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川_

今天开始不做咸鱼。

【双花】青葱记事5(原创架空校园搞笑向)

(授权转载)
【五】
96.
说到了张佳乐小时候被容嬷嬷扎针的悲惨经历,这里不得不再提一下孙哲平。
和张佳乐一对比,孙哲平的童年整个都辉煌了起来。
孙哲平从小就霸气,小霸王似的,而且从小身子骨就不错,几乎不怎么生病。
但是孙哲平一直很羡慕那些生病请假的同学,可以赖在家,要啥有啥呼风唤雨,一句“我生病了”就可以揽到一切特权。
做惯了小霸王的孙哲平对此羡慕的不行。
于是小孙哲平开始作死,睡觉蹬被子,下雨不打伞,洗澡用凉水……可着劲的作。
孙哲平终于如愿以偿地感冒了,被家里人拎去医院,心里美滋滋的。
儿科医生都算比较亲切的那种,问了他几句给他开了一两种药。
“这就完了?”孙哲平眨巴着眼睛。
“……要不然呢?”医生问。
“我病的很严重啊!你不让我住院吗?”孙哲平亮着稚气的大嗓门大喊。
那医生年轻得很,差不多是刚毕业没几年的,一下就让孙哲平吼愣了:
只见过硬说自己病不严重一口咬定医院搞复杂了坑自己钱的,还没见过嗷嗷着自己病的很重啊主动要求住院的。
年轻的医生觉得自己三观受到了冲击。
熊孩子孙哲平开始又哭又闹地缠他爸妈说自己要住院。
最后孙哲平的爸妈终于受不了了。
“……那你给他开几天吧……这孩子整天做梦都在想。”孙哲平他爸给医生说。
简直可怕!医生差点吓尿了。
97.
孙哲平终于如愿以偿住了一星期的院。
并且凭借着他“优秀的领导才能”和手段(拳头)成了那一层儿科住院部楼的孩子王,混的风生水起。
最后孙哲平出院前由于超高的人气,那层楼给他搞了一个欢送会,有个小女孩还奶声奶气嚷嚷着长大要嫁给孙哲平。
孙哲平一副领导派头对人民群众挥手致意。
据说给孙哲平看病的那医生还拿口琴吹了一支曲。
曲名叫“送瘟神”。
98.
G中学校长冯宪君突发心脏病被120拉走的事儿已经火速传遍了全校。人人都在津津乐道,小道小报开始快速窜行校园,提供了各种可能性。
唯一当事人张佳乐罕见地保持了沉默。
在这事上张佳乐的口风特别紧,直到现在仍然只有孙哲平和张新杰知道,连张新杰都是计划之外。
但是没办法,张新杰他爸是院长,苦逼的冯校长在医院的第一手情报都要由他带来,所以张佳乐磨磨唧唧最后还是给张新杰讲了。
一向理智冷静的张新杰都有点震惊,张佳乐这次貌似作太大了点。
还好冯宪君没追究,不然张佳乐恐怕要直接被退学了,现在张佳乐想想还是心有余悸。
“你老实几天吧”孙哲平说。
张佳乐这次听话了,果然老实了几天。
没错,真的只有几天。
然后张佳乐又活泛起来了。
他张佳乐就是个不知道忧愁是何物的主儿。
99.
张佳乐现在有了个新爱好。
调戏高一生孙翔。
对就是以前老是来叫板的那个初中生,现在已经升了高一,而且班级正好在张佳乐教室下面。
于是每次大扫除,对于擦玻璃的张佳乐来说便成了例行的调戏孙翔时段。
“二翔,翔翔”张佳乐甩着抹布趴在阳台围栏上一脸贱笑:“阿翔,说话啊,别躲教室不出来我知道你在里边儿。”
“靠!”孙翔举着拖把杆子冲上阳台往上戳:“不许给我起外号!”
