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川_

今天开始不做咸鱼。

【双花】青葱记事11(原创架空校园搞笑向)

【十一】
229.
孙哲平怔住了,很快又反应过来大喝
“你说啥?!快看那人在哪!快找!!”
“那个!灰衣服戴帽子那个男的!看见没!就他!”张佳乐指着刚刚拐弯消失在他们视野内的一个男人吼,嗓音都劈了,拔腿就追。
张佳乐感觉身旁有一阵风刮过。
孙哲平,骑着他的自行车,风暴一样从他身旁刮过:“就在那等着别动!我去给你追回来!”
张佳乐从来不知道自行车可以骑那么快。
快成一道模糊不清的影子
孙哲平像开了狂暴的狂剑士一般,冲杀而上。
230.
张佳乐蹲在路边,脸埋进手臂里。
浑身冰凉,血液都停止。
手里还握着手机,攥的死死,指节发白。
他有些发蒙,浑浑噩噩,求助一样抬起头,初生的雏鸟般无助地环视四周。
——我是不是应该先去学校?
——但是……如果大孙追不到怎么办。
——不行啊!不能这么想!
要相信……
这个时候,也只能相信……
张佳乐突然觉得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妈妈弄丢了他,他站在人潮拥挤的街道,却见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他哭着“妈妈,妈妈……”
小时候,大声的哭泣就像魔法,是无形的引路标,指引妈妈回到自己身边。
但是现在,哭有什么用?
对,哭有什么用啊……
——但是为什么,我还是忍不住……
——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努力到了今天。
——我只是想和大孙上一所大学而已,为什么连这么微薄的资格,都不给我。
——为什么我就要被嘲笑是幸运E……
张佳乐仰起头,努力把眼里湿湿的东西憋回去。
太阳好刺眼……今天的阳光真好。
“天……好蓝……”
张佳乐就这样在刺眼温暖的阳光下,终于被眼里湿润的液体,浸湿了面颊。
231.
孙哲平大汗淋漓地赶回来,气喘如牛。
然后就看见张佳乐挨路边儿蹲着,缩成一团。
孙哲平拍拍张佳乐。
张佳乐一动不动。
孙哲平拽张佳乐小辫儿。
张佳乐身子抗拒地晃了晃,依然蹲着埋着头。
孙哲平终于忍不住一脚踹过来:“你他妈要蹲到什么时候还考不考试了?!”
沉浸在自己绝望小世界里的张佳乐被踹了一脚,受惊的猫一样蹦起来抓狂:“考个屁!老子这辈子完了!准考证都……”
张佳乐眼睛直了。
孙哲平滴溜着张佳乐的包在他眼前晃荡。
然后孙哲平差点被张佳乐扑倒了。
“大孙!”张佳乐从包里掏出纸片片,激动:“你就是我爷爷!”
孙哲平跨上自行车,笑的得意:“记住你说过的话。”
“你怎么追到的。”张佳乐来了劲,死抓着孙哲平不放问他情况。
“可着劲追呗,两条腿的哪跑的过两个轮子的。”孙哲平说的云淡风轻。
“你没报警啊?”
“哪有空,这不抢到了立刻就给你送回来了吗,然后就看你吓得窝街上……”孙哲平眼角瞄瞄后边儿的张佳乐:“……窝街上哭。”
“哭个蛋!老子才没哭!”张佳乐猛掐孙哲平。
“别乱晃!你再晃咱俩都得摔!”
张佳乐今早上真是在天堂地狱之间走了一遭,顿觉得历练了不少,现在看什么都分外美好,连汽车尾气都赶脚是清新的。
张佳乐坐在孙哲平车后边,看看表,时间来得及,没来由地嘿嘿傻笑。
孙哲平把张佳乐送到K中门口。
“今天太谢谢你了大孙,”张佳乐和被社区送了温暖的孤寡老人一个样,紧紧攥着孙哲平手,孙哲平抽都抽不走:“你就是我再生父母,再长爷娘……”
“行行行,你这都学的什么烂词,抓紧进去吧,当心刚刚那一吓学的全吓忘了。”孙哲平不忘阴张佳乐一下。
“对了,”张佳乐才走没几步,孙哲平又喊住他:“明天你还是换回校服吧,一看就一穷学生,省的再有人找事儿。”
张佳乐不好意思,脸有点红。
232.
