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川_

今天开始不做咸鱼。

【双花】青葱记事9(原创架空校园搞笑向)

【九】
206.
一窝熊孩子纷纷往锅里扔食物。
很快锅就开了。
张佳乐那桌:
“我靠我的肉!”张佳乐。
“一帆,多吃点。”叶修。
“谢谢前辈。”乔一帆。
“叶修你不要脸!”张佳乐。
“手慢怪谁。”叶修。
“喻班长!来来来我帮你抢盘子给我!”黄少天。
包子乔一帆叶修的盘子里堆满了肉,黄少天可着劲给喻文州的盘子里夹丸子宽粉蘑菇小白菜,张佳乐筷子疯狂地乱舞搅的锅里百花缭乱,孙哲平趁机往盘子里捞小鱿鱼和香肠。
“你慢慢吃着,我先去趟厕所啊。”孙哲平离席,张佳乐嘴里塞满了虾仁粉丝嗯嗯点头。
“小朋友”那桌:
孙翔和唐昊刘小别三人在抢牛羊肉。
唐昊:“翔哥!你也不让着我!”
刘小别:“江湖,就是这么弱肉强食……等等不对啊我不是学长吗怎么会在小朋友桌?”
刘小别愣神的功夫,盘子里所有肉全让孙翔夹走了。
刘小别:“孙翔!我要和你拼命!!”
刘小别手乱挥,不小心捅到了旁边宋奇英。
宋奇英正在往碗里加计算好的四分之一勺汤料,被刘小别捅了一肘子一勺全加碗里了。
宋奇英皱着眉看着碗一脸嫌弃。
邹远学张佳乐百花式搅锅,于锋拼命给他抢菜。
卢瀚文没去抢锅,吃着店里的招牌土豆饼。
喻文州在隔壁桌问:“好吃吗瀚文。”
卢瀚文点头:“好吃!”
黄少天手一挥,卢瀚文颠颠把土豆饼献上。
叶修隔着桌子给邱非送肉来。
邱非感动:“谢谢前辈!”
叶修唏嘘地看着邱非的一盘子素菜拍了拍他的肩。
其他(?)桌:
周泽楷在安静地……
左右开工。
左手漏勺右手筷子配合的天衣无缝,他和江波涛盘子里的食物都堆成了小山还在冒尖尖。
方锐和林敬言“方锐大大给你撒尿牛丸”“林敬言大大这是我刚捞的海螺丸”互相交流感情。
王杰希默默地把一整盘子五花肉给了高英杰,高英杰受宠若惊筷子差点掉到地上。
韩文清面含杀气地捞着方便面,加入张新杰精确比例秘制酱料,韩文清尝了一口,还是以之前那面露杀气的表情说:“好吃的飞起。”
这表情,配上这句话,强烈的反差让张佳乐差点吓尿。
饭过三巡,孙哲平站起来,挥手,全场安静。
207.
孙哲平环视四周:“今天,我们来撸串,来吃火锅,你们知道都是托了谁的福吗。”
“你。”叶修吃菜花。
“还有呢。”孙哲平不想理这不羞。
“张佳乐!”全场齐声说。
“今天是什么日子?”孙哲平大声说。
“张佳乐的生日!”全场。
“我们该怎么表示?”孙哲平大喊。
“十八岁生日快乐!张佳乐!”三桌人突然齐齐鼓起掌来,虽然个别人还是嘴里塞满了食物满手是油,也照说照鼓掌不误。
张佳乐正在扒拉茄子,扒拉扒拉就呆了。
——有点小感动。
孙哲平手一招,服务员推门进来端了一盘子土豆饼。
上面居然……
插着蜡烛??
