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川_

今天开始不做咸鱼。

【双花】青葱记事12(原创架空校园搞笑向)

【十二】
243.
绝望……是什么感觉呢。
就好像天突然塌下来,突然失去了支撑,脚下软绵绵的踩在不是实物的什么东西上站不起来,眼前的颜色全都咕嘟咕嘟搅成一团,混成浓浓的黑,身体发冷地像灌了冰水,喉咙发紧,好像被谁扼着,努力地张嘴想要发出声音,却挤出一声自己从未听到过的悲鸣。
忍不住想要怀疑,这是我自己的声音吗。
——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旁边的人又是谁?这是谁的身体?这又是谁的人生?
这样的灵魂出窍的感觉。
这,就是绝望啊。
244.
“……我知道了,我走了。”
——是谁在说话?声音沙哑地像沙漠里即将渴死的旅人。
——是谁作了推开的动作?这双手……是我的吗?
——这个来搀我的人是谁?戴着眼镜……我认识他?
——刚刚怎么了来着……
——没什么,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张佳乐脚下稳了稳,软绵绵的物体再度化为坚实可爱的地面。
“你要不要再坐一会儿……”
——这个人?哦对,林敬言……他为什么露出这么……害怕的神情?我又不是韩文清……
“不用了,我也该回家了。”
——我自己的声音。
“我没事。”
——是的,我没事。
245.
林敬言是真的害怕了。
从他说出这句话,说出这个人尽皆知的事实开始,一切就疯了一样偏离了原本的生活轨道。
张佳乐脚下突然一软,整个身子就向下一沉。
林敬言赶紧搀住他,然后张佳乐抬起头时,眼里一片茫然。
就是那种面对突然上前搭话的陌生人时,“你谁”的表情。
“我知道了,我走了。”
张佳乐用他从未听到过的,可怖的音色,说出了话。
明明是七月,太阳还在天上耀武扬威,林敬言却觉得张佳乐身上发冷。
这人真的是张佳乐?没有被……附身?
然后不知怎么的,忽然间张佳乐就恢复了正常,声音也不再奇怪。
虽然脸上还是太不正常的苍白,但毕竟手指尖的温度在渐渐回复。
反复确认没事,林敬言允许了张佳乐离开。
张佳乐向往常一样脸上带着笑意与他告别,步伐轻快且稳健,好像之前那些,都是林敬言被晒得发晕所发的一场梦。
但是——还是不对。
张佳乐在笑,张佳乐如往常一般再普通不过地与他告别。
可是张佳乐眼睛里是冷的。
没有灵气。
好像没有了灵魂。
246.
张佳乐回了家。
照例先开电脑,如往常一样登录某个再普通不过的网络游戏。
pk,然后下本。
张佳乐今天状态特别好,特别有耐心,硬是一个人磨死了boss。
boss掉落了他一直想要的武器,打开,正好是自己的职业所需装备。
张佳乐笑。
张佳乐突然觉得肚子里空空的,下楼去找东西吃。
张佳乐的妈妈在厨房做饭。
今天爸爸也会回来吃饭,真好。
张佳乐走到厨房旁边的阳台,去拿苹果。
装苹果的纸箱在阳台最内侧,张佳乐一点一点把挡路的箱子清理开。
“妈——”张佳乐喊。
“怎么了。”
张佳乐搬开一个空纸箱:“大孙高考数学和英语没去。”
“什么?”张妈妈在厨房里问,厨房声响太大,听不清楚。
“我说,大孙高考数学和英语没去!”张佳乐大喊。
“什么没去?”
“大孙,高考,数学和英语,没有去,考试!”张佳乐一字一顿,咬字清晰,嗓门洪亮。
张妈妈慌慌张张地跑进阳台去问张佳乐谁高考数学和英语没去。
然后就看见,张佳乐。
蹲在阳台,已经哭成了泪人。
247.
张佳乐喊着喊着就哭了。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只是感觉原本轻松的心,突然就一点一点变得沉重,直至他要承受不住,直至他疼的眼前空无一物。
好疼。
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