张佳乐估摸着差不多该考完下午的地理了,给孙哲平打电话。
电话接通,张佳乐“哟”了一声就没音儿了,非逼着孙哲平先说话。
“……你小子,我要不吱声你就预备把手机搁到明天早上是吧。”孙哲平笑骂。
“知我者孙哲平也。”张佳乐油腔滑调:“明天就是最后一门啦。”
“可不是,英语呢,你不考虑再过去看几眼?”孙哲平知道张佳乐英语最不好,有意刺激他:“对了,今天你考得怎么样?”
张佳乐果然嫌弃:“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了,我之前就给我爸妈说了我回家千万别问怎么样,好不容易他们不唠叨了,我还要听你问。”张佳乐气哼哼的。
“其实还不错的对吧,”孙哲平在电话那头笑:“我就知道你就算讨厌别人问,但你还是想炫耀。”
“……靠。”张佳乐的语气词最终完全暴露了他的想法。
“大孙你简直太神,”张佳乐压低声音:“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不,我是大肠杆菌。”
“既然你都问我了,那我也就不讲究了,你怎么样?”
“一般般吧,”孙哲平无所谓:“反正本来就不指望能在数学上超你多少分。”
看来张佳乐完全没有被今天的事影响。
孙哲平长舒一口气:
——放心了。
——我就知道你能行的,乐乐。
——继续加油,努力向前冲吧,最后一步了。
已经是最后的最后。
233.
最后一日,上午:英语。
张佳乐果然穿着校服出现在孙哲平面前。
怀里还紧紧抱着他的休闲包。
看来张佳乐真是被昨天的传奇经历吓怕了,这要是再传奇一次,张佳乐非得被吓出心脏病不可。
孙哲平看着别扭。
“……你能别抱着包用怯生生的眼神瞅我不,搞得和我要把你那个了似的。”
“…………”张佳乐翻白眼。
张佳乐在K中门口跳下车,诚恳地盯着孙哲平:“谢谢你大孙,这几天一直来送我。”
孙哲平觉得这几天张佳乐说的谢谢比他以前一年说的都多。
莫非老天终于开眼了让张佳乐长出了感恩的心??
“最后一门了,好好干,啊,哥就不说什么了。”孙哲平伸手去呼噜张佳乐的头发,被张佳乐打开手:“大孙你不知道男人头不能摸?”
“为啥?你要长高?”
“→_→关乎男人的尊严。”张佳乐唿一下把胸脯挺得老高。
孙哲平哈哈大笑,硬是把手掌按张佳乐脑袋上:“别人摸不得,我就能摸得!”
张佳乐气的哇哇乱叫,孙哲平坏笑不停。
孙哲平自己骑车到了他的考点B中。
孙哲平在路牙石上坐下,抬头望。
今天依旧阳光明媚,大太阳刺眼。
“天……好蓝……”
孙哲平喃喃自语。
234.
最后一门科目临考前,校门口的张佳乐掏出手机预备关机。
然后他看见手机的消息灯闪了闪。
——谁的短信啊,这个时候?
张佳乐疑惑地搓开手机,然后看到了孙哲平的号码:
“考完试别走,在你那考场教室等我,考完电话联系。”
张佳乐摸不着头脑地关了机:大孙搞什么。
235.