孙哲平接过,对着张佳乐笑:“这没有蛋糕,之前又忘买了,我就给服务员要了土豆饼凑合……有点不伦不类啊,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一点儿也不!”张佳乐立刻说,盯着土豆饼,油炸的金黄酥脆的圆滚滚的饼上插着生日蜡烛,此时在张佳乐眼里也可爱了许多:“这真是……我过这么大,收到的最好的蛋糕了。”
“谢谢你们!谢谢大孙!能遇到你们……真是太好了!”张佳乐笑容灿烂。
“来吧,许愿,吹蜡烛,然后这盘子土豆饼就都是你的了。”孙哲平说。
张佳乐许了愿,吹熄了蜡烛。
孙哲平把蜡烛拔下来:“好了,寿星乐哥,可以开吃了。”
张佳乐拿了其中一个土豆饼吃。
“怎么样,好吃吗。”
“好吃!奶味特别足,咸的,酥酥的味特棒”张佳乐顿了顿:“喻文州黄少天卢瀚文不是吃过吗。”
“他们是吃过,可也没有吃过插蜡烛的一整盘子啊。”肖时钦笑。
“开玩笑,我怎么吃的了这一盘子,大孙也帮我吃,”张佳乐把盘子推给孙哲平:“反正今天你补过生日。”
两个寿星抱着盘子,在众目睽睽下分土豆饼。
“对了,”张佳乐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你们以后不许再说我幸运E了。”
“为什么,你不就是吗。”叶修嚼着年糕。
“……还好意思说,你知道为什么吗。”
“你说。”
“因为我这辈子的运气,都拿来遇见你们了啊!”张佳乐说。
林敬言笑笑:“别这么说,以后还长着呢,说不定你会遇见比我们更棒的朋友。”
“不会有了,你们是最棒的!就算真的有……”张佳乐一把拽过孙哲平,得意:“也不会有比大孙更好了。”
“瞧瞧这俩,公然秀恩爱。”叶修往嘴里塞了一筷子油麦菜:“怎么没人管呢。”
“用的什么词,恩爱个屁啊,我们是好战友好不啊,”张佳乐反唇相讥:“还有,就算遇见,也再遇不见比你心更脏的了。”
“咳咳咳……”下面一群人默默在心里点赞。
叶修笑笑不说话。
208.
散场回家。
孙哲平霸气地拦了出租回张佳乐的小区。
“生日过得怎么样,满意吧。”孙哲平问旁边坐的张佳乐。
“满意死了。”张佳乐开心:“真是我过的最棒的一个生日了,吃的又饱。”
“哈哈,你开心就好,”孙哲平说:“不过你那句所有运气都拿来遇见你们是跟谁学的啊,我差点被感动了。”
“怎么是学的,明明我自己想的。”
“你哪有那么文艺。”
“我记得我高一就给你说过你乐哥是文艺青年了吧?”
“哈哈哈是的,掏鱼肚子的文艺青年。”孙哲平挤眉弄眼嘲笑张佳乐。
“滚!”张佳乐恨不得把孙哲平从车窗里塞出去。
回了家,张佳乐躺床上,对下面地铺的孙哲平说:“大孙,你打算送我什么礼物。”
“这不送了嘛,一顿饭,或者要硬说的话土豆饼也算。”
“我是说如果你要送别人礼物。”
孙哲平想了想。
“钱。”孙哲平回答。
张佳乐差点吐血。
土豪孙哲平!连送礼物都那么简单粗暴!直接送钱!
不过——
“大孙,还是谢谢你。”张佳乐说完,闭上眼睛,脸埋进枕头里,带着笑意。
“应该的。”孙哲平笑,视线移向窗外黑幽幽的夜空。
那里曾有百花绽放。
孙哲平不知道,经常自诩为“糙汉子”的自己,此刻的表情有多温柔宁静。
209.
元宵节过后,张佳乐问孙哲平:“你作业做完了吗。”
“……啥作业?”孙哲平一脸震惊。
“………………”张佳乐什么都不想说。
开学前狂补作业的日常。
210.
张佳乐他们这届赶上了好时代。
据说他们是G中学建校以来唯一一届寒假没有补课的高三。
冯校长简直要心脏病发作:学校三年不能评优……不对这都不是事啊,关键是大好的寒假就这么扔给他们浪费了,我已经看到这届高考的结局了……
永别了升学率……
冯宪君差点哭晕在校长室。
211.
