诉张佳乐:你这是顾头不顾毛,从宿管窗口正好能看见一个翘翘的小辫子轻盈滑翔而过。
9.
“啧啧啧。”孙哲平咂舌盯着宿舍门上苍劲有力的“霸图”二字。
一进门,又看见宿舍墙上的宿舍格言: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十年?”孙哲平发愣:“过十年你们早没影了吧。”
“十年寒窗,”张佳乐说:“张新杰是这么解释的。”
“哦……”孙哲平点头。
别的话不再说,两人把电饭锅搬出来洗菜弄菜。
张佳乐和孙哲平做贼似的在霸图宿舍开小灶,如果韩文清看见了,想必要气疯。
10.
第一拨刚刚开,两人正忙着捞菜(张佳乐用饭盒,孙哲平用锅盖)的时候,门磅啷磅啷被敲响了。
“张佳乐?我知道你在里边儿,我是黄少天,开门呐开门呐,我是黄少天,开门呐开门呐,我是黄少天……”
——这熊孩子怎么来的那么不是时候!
张佳乐有点慌了,慌忙抢了孙哲平的锅盖子盖上,把锅往阳台塞,还得稳住外面砸门的话唠:
“你来干嘛的?”
“来找你玩儿!开门呐开门呐我知道你没回家,开门呐开门呐……”
“……”张佳乐觉得心好累,整个人都不好了。
孙哲平憋不住了,看到张佳乐那个表情哈哈哈地笑翻在床上。
11.
孙哲平听说现在张佳乐可受妹子欢迎了。
“应该的,”孙哲平说:“不过要是他能闭嘴会更受人欢迎。”
“你知道为什么吗。”王杰希眨巴着大小眼说。
“不知道,怎么了。”
“因为都说文艺系的人比较高冷,但张佳乐就特别平易近人好相处……”王杰希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憋出一个词:“接地气。”
孙哲平突然火山爆发一样笑得停不下来:
“你知道他为什么高冷不起来吗,因为他蠢!”
坐教室上课的张佳乐狠狠地打了个震惊四座的喷嚏。
12.
在这里说个传奇故事。
张佳乐去竞选学生会。
各种部门让张佳乐挑花了眼:
组织部宣传部学习部文艺部……
甚至还有个匪夷所思的女生部。
张佳乐思前想后,在组织部与宣传部纠结许久,最终还是决定竞选宣传部试试。
张佳乐准时到了竞选教室。
弄得和面试似的,一群部员坐一排,进来的人先自我介绍,再接受提问。
张佳乐深呼吸,深呼吸,等到轮到他时,抬脚进了教室。
自我介绍完毕,张佳乐背着手眨巴着真诚的双眼等待提问。
“高中有加入过学生会吗。”有人问。
“没有,不过我当了三年的班长。”张佳乐声音脆脆的回答。
“那你选择加入我们宣传部,有什么特长吗。”
“特长……如果算的话,画画吧。”
一直没吭声的副部长突然插话:“等等,你是文艺系的对吧。”
“嗯。”张佳乐有点搞不清情况。
几个部员把张佳乐扔在那扎堆讨论起来。
张佳乐隐约听到“缺人”,“抢文艺系”之类的词。
然后部长忽然转脸对张佳乐说:“行了,你被宣传部录用了。”
——啊???
张佳乐心里“我了个大草”有万千草泥马呼啸而过。
——这么简单??是有什么阴谋吧这??
13.
后来张佳乐听说,宣传部虽然不缺人。
但他们特别缺会画画的,因为每学期的期初宣传部都要出展板和宣传海报。
文艺系的又不约而同都往文艺部挤。
好不容易逮到张佳乐这条漏网之鱼,部长激动的眼睛发亮。
…………张佳乐突然觉得自己会被作为苦力整死别想休息好了。
14.
理论上来说,张佳乐选的这个专业挺边缘地带的。
因为“行政管理”这个专业是文艺系里唯一一个非艺术生也可以报名的专业。
基本艺术生都去选了“艺术设计”,“室内设计”之类的正统专业。
最后结果就是张佳乐的那个专业里就他一个是艺术生,其他都是文科生。
……和高中时没差。
15.
张佳乐又成了班长。
糊里糊涂的。
好像是因为军训时张佳乐特别活跃,就成了军训负责人,后来结束后就顺延为了班长。
在他们班同学看来班长简直是学霸化身。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上课好好听讲不玩手机不睡觉课后作业自己好好做顺便预习一下……而已。
——这在高中是多么正常的事情啊尼玛然后放到大学就成学霸了??啊??