考完了英语的张佳乐趴在走廊栏杆上,开机。
孙哲平的号码被设了快捷键,手指轻轻一抖就拨了出去。
外面喧闹,纸片飘扬,每年例行的卷子与课本齐飞。
张佳乐纳闷又带点忐忑地静等着接通。
“我到你学校了,你在哪个教室。”
张佳乐吓得差点摔了手机。
“孙哲平你搞什么!这才刚考完多久你就到了?你疯了啊!卧槽你到底有没有去考试??”张佳乐站在走廊上抓着手机咆哮,也不顾周围向他投来的目光。
“靠,怎么可能不去,哥提前交卷了好吗,”孙哲平说:“少废话,快告诉我你在哪个班。”
……张佳乐突然觉得自己心好累。
孙哲平这是要给他惊喜?喜没感受到,惊倒真要吓尿了。
趴走廊上的张佳乐就眼睁睁地看着踩着地上那堆碎纸屑的孙哲平和公牛似的朝他冲过来,好像恨不得把他捅个窟窿。
“你他妈作死呢?这算啥?惊喜?可惊了,没喜。日啊我都要被你吓死了,这可是高考啊哥,你整提前交卷?然后飚过来找我?你这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被车撞了!”张佳乐一脚一脚狠狠踹着孙哲平的膝盖。孙哲平倒也不还手,笑哈哈地任他踹:“反正没什么事,在那趴着也是无聊。哎你说你急什么啊,哥英语比你好多了好吗,就算提前交了完爆你也不成问题啊。”
张佳乐踹累了,踹着粗气,这时候才用脑子思考一下发现确实是这么回事,气消了一半。
“那你来干嘛的?”张佳乐还是没好气,双手抱胸。
“实现去年的‘男人的约定*!”孙哲平豪迈地一挥手。
张佳乐看孙哲平的眼神跟看神经病似的。
“去年?什么约定?”
孙哲平二话不说拉开运动包,里面塞的满满的都是试卷练习册。
张佳乐漫长的思维回路终于轰一下转过来了。
“不是,你认真的啊大孙?你放眼看这整个学校人差不多都走完了,要是就咱俩在这撕在这扔是不是目标太大了点?”
“那不是更好?这里就是我们俩的舞台,只有两个人的全世界!”孙哲平笑:“我孙哲平可是从来不惮‘狂’这个字的,区区小场面又何足挂齿呢!”
孙哲平狂气地扯出一本练习册:“去他的!”
碎散的书页在空中飘扬。
“哈哈,乐乐我这可替你报仇了哈,你不是最讨厌这一科吗,你来撕!”孙哲平硬塞给张佳乐一本。
张佳乐怔怔地看着孙哲平。
从来就不惮一切,有着冲天狂气与豪情的这个人。
高大,热情,爽朗,豪迈。
张佳乐从小就很佩服,也希望拥有男人气概。
张佳乐终于知道为什么孙哲平这么吸引他了。
想干就干!想做就做!青春就这么几年,再不疯,就晚了!
这种仿佛能掌握全世界的年少轻狂,让孙哲平如太阳一般燃烧。
成为了名叫张佳乐的少年心中,小小太阳系的中心。
张佳乐扬起唇角,抓碎的白纸黑字从指缝间倾卸而下,如少年盛大的青春中短暂的繁花:
“你还是那么疯!”
236.
张佳乐手里攥着最近三天的晚报,眉头紧皱嘴里念念有词。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小子在发功。
张佳乐又憋了一阵,终于瘫倒在床上。
“大孙啊,我怎么算都算不出来,”张佳乐给孙哲平打电话:“你说我是不是蠢死了啊,连分都估不出来。”
孙哲平那边沉默。
然后孙哲平严肃地说:“是。”
“靠,给人点梦想好吗。”张佳乐爆粗。
“你那是幻想,趁早打掉好。”
“你大爷。”
“我大爷还不知道在哪呢,怎么,你找到了我失散多年的大爷?”