张佳乐探脑袋和他对视:“这不算外号,翔子。”
“不许叫我*翔*!!!”孙翔在底下流泪满面大吼。
“哈哈哈哈”张佳乐笑得差点从楼上滚下去:“你名字起的好啊,*翔*是个多么有内涵的名字啊。”
“你有本事下来!我弄死你”孙翔紧紧攥着拖把杆子咬牙切齿。
“你敢”孙哲平施施然在阳台上露个头喊了一句。
下边儿安静了。
“哟,羊习习”叶不羞在张佳乐他们楼上冲孙翔打招呼。
孙翔简直要气炸。
不羞把湿淋淋的千机伞一撑挂阳台上晾着,直接就转身回教室了:“哥只是来晾个伞的,别在意,你们继续。”
千机伞一溜儿滴水,滴了楼下张佳乐一脑袋。
“死不羞给我把伞收了!”张佳乐仰头冲楼上吼。
楼上没人坑声儿,张佳乐气的往楼上扔纸团子,但都击到了伞面上纷纷滚落下来。
落下来的纸团子最终都砸向了一楼的孙翔。
“草,欺人太甚呢!居然用乱雷对付我”孙翔怒:“看来我也要放大招了,看招!斗破山河!”说着举着拖把杆子用力朝上一捅。
张佳乐用纸团子和孙翔的拖把打得不亦乐乎。
“……你们是中二吗”孙哲平表示心好累。
100.
眼看着高二的第一学期要结束了。
掰指头算算,张佳乐和孙哲平的高中生活已经过去一半了。
张佳乐趴在那长吁短叹无病呻吟。
孙哲平一书本子糊他脑袋上:“别想那有的没的了,下学期就要小四门高考了少年。”
小四门,对于张佳乐孙哲平他们班来说是物理,生物,化学和政治。
张佳乐闻言低头瞅了瞅自己干净的和新货一样的物理书。
孙哲平表示自己看着都心塞,张佳乐和没事人一样。
101.
果不其然,期末考试张佳乐的物理成绩十分抱歉。
张佳乐哆嗦着努力思考怎么把这一噩耗委婉地给家里通报。
虽然他生物全文科第一化学第二。
政治早惨不忍睹地被张佳乐揉吧揉吧扔厕所了。
102.
新学期开始了。
孙哲平看到张佳乐很开心,他早就知道张佳乐一定可以活到这时候的。
虽然张佳乐寒假苦逼兮兮地给他发短信说,他妈大怒给他请了家教天天按家里狂补物理。
孙哲平发现张佳乐的辫子短了,差不多恢复了高一刚开学时的状态。
“剪了”张佳乐脸阴的能滴水:“我妈一怒之下把我拎卫生间抄剪子给料理了,还威胁我说要是高考物理得不到B就给我整光头。”
孙哲平不厚道的笑了。
张佳乐也笑,笑得嘚瑟嘚瑟的:“可惜了大孙,你要是寒假还待在G市的话搞不好就能见我短发了,我妈刚剪那会儿我都扎不起来,元宵节过了才能拢吧拢吧扎个尾巴毛出来。”
孙哲平立刻在班级群里发消息:谁寒假见了张佳乐?求爆照!
可惜的是张佳乐这个寒假几乎就没怎么出过门,这次倒不是他主动宅而是被逼的,因此班里同学纷纷表示爱莫能助。
张佳乐嘚瑟。
把孙哲平的好奇心给嘚瑟出来了。
……挺在意张佳乐短发是什么样的。
103.
据说张佳乐他妈给他一剪子剪了毛的时候,张佳乐嚎得那个惨。
他们小区差点有人报警以为是家暴。
夜里张佳乐偷偷起床开了灯照镜子。
但那头发怎么拢都扎不起来了,张佳乐顿时和少了半条命似的,失魂落魄。
关了灯爬回床上,张佳乐觉得鼻子堵堵的,手机也被没收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大孙,你家乐乐被欺负了。”张佳乐低声自言自语,把脸埋被子里。
104.
听完张佳乐声泪俱下叙述的孙哲平同情地点点头:“这寒假你受苦了,太不容易了。”
“可不是,元宵节以后我发现又能扎起来的时候简直要感激涕零,恨不得跪在镜子前说*上帝啊,感谢你给我一次机会*”张佳乐摇头唏嘘不已,孙哲平伸手用力一拽他的小尾巴毛,把张佳乐拽的望向天花板:“没关系,现在你有我了,我天天帮你刺激生长,不用感谢我,我叫雷锋。”
“孙哲平你大爷!!松手!”张佳乐的咆哮几欲掀翻教室顶。
105.