孙哲平爸妈从B市回来了,孙哲平和孙点点搬回了自个儿家。
孙哲平爸妈特地打电话来感谢张佳乐一家。
让孙哲平搬回去没问题,但对于孙点点……就难了。
点点平时就住在张佳乐家的小阳台上,阳光充足空气清新还有花花草草一大堆,点点天天在上面撒欢。
孙哲平哄不走点点,点点爪子扒拉着地硬是呜呜地叫唤着不肯走。
张佳乐苦笑,其实自从点点住到他家阳台以来,他家种的花就都被啃秃了。
张佳乐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孙哲平家的狗就有个这么高雅的爱好呢——吃花。
张佳乐有点心疼,第一次看见这落花狼藉的情景时有些心塞。
张佳乐他爸喜欢养花,从张佳乐很小的时候他爸就经常抱他到花园里玩,指着各种各样的花草教他认。
张佳乐自小受此启蒙,也喜欢植物,尤其是在学校糊里糊涂成立了一个什么“百花”的小组织之后,更是被戏称为“认识一百种花的张佳乐”。
如果不是孙哲平养的狗,张佳乐恐怕早扑过去和它互咬起来了。
——虽然张佳乐也很喜欢点点,乖巧听话基本除了啃花这个奇葩嗜好外没别的毛病。
看着这时候孙哲平拽着死抠着地不愿意搬家的孙点点,张佳乐既舍不得又舒了口气。
孙点点还是被孙哲平连哄带骗地拖走了。
212.
张佳乐和孙哲平来学校报道,书包里塞着赶了好几天赶好的一大沓子试卷。
开学典礼上冯宪君面如菜色,旁边的秘书一脸紧张,好像随时怕他会心脏病发作。
冯宪君的开学讲话很短,就是一些:高三生你们时间不多啦,好好努力,不要再分心了,你们已经比以往几届少了一个月的时间,要更加什么什么吧啦吧啦。
冯宪君面如菜色地说了五分钟就放下了话筒。
——心好累。冯宪君心说。
213.
开学半个月后就是二模考试,这次张佳乐和孙哲平乖乖地没再作恶,中规中矩地上课上晚自习做练习卷考模拟考。
楼下孙翔也不太闹腾了,高二下学期有小四门考试,孙翔再怎么样也要全拿个C,不然他爸能打死他。
据说孙翔他爸很厉害,开武馆的。
二模前有最后一个大型活动:百日誓师大会。
214.
百日誓师,其实也就是走个形势,每个毕业班上去喊喊口号,表表决心什么的,最后为了振奋人心一点还每个班发了个气球,全班每人在气球上写了自己的志愿后放飞。
作为一班之长,张佳乐自然担当起了放飞本班气球的责任。
孙哲平突然回想起了去年圣诞节让张佳乐放掉下来的孔明灯。
张佳乐大概也想到了,脸色不太好看。
张佳乐手里攥着写得密密麻麻的气球,上面承载了高三(13)班所有学生的希望。
其中有个圆圆的字体和霸气横飞的字体并排写着:荣耀大学。
张佳乐咽了口唾沫,缓缓松开了手。
——至少在这时候,别给我玩幸运E啊,拜托了。
高三(13)班的气球轻盈地飞起,渐渐消失在晴朗的天空中,看不见了。
张佳乐呆呆地仰望着天空。
孙哲平拍了他后脑勺一下:“别看了,都看不见了,别人还以为你流鼻血了呢。”
张佳乐摸摸脑袋:“别拍!都快考试了当心拍笨了!”
孙哲平哈哈大笑:“至少这次放成功了对吧,没半路扎个树枝戳爆或者掉了之类的。”
张佳乐揣了他一拳,竖起中指。
215.
二模考试四平八稳地过去。
三月到了尾声。
张佳乐终于开窍了,醒悟了他是混在白羊群中的一只黑羊这个事实。
艺术生张佳乐终于放弃和普通生孙哲平比成绩了。
不过至少张佳乐混在普通班里不是最后一名,他后面还有几个学生。
现在各科老师训学生的时候多了一个句式:
“艺术生的张佳乐都考的比你好!”
“……他们这是在夸我还是骂他。”每每这时候张佳乐都一脸憋屈地问孙哲平。
孙哲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于是他保持沉默。
216.