“……”张佳乐被呛的不行,孙哲平越发油嘴滑舌了,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你那边怎么样。”张佳乐问。
“其实我也估不出来,”孙哲平回答:“我考一门忘一门。”
“那你还好意思说我,来来来,乐哥帮你回忆回忆。”
“免了。”
“呸呸呸。”张佳乐跺脚。
237.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张佳乐每天疯玩疯睡日夜颠倒,反正没人会去吼他写作业做题,便过着睡了吃,吃了玩,玩完睡的猪一样的生活。
然后日子一晃,这几天的混天撩日就像大风一般呼啦啦刮过。
高考成绩终于开放查询了。
张佳乐满屋找他的准考证,然后哆嗦着在查询网站里输入,手都吓得冰凉。
——要命啊这个。
系统界面出现了“查询中……”的字样,张佳乐双肘支在桌上,捂住自己的脸,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如此清晰,仿佛即将跃出胸腔。
——如果是大孙的话,一定不会怕成这样吧,他总是那么无所畏惧,不畏一切。
张佳乐心一横,索性把手狠狠从桌上抽了下去。
——别那么窝囊,要死就痛快死吧!
同时又像从尘埃中开出的,卑微的花一般,怀着小小的希望。
查询页面,表格弹出。
238.
张佳乐疯了。
欢喜疯了。
满屋子乱蹦一秒坐不住,一会又要爬阳台上去,硬是让他妈给拽了下来。
“那么大人了,有出息不啊。”张妈妈一脸的嫌弃,又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快快快,打电话给我爸,我要亲自和他说……”张佳乐脚底安了弹簧一样蹦哒着去屋里拿手机。
一会张佳乐颠颠从屋里跑出来,笑得贱兮兮:“妈——你要奖励我什么?”
“得了点儿好就上房揭瓦,分数线还没出来呢,要个什么奖励。”
话虽如此,但张佳乐的高考分数的确十分耀眼,放到他们班级群里都能唬愣一片人,虽然各学校的分数线没有出来,但以张佳乐的文化课与艺术课总分,荣耀大学基本是没跑了。
张佳乐赶紧去联系孙哲平。
“不错不错,”孙哲平笑:“你这要是在我旁边我肯定摸摸你脑袋作奖励。”
“少废话,你呢,查了吗,怎么样啊。”急性子张佳乐小炮仗一样蹭蹭的,说话语速都比平时快了一倍。
“自己从鬼门关遛了一遭,还硬气了,反过来关心我?”孙哲平给张佳乐报了一个分数:“怎么样,完爆你小子吧。”
“嘿嘿嘿嘿……”张佳乐想不出来词的时候就傻笑:“那我们的第一志愿……”
“不废话么,当然填荣耀大学了,这不是你一直的理想么。”
“不是我的理想,是我们的好么!哎我记得是一星期以后来填志愿单照毕业照吧,我都迫不及待想见你了。”张佳乐声音欢快,整个人要飞起来似的。
张佳乐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幸福。
——果然是会峰回路转的,老天不会忍心让我一直幸运E下去。
又可以和大孙在一起了。
然后我们可以一起毕业,一起投递出简历,一起开拓未知的未来。
张佳乐嘴角掩不住的笑意。
孙哲平在电话那段咳嗽,提醒张佳乐他还在:“乐乐,按照我多年和你的交情,我赌五毛你又在意淫了。”
“什么……什么破词啊!!对了现在我爸回来了,我们全家要出去吃饭,先挂电话了啊,有空再给你打。”
“好好好。”
孙哲平和张佳乐结束通话。
——我知道你一定能行,我就知道。
——因为你就是这么了不起,不是吗?
——所以你要自信啊,乐乐,你也做的到的,像我一样,无所畏惧。
239.
张佳乐自然想在志愿单上填满荣耀大学。
被他妈以“你想上这学校也不能这么作死”为理由回绝了。
即便十拿九稳,也要备好后路,张佳乐的第一志愿学校填的的确是荣耀大学,二三则选择了另外两所稍次一些,但依然很不错的学校。
专业选择上张佳乐则没有普通考生那么纠结,他本来就是艺术生,专业可选择面就少。张佳乐翻开荣耀大学的招生简章小册子,看着。
“文艺系”,这是自己唯一的选择,不过专业上……有了分歧。
张妈妈想让儿子选择“艺术设计”,张佳乐本人则想选“行政管理”。
“有没有搞错啊你,去文艺系读行管,你要不要这么厉害?”张妈妈又戳儿子脑袋:“那你不如一开始就选文科咯。”
“我选艺术也是你说的……”张佳乐小声嘟囔:“所以这次你们也听我一次吧!”