高二下学期是个关键时期,为了配合学生的小四门高考,学校在这学期停了选修课,全力鼓励学生复习小四门。
张佳乐他们班这学期停了历史和地理课。
张佳乐终于不用一到历史课就去翻墙上网了。
但课表立刻就被那四门塞的满满。
作为地理老师的小班主任天天跑去给非地理班上复习课。
张佳乐依旧和生物老师一团和气,前几天还拿回来几块巧克力说是生物老师送的。
孙哲平摸了一块吃,嚼半天皱起眉头:“酒心的啊?他安的什么心。”
“谁让你吃了”张佳乐翻白眼:“也都快成年了酒心怎么不能吃的。”
106.
孙哲平猛然醒悟张佳乐已经17了。
“唉,你生日2月24是吧,又没给你庆生。”
孙哲平懊恼,连生日快乐的短信都忘发了。
“多大事儿,没事儿。”张佳乐这方面倒是不计较:“也是时候不好,正好在寒假里面,你又要回B市不在本地。”
“下次吧,下次一定好好给你过。”下次就是张佳乐高中时期的最后一个生日了,孙哲平暗暗握拳绝不能再忘。
“你不回B市?”张佳乐问。
“还回啥,也就今年暑假再回一次吧,明年都高三了,我爸妈应该也不会让我高三寒假还到处跑。”孙哲平满不在乎。
“那个,大孙啊。”静了片刻,张佳乐问:“你想好考那个大学了没。”
对于这学期即将参加小四门高考的他们来说,这个话题已经不再飘渺了。
孙哲平倒是一愣,没想到张佳乐会提这么严肃的问题。
“我啊……还没怎么想过呢,荣耀大学就不错,本地的那个。”孙哲平想了想,说。
“这么巧,我也想考荣耀大学!”张佳乐欣喜:“以后还能当校友,走哪都能遇见,真棒!”
孙哲平又一本子糊过去:“是棒,棒的很,那么就别光想了,好好干吧乐乐,比如你这……咳……物理和政治……”
张佳乐一副“求不提”的表情。
“对了我都忘了你是艺术生。”孙哲平一拍大腿恍然大悟。
“啧,你不说我也快忘了。”张佳乐撇嘴:“高三就不能和你们一样经常待在学校了,我要去准备艺考。”
“唉,加油”孙哲平拍拍他的肩。
虽然艺术生的文化分要求略低一些,但对于荣耀大学入学标准来说,仍是需要人好好努力一番的。
107.
孙哲平和张佳乐都收敛了,不去打架了。
一人桌上放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在那低着头啃题目。
张佳乐周末要上物理家教辅导,他妈顺便还给他找了个英语的,正好物理上完来英语。
孙哲平在外面报了物理的提高班,看来是想拿个A,生物化学正好省了,自己旁边就坐着个张佳乐大神,直接问他就成。
楼上也很少有什么大动静了,偶尔叶修蹲楼顶抽烟也是一边抽一边在看数学公式小册子。
叶修高三了,压力比张佳乐他们还要大。
王杰希和张新杰相对则轻松许多,甚至开始接待失眠焦虑的学生们。
巨大的升学压力与他们无关,早已拿到通行证的他们不必跟着千军万马去挤独木桥,一纸保送通知书就可以让他们直接八月份拎着行李去荣耀大学报到。
当张佳乐发现包子在校门口拿板砖拍人也往外蹦英语的时候,已经快到5月份了。
周泽楷第二次模拟成绩又是全年级第一,狂甩第二名30多分。
黄少天作文又爆字数了,老师警告他不许再爆不然直接零分。
喻文州的近视度数又加深了。
美女学霸苏沐橙这次物理大爆发考了全市第一。
包子把考纲的所有英语单词串成了rap,天天唱得欢。
叶修年级排名进步了100名。
魏琛站楼顶上发毒誓这次一定要考上大学,再考不上就夹着叶修跳下去。(不羞:老魏关我鸟事)
各种各样有关学习的消息充斥着学校。
所有人都在为自己的梦想努力。
108.
张佳乐小四门的第二次模拟成绩出来了。
生物化学A,物理B,政治C
A是90分以上,B是75分以上,C是60分以上。
张佳乐几乎就没怎么复习生物,就凭上课听的和课后那点点作业,考试一做一个准。
张佳乐最厌恶的就是背东西,所以十分不待见政治。
但是该考的还是要考,孙哲平狠下心来每天给他提问默写一章知识点,默不出来就敲张佳乐手板子。
最开始张佳乐要死要活的还骂孙哲平,直接就被孙哲平放倒在地了:
“是男人就给我干,你预备毕业了混吃等死?”