四月的三模像一阵风一样刮过。
三次模拟考试已经全部结束了,按理说三次的平均成绩已经可以拿来作参考。
孙哲平算算自己的平均成绩,离荣耀大学去年的分数线还差10分。
“基本差不多啦。”张佳乐拍孙哲平肩:“还有一个多月呢,绝对没问题了。”
“你呢。”孙哲平反问。
“……呵呵。”张佳乐傻笑。
张佳乐的分和去年艺术生的分数线差的有点多。
“不是,你这问题出在哪啊。”孙哲平说:“你把你三次九门成绩都报给我听听。”
张佳乐数学没的说,在他们普通班都够看,有时候考的比孙哲平都高。
张佳乐的英语马马虎虎,差不多就是120分的卷子80多分的那种。
但孙哲平纳闷的是张佳乐的语文成绩,大起大落甚是刺激,一次特别高,另外两次都低的有点惨不忍睹。
“问题是作文,”张佳乐哼哼:“有的老师不喜欢我的百花式散文,嫌花里胡哨的没内容。”
“就是那种’好绚,可惜没打中’的感觉?”孙哲平调侃。
张佳乐不吭声。
“谁让你要写散文,”孙哲平幸灾乐祸:“你看还是我这样的好,每次都是议论文,十拿九稳,就算拿不了高分最起码也不会跑题。”
“……”张佳乐沉默。
“你要改变吗。”孙哲平问。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很喜欢这样,至少这样写作文我很快乐。”张佳乐说。
——但你要知道考试尼玛就是要让改卷子的老师快乐。
这句话孙哲平憋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他实在不忍心看见张佳乐不快乐。
不快乐的张佳乐,那还是张佳乐吗?
217.
张佳乐开始转型了,努力地练习写议论文。
但说实话,这是风险很大的一个决定。
因为离高考只有一个月了,这是相当危险的一个转型,时间太不充裕,一个不小心就会练成不伦不类的文体。
——为了荣耀大学。
——为了大孙。
——为了还能和大孙在一起。
张佳乐拼了。
218.
思维是大型跑马场的张佳乐开始学习用议论文的条条框框拘束自己。
反正生活就是这样,人终究是要改变,终究不能随着自己的性子过一辈子。
长大所必备的,就是打磨自己,努力适应环境,而不是奢望着正好遇上欣赏自己棱角的人,毕竟用一辈子去赌一个可能不会出现在自己人生里的伯乐,太不值得。
不过张佳乐的那些小花花可以在大条框里绽放。
张佳乐的议论文……是言辞优美风格华丽的议论性散文。
219.
五月。
G中学的学生换上了短袖的夏季校服。
孙哲平试卷做累了,单手托腮眺望操场。
偏偏孙哲平和窗户隔了个张佳乐。
于是变成了孙哲平眺望张佳乐的脑袋,远景是操场。
张佳乐还是那么白,坐窗口天天光合作用也没见他黑一点儿,还是那么细胳膊细腿儿。
张佳乐在听数学老师讲题,也没发觉孙哲平的视线。
张佳乐的刘海有些长,两边还留着两撮长鬓角,鱼须子似的,尾巴毛好像又长了,扎的不高不低,细伶伶地垂着,长度已经过了肩膀,不知道多久没剪了,窗外阳光撒进来,把张佳乐的头发映成了棕褐色。
长刘海衬得脸小,有点小尖下巴,不再是以前的小圆脸了。
睫毛挺长……小时候他妈是不是给他剪过,据说给小孩子剪一次睫毛以后就会长特别长。
眼睛不是特别大,但是很有神,一直带着笑,小孩儿似的。
张佳乐眼珠一瞟,斜着眼看孙哲平。
“你在干嘛。”张佳乐问。
孙哲平惊觉,自己刚刚痴汉一样盯着张佳乐瞅了半天。
“乐乐啊,你知道吗,我刚刚观察了一阵,觉得你特像我小学同桌。”孙哲平说。
“哦,那挺好的,给你怀念的空间。”张佳乐随口说。
“关键是,我小学同桌是女的,而且那时候后排男生老扯她辫子,一扯她就哭。”
“…………孙哲平,”张佳乐不再斜着眼瞟了,转过脸蔑视:“你他妈一天不听我骂人你难受是不。”
“哈哈哈哈哈”孙哲平笑。
张佳乐的瞳孔是棕色的,在阳光下是琥珀一般的色泽。
好看。
“对了你不说你是K市人吗。”孙哲平又说。
“嗯啊,怎么了。”张佳乐捋了捋刘海,有点不耐烦,现在讲的这题正好是他不会的。
“那你是不是少数民族?”孙哲平憋了许久的问题终于有了出头之日。
张佳乐狡猾地眯起眼睛,狐狸似的神情:“你猜。”
“…………”孙哲平无语。
“不是少数民族高考加分嘛,我提醒你呢。”孙哲平狡辩。
“我晓得了,谢谢提醒。”张佳乐眯着眼睛笑。
220.
班主任发了每个学生的个人信息,进行最后的信息核对。
张佳乐的最后一次体检数据,身高终于不负众望地窜到了一米七三。
“真棒,不过我都一米八了。”孙哲平忍不住大笑。
“滚!”