张佳乐两手按在教室桌面上意图掀桌。
16.
张佳乐中午回宿舍的路上经过主干道。
主干道上满满的都是社团招新,张佳乐一路走过来手里被硬塞了不少传单。更有个逗比一个劲对着张佳乐的背影嚎:“学妹别走啊,来这看看啊学妹!”
张佳乐手抖了抖差点一个把持不住把一摞传单糊他脸上。
走了几步,张佳乐看见各种阵势的排场里,挤了一张格格不入的小桌子,桌子下寒酸地贴了几张纸:
动漫社招新
张佳乐眼神顺着桌子腿往上遛,然后就看见了趴在桌上垫的一本《草药学概论》上玩手机的……似曾相识的大小眼。
张佳乐一哆嗦:“王王王杰希?”
王杰希的大小眼从手机上移开,瞅着张佳乐:“要入社吗。”
“不是……你,你喜欢动漫??我怎么不知道??”
“我是不怎么看……其实我去年这时候也是硬被拉来的。”王杰希说:“相信我,加入动漫社的话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喻文州,黄少天,周泽楷,江波涛他们都在。”
“我擦,”张佳乐随手把传单甩了一地:“这什么动漫社这么吊,还整全明星呢?那你们招新怎么那么寒酸……社长是哪个啊,那么抠。”
王杰希咳嗽了下,然后低头继续看手机,顺便避开张佳乐的目光:
“叶修。”
“靠!”
“入吗少年。”
“不入!打死不入!”
……大家看到了吗,王杰希同学就是安利失败的典范。
17.
最后张佳乐还是被拐进动漫社了。
因为方锐给他说入社有五块钱拿,而且平时基本没什么事,就是个挂名僵尸粉而已。
张佳乐痛快地在社员登记表上签了字,有钱呢,不拿白不拿。
林敬言摇头叹息:真是罪过。
屁有五块钱拿,是入社先交五块钱社费!这明眼人看都看出来了方锐和叶修是一边儿的,张佳乐愣是蠢萌蠢萌的,也忘了方锐也是兴欣宿舍的这遭事儿。
最后满楼都能听见张佳乐扯嗓子在鬼哭狼嚎:
“骗子!!你们这群心脏的骗子!靠叶不羞老子和你势不两立!!”
兴欣宿舍的安文逸瞥了一眼楼下干嚎的张佳乐。
叶修掐了烟:“别管他,反正都签过字了他赖不掉,指标又完成了一个,关门。”
……大家看到了吗,这就是叶修和方锐同伙安利欺诈的典范。
18.
张佳乐泪流满面给孙哲平打电话。
孙哲平看问题着眼点就是不一样:“不就五块钱么,至于嘛,你那么穷了?”
“毛毛!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关键是我被骗了!被坑了!”
“……又没坏处,你又没加什么传销团伙,反正都是熟人呢对吧。”
“…………”张佳乐心好累。
“对了,”孙哲平说:“我这边来了个不得了的大土豪。”
一直都是张佳乐给孙哲平叽叽呱呱汇报他在荣耀大学的情况,但孙哲平很少提到自己。
大概孙哲平心里还是介怀的。
所以孙哲平第一次主动提起他那边的情况,张佳乐很意外。
“怎么个土豪法?要真是土豪哪还去……”后半句话差点顺出嘴,还好张佳乐这时候没犯蠢萌及时反应过来刹住话头,这话要真说了,不摆明了是刺激孙哲平吗。
好在孙哲平没听出来异样:“好像是学校哪位高层的亲戚,据说老家是B市的,那和我还是老乡呢。家里吊到不行,听说都有私人飞机。他倒不是我们校的学生,据说是来给蓝X投资的。”
“哦,那挺好的啊。”张佳乐说。
“听说股份他都买了,直接成学校董事会成员了,”孙哲平啧啧赞叹:“壕的世界,我们真心不懂。”
“那么拼?他到底来干嘛的。”张佳乐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了。
“谁知道呢,”孙哲平耸耸肩,朝窗外瞅了一眼:“不多说了,要变天了,我得赶紧收衣服去。”
19.