孙哲平说。
张佳乐手被敲肿了好几次,恨恨地盯着孙哲平,孙哲平不鸟他,接着做化学卷子,张佳乐怨毒地盯了一阵后放弃,又开始背政治。
过会儿孙哲平用手肘子捅他,问他化学最后一大题怎么做,张佳乐自然不忘先婊几句:“那么蠢,这都不会”,然后再细细讲给他听。
孙哲平一边儿听,一边儿给张佳乐捏着被他敲得红彤彤的手掌心。
后来,张佳乐再没挨过手板子,不是孙哲平心软了,是他次次全对。
第三次模拟时,张佳乐除了政治是B,其余都是A,当然不排除第三次模拟比较简单的缘故。
109.
6月来临了。
魔鬼6月。
学校从明天开始放高考假。
高三的学生们,明天就要上战场了。
高三生们的课在今天上午全部结束,下午回家作准备以及看考场。
中午的放学铃打响了,张佳乐和孙哲平出去吃饭。
回学校的路上,孙哲平有事找老师商量,让张佳乐先回教室。
张佳乐上楼梯时,迎面碰上了正在下楼的叶修。
叶修拎着书包,没有叼烟,看见张佳乐,扬手示意:
“哦,小学弟。”
110.
“不羞你怎么还没走,都1点多了。”张佳乐惊讶。
叶修微微回头望了望身后,笑了:“待了三年的地方,哪是说走就能走的呢,少年”
张佳乐突然有点儿悲伤,此时拿不出任何话来呛叶修,今天的叶修少了无耻,多了些温柔。
让他有点不忍心还口。
“咳,需要过来人给你介绍下经验吗,少年”叶修装模做样地清清嗓子。
“你说。”
“你上高三搬来我们这层楼之后呢,告诉你,三楼的第八个楼梯会响,声音特别恶心,最好跳过去别踩它。还有,如果你吃学校食堂,推荐你去吃咖喱鸡,G中学的咖喱鸡不吃一次枉为G中人。晚上要去撸串的话去西门那家,凭我们高中的校服可以打八折,一般人我不告诉他,但别忘了上晚自习,顺便你也可以把包子还欠老板的五块钱还了。另外,买0.5签字笔尽量不要在我们小卖部那买,可能有假货,不是0.5的,买错就亏大了……”
叶修喋喋不休地说着,张佳乐从来不知道这个叶修居然是个像老妈子一样啰嗦的人,和黄少天不相上下。
但是,啰嗦地让人感觉很温暖。
像清晨出门时母亲的叮咛一般。
叶修一直在笑,笑得苦涩。
张佳乐突然觉得胸口堵住了一般难受。
“最后就是……小四门好好考啊,学弟,千万不要留遗憾。我啊,现在就挺后悔的,当初我的那四门一个A都没有。”叶修说。
张佳乐觉得眼眶有点热。
“别听他们瞎说,高三不可怕,也不无聊,高三很精彩,相信我,高三一年浓缩了整个高中的精华,或许你会累会苦甚至会哭,但当你回头看的时候,你会很满足,像你中了大奖一样充实。”叶修戏谑地笑:“尤其是像你这样有基友的,高三时感情培育得可快了,刷刷的。”
“老不正经。”张佳乐笑骂,鼻子有点赌,不通气了,声音变得有点奇怪。
“对了推荐你个地方,咱们这楼的楼顶啊,我不经常上去吸烟吗,其实我在那里背书记得特别快,你也可以去试试,累了还可以看看风景。可别学老魏搞什么考不上去就跳下去啊,看他那复习结果我估计是要跳定了。”叶式嘲讽还是那么犀利。
“知道了知道了,老妈子似的”张佳乐摆摆手,神情却认真地没有一丝不耐烦。
“那么,加油吧,学弟。”叶修走下楼,伸出拳。
张佳乐迎上他的身影,也伸出手来,握拳,与叶修的拳头相撞。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坚决,他听见自己终于不再戏谑地叫着叶修的绰号,而是尊敬地——
“明天你也请加油,叶修学长。”
走到楼梯拐角,叶修突然回头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考完试哥还会回来的,不要太想哥。”
“好啊”张佳乐笑着:“随时欢迎回来。”
叶修的身影,拐过那个转角后,终是看不到了。
111.