张佳乐紧紧抓着胸口。
248.
张佳乐坐在阳台给孙哲平打电话。
接通的声音,但长时间没有人接听,电话自动切换:“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张佳乐动动手指,挂断。
再拨,40秒后,“您好……”
再拨,“您好”
再拨,“您好”
再拨。
拨通,挂断的反复动作,张佳乐做的精准又机械。
张妈妈害怕地拉着张爸爸坐在沙发上。
一向自信能洞悉孩子一切,能把儿子制服地服服帖帖的她,此时被未知的恐惧包围。
“怎么办……乐乐他……”
张爸爸轻言安慰着她。
张佳乐不记得拨了几次。
据说一个动作,重复27次,就会成为一种习惯。
张佳乐早已习惯了这样机械的动作。
再拨。
这次张佳乐没有挂断。
因为电话接通了。
249.
“乐乐。”孙哲平的声音听上去遥远而疲惫:“你疯了是不是。”
“你也疯了。”张佳乐说。
自己的声音,冷静。
孙哲平其实一看见这密密麻麻要爆炸的未接来电,就已经什么都明白了。张佳乐这样一说,更是苦笑。
“瞒不住。”孙哲平挠了挠头。
“大孙,”张佳乐的声音理智地可怕:“这是个丝毫不过分的要求:给我解释。”
手机那头的孙哲平,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好像要把全身的浊气,全部排净一般。
“就是我们考英语的那天,你不是包被人摸了吗,我去给你抢过来了。”
“然后,在把你送到K中后,我自己骑车去B中的路上,那小偷追了上来。”
“巷子里,那狗儿子喊了几个兄弟,围我,大概是想报复还是怎么的。”
“我把那几个龟儿子揍翻之后,已经9点了。英语考试的规矩你也知道,提前入场,我再赶过去,也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我干脆下午的地理和第二天的数学,根本就没进考场,我知道我已经完了,不可能了。”孙哲平低沉平稳的声线突然一抖,细微的情绪波动:“我已经上不了荣耀大学了。”
“原来,都是因为我?”张佳乐问,声音寒凉。
孙哲平突然冬日里被一桶冰水从头淋到脚一般,一个激灵。
孙哲平最怕张佳乐说这样的话。
——都是因为我。
——都是我的原因,才这样。
——都是我的错,事搞砸了。
“关你屁事!”孙哲平忽然吼了起来:“是老子太嘲讽!是老子把包抢回来之后放了他小子,是老子没报警!是老子挑衅他说’你还早了百八十年呢’!都是我的错啊张佳乐!关你屁事!!”
孙哲平听见手机对面,隐约传来的压抑抽泣。
孙哲平一咬牙:“张佳乐你他妈别自我感觉太好!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你也不看看有几个稀罕你这样的?!整得跟圣母似的有意思吗?加害妄想啊?我跟你挑明了,我他妈不稀罕!你自己也省省吧,自以为这样我就能好受点?我就能轻松点?我告诉你你想太多了!”
孙哲平一气吼完,突然觉得脱力一样的累,好像方才吼完了他一生的力气。
手机那端,久久的,让人窒息的沉默。
然后孙哲平突然听见张佳乐,“哇”地一声,受尽委屈的,孩子般的大哭出声。
电话被切断。
通话结束。
这是孙哲平,第一次听到张佳乐的哭声。
250.
张佳乐哭的厉害,谁都劝不住,眼泪不要钱似的哗哗流。
张佳乐一口气嚎了一个多小时,声音已经嘶哑到完全说不出话,才渐渐止住,但还是坐在那攥着手机不住地打嗝。
家人局促着,在一旁静静坐着,大气也不敢出。
(TBC)

你们还好吗。

高亮*授权转载
原作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377004460?share=9105
原作百度ID:樱♀空释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