孙哲平凑过去看张佳乐的个人信息表。
张佳乐手按在上面,孙哲平没看清楚,单子就被张佳乐抽走了。
不过孙哲平可以肯定,民族那栏的字绝对不是汉,虽然他连那栏有几个字都不确定。
“我靠张佳乐你果然不是汉族!”孙哲平大惊。
“被发现了,草谁让你乱看的!”
“快说你从哪偷渡过来的,”孙哲平凑进:“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你滚!少在那妖言惑众散播不利于民族和谐的言论我告诉你。”张佳乐炸。
“各位,班长不光是艺术生,而且高考还加分,你们感受到世界森森的恶意了吗。”孙哲平大着嗓门给班里说。
全班人眼神“嗖”一下射向张佳乐。
张佳乐顾左右而言他。
221.
全班都传开了张佳乐是少数民族。
不光是全班,楼下那几个后辈,孙翔唐昊邹远于锋高英杰乔一帆都得到了校友群里的消息。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半个学校都知道了。
张佳乐班里有人来组队围观。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我又不是外国人!”张佳乐没好气,一扯窗帘把窗口围个严实。
“外国人也没什么好看!不都是两个眼睛一张嘴两腿一蹬跳下水!”张佳乐又吼。
孙哲平在教室里笑到捶桌子。
“这人嘛,都这样,就算平时看你根本看不出来,这一说,立刻看你不管什么举动都和他们不一样。”孙哲平说得特有哲理。
张佳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儿。
“其实我也好奇你到底什么族的。”孙哲平不死心地问。
张佳乐又哼了一声儿:“张族。”
“……我说真的。”
“我也说真的啊,55个族呢你不都看一遍凭什么说没这个族。”张佳乐一本正经。
这句话居然真的唬了孙哲平好久好久。
张佳乐有时候怀疑孙哲平是不是傻→_→
其实根本不是孙哲平的错,是张佳乐太天赋异禀。
后来孙哲平上网突然想到了这个事儿,随手去查了查。
然后孙哲平一脸黑气地问张佳乐:“我靠,哪来的这个族,那你们族长是不是张起灵??”
张佳乐笑晕了。
222.
【这数字太有纪念意义了必须留给乐乐一个人】
张佳乐:……
【因此,本段放空(*ˉ)ˉ*)】
张佳乐:擦,荣耀就是有你们这样的人在才变脏的。
223.
临高考还有半个月。
大扫除成了高三生唯一的集体活动。
张佳乐依然擦玻璃,一低头,依然看见正下方教室的孙翔。
“二翔,小四门复习得怎么样。”张佳乐居高临下地问。
“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孙翔哼哼。
“我?我怎么了,学长用不着你担心。”张佳乐小嘚瑟。
“哼,一介艺术生,才考多少分……”
“艺术生怎么啦!艺术生招你惹你了!说不定分考得比你还高好么!”孙翔戳了张佳乐雷区,张佳乐立刻就炸了。
孙翔所在的班级是物理化学班,有几人伸头出来笑嘻嘻挑衅。
张佳乐心里像愤怒的河豚一样“嗵”地膨胀。
张佳乐扔了抹布蹦出教室。
操场上的学生能直观地看到,很快艺术生班的窗户嘭一下开了,一群人伸出头:
“瞧不起艺术生啊!”
“来啊来战,渣渣,说不定还打不过我呢。”
楼下高二普通班学生积极迎战,楼上是高三的艺术生班。
去搬救兵的始作俑者张佳乐却偷偷溜走了。
“……好像闹得有点大?”张佳乐站在自己班的窗口观战,问孙哲平。
“这不挺盛大的嘛,爷喜欢!赞!”孙哲平捏着拳头一脸的狂热。
张佳乐瞅瞅在阳台上吵的热火朝天的两个班,又瞟瞟孙哲平。
脑洞一向奇大的张佳乐幻想出了孙哲平站在学校主席台上,开了狂暴双目血红倒提了重剑大吼:“诸君,我喜欢战争!”的场景。
——细思恐极啊。
张佳乐默默掐断了联想。
224.