张佳乐突然有些心塞,有些脱力,他从没想过的事情,此时摆进了他的脑海:
如果最后他和孙哲平,有一人没考进荣耀大学怎么办。
如果毕业后分开怎么办。
如果再不相见怎么办。
那个胆大包天的张佳乐,那个一天不作死就浑身难受的张佳乐,此时突然害怕了。
天天黏在他屁股后面,颠颠地“大孙大孙”地喊着,烂摊子可以随便推给他收拾,受了伤心里不爽了也第一时间找他发泄。
为什么就没有想过离别?
张佳乐站在楼梯上,握着扶手的手已经冰凉。
不敢想了,自己离开孙哲平会是什么样子。
“愣什么愣啊,站这多碍事儿,快让让,不然踢你了啊。”有人在后面对他说话。
有人在后面拽他小辫儿。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感觉。
张佳乐一回头,正迎上孙哲平的目光。
“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孙哲平说:“感冒了?大夏天感冒,你也真是能……”
“大孙”张佳乐急急地说。
“怎么了。”孙哲平问。
“还不快去看书。”
“……啊?”孙哲平愣了。
“还不快去看书啊!说好的一起考荣耀大学呢!要是就我一人我会寂寞而死的好嘛!”
“哟嘿,转性了啊乐乐?与其这样关心我不如多关心下你自己咯?我成绩可是比你好的啊,所以你自己也多努把力吧。”孙哲平贱笑兮兮地顺张佳乐的毛。
“别摸哥的头,你乐哥还想再长个儿呢!”张佳乐打开孙哲平的手。
有句话,张佳乐自己都觉得恶心,所以他不说,打死他都不说,就让这话永远烂在心里:
“大孙,我不想离开你。”
嘁,真是,够恶心的啊。妈的,身为爷们怎么能说的出口呢。
112.
第一天,是语文和一门主选修。
第二天,是数学和一门副选修
第三天,是英语。
三天高考,对很多人来说,三天定了一辈子。
有人说高考不能决定一辈子,高考不是唯一的出路。
对于这句话,张佳乐想先给他点个赞,再回复一句:
放屁。
话是没错,一点儿错也没有。
但是对绝大部分人来说,高考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对于那些没有身份,没有背景的人来说,这是唯一相对而言比较公平的希望。
113.
第一天……第二天……
高考过去两天了,每天的报纸上都会刊登出昨日试题的答案,供估计分数。
叶修他们考得怎么样?
张佳乐没去想。
没空去想。
这几天里又把政治梳理了一遍;物理所有公式默写一遍,错题翻来翻去;生物化学也没懈怠,化学方程式全部默了一遍;生物又做了几道题练练手不让手生了。
张佳乐一早起来就披头散发地趴桌子前做题,反正是家里,他也懒得扎头发。
太专注,以至于发觉有人在后面拢他头发的时候他吓得一哆嗦。
“哆嗦什么,那么怕你妈啊”张佳乐他妈站在后边儿给他把头发扎起来:“也不怕挡眼睛……我这明明生的是个儿子啊怎么我还给他扎辫子呢……”
“谁知道你”张佳乐头也没抬在那算遗传几率:“你不一直对我头发恨的牙痒痒,今年冬天还给我一剪子剪了么”
“这孩子脑子不转弯儿啊,你那时候要是有现在用功,你说我还会给你剪了么,还不是想逼你好好学习。”张佳乐妈妈恨铁不成钢地拽了拽扎好的尾巴毛。
“妈!你怎么和大孙一个德行!我挺讨厌别人拽我辫子的!”张佳乐烦了,扭头对他妈说。
“大孙?孙哲平啊?”
“不他还有谁。”
“你俩都想上荣耀大学是吧,正好,互相扶持好好干啊”张佳乐妈妈敲了敲儿子的脑袋。
“……不用你说。”张佳乐顿了顿,终于停了笔转脸:“明天中午高考完那会儿我能不能出去下。”
“去干嘛。”
“看他们高三撕书扔书,我和大孙约好了的。”
“有什么好看的,回头你脑子一热把自己书也给撕了”张妈妈哼了一声儿:“去吧去吧,你和孙哲平在一块儿我还是比较放心的,要就你一人儿,打死也不放你出去。”
“谢啦,听你那么说,大孙会很高兴的。”张佳乐比了个OK的手势。
“别贫嘴,孙哲平这孩子比你稳,看你毛毛躁躁那个样儿,他以后肯定比你有出息。”
114.