张佳乐挂了电话。
孙哲平那边要变天了,他这里依旧是艳阳高照。
波澜不惊的日常。
虽然是这样的平和,但张佳乐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就像高考完的那个夏天。
从孙哲平失约的阴影中走出,每天混吃等死的日常,平静无波。
终在拿到通知书的一刻打破,露出了暗藏的漩涡。
暴风雨之前,是格外的风平浪静,海啸来临前,海面会极速退却露出一直潜伏于海中不为人知的密藏。
平静的,美丽的假象。
好像有什么即将发生,似乎有什么将要改变。
捕捉到似乎是熟悉的感觉,却……
与先前略略不同。
20.
张佳乐的大一上半学期几乎是忙得滚过去的。
学生会、社团活动、课程,再加上学校特意针对大一新生的诸多“体贴至极”的活动展开。
感觉就是手上展板的颜料还没洗掉,期中考试就到了,篮球赛上喊哑的嗓子还没有恢复,一门课程就结束了。
张佳乐大学生涯的第一学期,就这样跌跌撞撞却也充实多彩,即将迎来终点。
结课考试张佳乐终于也学会了作弊,口袋里塞了几张缩印小抄。
每场考试都有人帮张佳乐占好位置,学霸的座位永远那么考究而巧妙,可以各种顾全大局呈放射状福利全班。
张佳乐军训时惨遭围剿的尾巴毛早已经欣欣向荣,期间还因为窜的过快而去修剪过几次。
宿管养了只猫,每天满宿舍楼的溜达,一学期下来被张佳乐投喂地肥了一圈,平时傲得谁都不理,唯独一见张佳乐就颠颠过来蹭他裤脚。
有什么在悄悄发生,暗暗发酵。
平静的日常,仍在继续。
已变向的风声,呼啸而过。
爆发将近。
21.
过完了元宵节,学校开学了,张佳乐颠颠地回了学校,边铺床边给他们炫耀自己今年得了多少压岁钱。
擦桌子的林敬言笑的温文尔雅:“呵呵。”
扫地的张新杰头都不抬:“呵呵。”
刷厕所的韩文清拎着一瓶威猛先生,露个头出来:“我今年得了……”
然后爆出一个可怕的大额数字。
张佳乐顿时心累了。
宿舍里有个自带吸金吸钱包技能的室长,居然还想在他面前炫耀压岁钱,简直自取其辱。
22.
据说,蓝X学校的某个董事申请与荣耀大学联谊,顺便赞助了荣耀不少资金。
于是这档子事就敲定了。
虽说是联谊,但一个技术学校一个正儿八经大学,交换学生自然是不可能,但在该董事热情的金钱攻势下,荣耀大学董事会特别批准,准许蓝X技术学院一名学生来荣耀借读。
别想太多,只是借读,学籍依然是蓝X,只不过是来荣耀大学……算是玩几年而已。
蓝X新董事,年轻而又多金的高富帅楼冠宁和荣耀大学校长握手,合谈成功。
刚开学不久,这一消息已经爆炸连锁般传遍了整个校园。
蓝X技术学院和荣耀大学联谊,一名蓝X的学生将要在荣耀借读两年,学籍保持不变,可参与荣耀大学课程考核,两年间落下的蓝X课程由其本人承担。
名单公布,蓝X技术学院借读生——
孙哲平。
林敬言坐张佳乐床上,拿着手机一字一句读给张佳乐听。
张佳乐愣了好久好久。
原来将要改变的预感……是这个……
难怪与先前感觉不同。
因为这次,少了绝望。
林敬言心里又有点打鼓,张佳乐这模样和那时候知道孙哲平没去考试时差不多。
林敬言怕张佳乐又发魔怔,悄悄联系张新杰准备急救措施。
“天哪……天哪……”张佳乐翻来覆去就这两个字,恍惚地做梦似的。
许久之后,一声狂喜大吼不知道吓尿了男生宿舍楼的多少学生。
“大孙!!!!!”
张佳乐狂吼!振臂高呼!!
然后大力出奇迹掀了上铺林敬言的床板。
这次换下铺和张佳乐坐一块儿的林敬言愣了。
林敬言仰头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上面被张佳乐掀翻的自己的床板,良久。
接着就新房45°地斜过头笑了。
笑得温文尔雅邪魅娟狂丧心病狂:
“张佳乐,你给我弄好,不然一砖敲死你。”
林敬言是老好人,可不代表他没脾气。
能把那么好脾气的林敬言弄毛,张佳乐也是够拼的。
【TBC?THE END?】

还有一篇番外
(:3▓▒

高亮*授权转载
原作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377004460?share=9105
原作百度ID:樱♀空释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