“理由?给我说的过去的理由就可以,你刚刚那个不算。”张妈妈瞪着他。
“其实理由很简单……就是我之前被艺考逼的画画要画吐了,实在是不想再接触那个,我要选了艺设还得天天画。”张佳乐蔫头耷脑。
“你以为是你选什么专业以后就干什么啊?跨专业工作多了去了!以后是工作挑你不是你挑工作,你就是不知道现在就业有多难,还乱搞……”
“既然不是选什么专业就干什么,那我选行管也无所谓啊,反正以后就业也可以找别的……”张佳乐声音轻的和蚊子哼似的狡辩。
“…………”张妈妈表示,看了他儿子十八年,头一次知道他儿子思想居然这么天真烂漫。
张妈妈去给张佳乐老爸打电话:“你看看他,乱选……”
“孩子也大了,就让他自己选了也无可厚非,也让他懂得责任,他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你只要这样给他说清楚了,自然就可以把选择权交给他,”张爸爸笑:“我相信乐乐是个了不起的孩子。”
“……我错了,我根本就不该给你打电话。”张妈妈无言。
张佳乐作出了他人生的第一个重大决定,是他凭借自己的意志开拓的,而不是父母家人为他铺就好的道路。
张佳乐在第一志愿上填写了:
“荣耀大学 文艺系 行政管理”
240.
张佳乐返校,填志愿单,照毕业照。
张佳乐这几天比较欢,都没来得及联系孙哲平,想着到学校要好好说道说道。
毕业照轮到高三(13)班了,张佳乐他们班被赶到操场上。
高矮排好队,一共四排人,张佳乐站第二排的中间。
张佳乐回头找孙哲平,看见孙哲平在最后一排靠边的位置。
——谁让他长那么高。
张佳乐心想。对孙哲平招了招手。
孙哲平没看见。
241.
拍完了毕业照,张佳乐去填志愿表。
张佳乐拎着表四处乱窜:“大孙呢。”
“刚刚不是还在这嘛。”同学说。
“去上厕所啦。”旁边另一个学生说:“他说昨晚凉水喝多了,拉肚子。”
张佳乐耸耸肩,一个人晃悠着先去把志愿表填了。
张佳乐按着事先的安排把表填好,舒了一口气:
这下,自己能做到的部分已经彻底结束了。
后面的就是听天由命。
张佳乐把表交给收缴老师,去找孙哲平。
“死孙哲平,跑哪去了。”张佳乐恨恨地,搓开手机给孙哲平打电话,并且预备了一大堆的垃圾话喷喷他,居然扔了哥们不知跑哪玩去了!
“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靠,欠费啦?不会吧!”张佳乐愤愤地把手机插回口袋里。
眼睛往外一瞟,林敬言的班级正在照毕业照。
242.
拍完照的林敬言刚从台子上下来,脚还没沾地几秒就被张佳乐一把抓住。
“老林,你见大孙了吗。”张佳乐开门见山,毕业照在校门口拍摄,如果孙哲平出校门了林敬言应该会看到。
“孙哲平吗……他回去了。”林敬言答到。
张佳乐脑子一时转不过弯:“回去?回哪去?”
“回家了吧,我拍照之前看见他出了校门走了。”
“怎么……他志愿填那么快?”
林敬言同情地看着张佳乐,双手他的肩:“你……还不知道?”
“知道?知道什么?”
“……孙哲平……高考只去考了语文,他另外两门课没去考试。”
(TBC)

你真的以为……它会甜到底?


高亮*授权转载
原作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377004460?share=9105
原作百度ID:樱♀空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