第二天上午,孙哲平骑着自行车带着张佳乐。
“不是,你行不行啊,车晃得厉害啊”张佳乐横着坐在后面车座上,拽着孙哲平衣服。
“你太胖”孙哲平哼了一声。
“胖你个鬼!你一个人顶你乐哥两个好吗!”张佳乐大怒。
“你属蛆的吗别在后面乱蠕动!”孙哲平头也不回地吼。
“蠕动你个腿儿!明明是你不会带人!”
两人就这样互骂一路向G中学冲去。
G中学是高考考点之一,此时离最后一门考试结束还有5分钟,考场外扯着明晃晃的黄色警戒线,成群的家长挤在门外翘首以盼。
张佳乐来回拨弄着警戒线玩:“搞的和案发现场似的,哎大孙你有粉笔没,我在这圈个人形。”
“别作死”孙哲平看了看表:“快结束了,不知道能不能碰见熟人。”
“没戏,G中学的学生没一个在自己本校考的。”张佳乐说。
“哦……”孙哲平有点遗憾。
巡视人员收起了警戒线,现场的诸位家长立刻蠢蠢欲动。
孙哲平自然而然地抓起张佳乐的手:“一会儿肯定乱,抓紧点,别被挤散了。”
牵着孙哲平手的张佳乐点点头。
115.
铃响。
片刻安静。
暴风雨前的那种。
然后家长们“轰”一下子朝校门挤去,颇有千军万马横渡独木桥的感觉。
张佳乐瘦,又是学生,自然有了些优势,猫着腰拉着孙哲平泥鳅一样朝前钻,被钻的人窝火回头刚想骂几句,一看张佳乐那张无辜的(女?)学生脸就骂不出了,悻悻地闭嘴。
顺利冲进学校,此时张佳乐感觉G中学的校园格外敞亮。
教学楼的走廊前陆陆续续出现了人头,一摞摞白色出现。
“哈,大孙快看,要作死了。”张佳乐雀跃,嗓门也比平日大了几分,惹得几个正往校门走的考生回头看。
不知道是谁喊的口令,谁发的信号,学生们的举动整齐划一地不可思议,在同一时间内举起,抛投。
白色的试卷,演算纸,习题册,纷纷洋洋地撒下,天女散花一般的壮丽。
“靠还有卫生纸”张佳乐眼尖,看见了蒙混其中的好几个卫生纸团子。
“乐乐你去找找有没有小抄”孙哲平大笑。
116.
雪片般的题目飞扬着,飘飘洒洒,六月雪似的,伴随着楼上的学生们呐喊:
“我们考完了!”
“老子熬出头了!”
“不复读!没考上也不要复读了!受够了!”
张佳乐本来就是很情绪化容易被感染的人,此时被这情景渲染地也是又蹦又跳热血沸腾,在那撒欢一样乱跑,去接飞下来的试卷看看都是什么东西。
“哈,这题我会做!这个……什么玩意,理科生的吧。我好激动啊大孙!怎么办我也想撕书啦!”张佳乐蹦哒着。
“你别!你妈特意嘱咐我看着你别让你撕!”孙哲平胳膊一伸,圈了张佳乐的脖子:“你要想撕呢,等明年这时候,你把你的都撕完我的也给你撕。”
站在纷飞的纸片中间,阳光明媚,孙哲平突然有了种错觉:这些试卷、题目、考纲,好像都变成了花朵。
不再是苍白的颜色,而是五彩缤纷,不对,不止五彩,百种颜色都不止。
孙哲平看张佳乐。
张佳乐的眼睛那么亮,好像星辰藏到了里面,怪不得这小子从头到尾冒着机灵气。
张佳乐笑着甩甩头:“大孙,我肯定疯过头了,都出幻觉了。”
“什么幻觉。”
张佳乐的小辫子搭在孙哲平手臂上,软软的,有点痒,很舒服。
“这些试卷啊,草稿纸啊什么的,我都给看成花了。”张佳乐哈哈笑着捂住眼睛。
“那么巧嘛,我也是。”孙哲平揽着张佳乐的手又紧了紧。
百花纷飞,百花缭乱。
一地落花狼藉。
117.