班主任怕学生弄丢准考证,临考前一天才发给他们。
张佳乐小心翼翼地攥着这纸片片。
“千万别弄丢了,丢了可没法考试了。”班主任说这话的时候瞟着张佳乐,他是出了名的爱丢东西。
“你在哪考试。”孙哲平问。
“K中。”
“哦哦,我在B中,虽然不在一起,不过是一条路。”张佳乐开心:“要不这几天一起去考试吧?你骑车带我。”
“行啊,但你先把你那片片收好,别在那乱挥。”孙哲平鄙夷地看着用准考证当扇子扇风的张佳乐:“你也长点心吧。”
张佳乐在孙哲平的监督下小心把准考证放进书包里。
225.
高考第一日,科目:上午语文,下午历史。
张爸爸特意请假要开车送他,被张佳乐回绝了。
“不用啦!我都说好和大孙一起走了!”张佳乐嚷嚷。
“那你可要走早点,”张妈妈说:“万一遇上堵车怎么办,什么情况都要考虑到。”
“知道知道。”张佳乐说,背着休闲包下了楼。
孙哲平推着自行车在张佳乐楼下等他。
“走啦,”张佳乐给爸妈挥手:“祝我必胜!”
“必胜!”张爸爸小孩子一样振臂高呼。
张佳乐哈哈笑着下了楼。
“状态不错啊。”孙哲平瞅着张佳乐满面春风地下来。
“那必须,”张佳乐跳上自行车后座:“别忘了你乐哥有人来疯属性,这场面越大我越欢,简直把持不住。”
“别贫嘴了,文具带齐了吗?准考证?”孙哲平没走,扭头问。
“你怎么和我妈一样啰嗦,带了!”
孙哲平一蹬自行车,载着张佳乐,走起。
先把张佳乐送到K中门口,孙哲平说:“你下午不是不用考选修吗,中午你先坐公交回去吧,我不回去了,下午还要接着考。”
“……敢情你这是不包返程啊?”张佳乐竖中指。
“没钱我给你……”孙哲平掏口袋。
“死土豪。”张佳乐吐了吐舌头,按住了孙哲平掏零钱的手:“我自己带了公交卡,你快去你那边吧,别晚了。还有你怎么不穿校服啊,这一看你和一大叔似的,一点不像学生。”
孙哲平哈哈大笑:“这叫成熟,如今小女孩可都喜欢这样的。”
“行了,滚。”张佳乐踢他。
孙哲平离开没几步,张佳乐又在后边招手大喊:“大孙加油!必胜!!”
226.
考完了第一天的张佳乐自己坐公交车回来。
张佳乐摸出手机,想了想又放下。
大孙说不定在看下午的选修,说不定想睡一会儿,还是不要打扰他比较好。
张佳乐盯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嘿嘿傻笑。
张佳乐的高考作文到底还是写的议论型散文,在议论的框架里种满小清新的花朵。
今年的高考作文题张佳乐特别喜欢,叫荣耀。
张佳乐和孙哲平想考的大学也叫荣耀。
张佳乐傻笑,觉得这都是天命。
227.
张佳乐好不容易憋到晚上,给孙哲平打电话。
电话接通后,张佳乐反倒不知道改说啥。
问“你考得怎么样”?感觉不太好,没几个人喜欢刚考完就被别人盘问。
孙哲平“喂”了一声,张佳乐只能呵呵呵呵傻笑。
“傻笑个屁。”孙哲平听他笑,也乐。
“明天还来接你。”孙哲平说。
“嗯。”
“今天早点睡吧,别熬夜。”
“啊。”
于是通话莫名其妙地这样结束了。
228.
第二日,上午:数学,下午:地理。
孙哲平依旧骑自行车带着张佳乐。
今天张佳乐也没穿校服。
两人从后面看和小情侣似的。
车到十字路口,红灯,孙哲平停下等。
“你先走到对面去,在那等我,我一会就过来。”孙哲平给张佳乐说。
张佳乐点头,背上包下了孙哲平的车。
早班时间段,人流拥挤,张佳乐被撞了一下,一个趔趄。
没有道歉,张佳乐感叹现在人素质真差,转身想招呼孙哲平。
然后张佳乐发现,他的休闲包没了。
张佳乐脑袋嗡了一声,迅速闪过背包里的东西:钱包钥匙身份证公交卡……
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
老子准考证在里面!!
张佳乐心沉到了底,顿时觉得浑身冰凉,对着孙哲平扯破嗓子地吼:“大孙!我包被人摸了!里面……里面有我准考证!!”
(TBC)
虐的预警

高亮*授权转载
原作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377004460?share=9105
原作百度ID:樱♀空释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