高考结束,回到学校,再过一星期,就轮到张佳乐他们上战场了。
连一向看张佳乐不顺眼的物理老师都点名表扬他最近这阵子学习劲头足。
或许那天张佳乐去看扔书也是一种发泄压力的方式吧,孙哲平想。
尽管他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子,但在大考前静如止水是不可能的,所以那天张佳乐在一堆天女散花中的欢蹦大笑,其实也是缓解一直以来内心的紧张压抑吧。
小四门已经停课了,今天是每节课的最后答疑时间。
“来,课代表,最后帮我发一次东西吧。”办公室里,生物老师笑着将资料递给张佳乐。
这话说的……张佳乐有点儿心酸,眼神撇到桌上那盆欣欣向荣的食虫草。
“哦,这个啊”老师顺着张佳乐的眼神看过去:“办公室蚊子多,把它养的特别好,你看,大的都该换盆了。”
“老师你送我的指甲花现在还在窗台放着呢,长太快了,我都分了两次盆了。”
“是啊,每次来上课的时候都看见你窗台那并排放着三个盆,我一直挺想笑的。”老师说。
张佳乐挠挠头。
“你生物学的很棒,你的话,高考一定没问题的,”老师笑:“去吧,好好加油啊,张佳乐。”
“嗯”张佳乐拼命点着头。
118.
准考证发下来了。
那种证件照,一般都是把人往惨不忍睹里拍的。
孙哲平看了自己的一眼就默默把它塞进包里。
全班只有张佳乐一个照的光彩照人。
孙哲平捏着张佳乐的准考证来回看:“照这照片的时候不是不让笑的吗,怎么你笑那么开心。”
“他是不让笑啊,但我一看摄影师那严肃到蛋疼的脸我就憋不住,越笑越厉害。”天赋异禀的张佳乐果然不能用正常人思维来揣摩。
“最后摄影师终于放弃了,说行行行你笑就笑吧,就给我拍了,我这还是捂了半天脸深呼吸好几次冷静之后的呢。”张佳乐说的理直气壮。
照片上的张佳乐笑得开了花似的,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
孙哲平默默地盯着准考证上的“性别:男”看了半天。
“不是,他们一定弄错了。”孙哲平指着性别对张佳乐说。
“孙哲平你大爷!老子天天进男厕所!”张佳乐抽了扫把出来劈头盖脸抽孙哲平,孙哲平跑下操场。
又开始上演久违的人追人。
119.
张佳乐的考点在L高中,孙哲平在D高中。
张佳乐他爸特地向单位请了两天假,天天开车接张佳乐上下考场,不让他挤公交。
孙哲平还是骑自行车。
L高中和D高中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北,考试期间张佳乐和孙哲平见不着对方。
张佳乐坐在车里看物理。
孙哲平蹬着自行车背政治。
其他一概抛开不想。
120.
张佳乐走进黄黄的警戒线的时候特别想笑,他又想到了自己预备拿个粉笔画人形的事儿。
坐到座位上,张佳乐座位靠窗,能看见空旷的操场。
第一门是物理。
领到了试卷,张佳乐翻着看了看。
差不多吧,至少每题都能写些内容。
考试铃响了。
张佳乐拿起笔,狠狠握了握拳:
加油!
对自己,也对孙哲平。
下午第二门是化学。
张佳乐的一个离子式总是配不平,他看了三五遍也没看出原因。
算了,反正是最后一题。
张佳乐耸肩。
第二日。
上午是政治。
考试铃一敲响张佳乐立刻翻到简答题狂写,生怕自己忘了,选择判断都先扔了一边最后再做。
论述题中的一个论点张佳乐绞着手想了半天。
妈蛋,那段话怎么讲的来着,还是忘了。
张佳乐开始打官腔把官话套话往里凑。
下午是生物。
开考半小时后监考老师看见张佳乐惬意地趴桌上晒太阳。
胳膊下面压着填的洋洋洒洒的生物试卷。
“要不要提前交卷”监考老师问。
张佳乐摇摇头,继续眯着眼睛一脸开心地进行光合作用。
121.
物理,化学,政治,生物四门课,算是彻底退出张佳乐的学习生涯了。
小四门考完的第二天,照常上课。
孙哲平到教室的时候,张佳乐正在给指甲花浇水。
“哟,大孙。”张佳乐给他打了个招呼。
“乐乐”孙哲平揉他头发:“别浇太多,涝了。”
“知道,我都养一年半了,你放心。”
相视一笑。
没有“考得怎么样”的询问。
答案却好像要浮现出来。
孙哲平和张佳乐可是都要考荣耀大学的人,这点默契都没有怎么行?
122.
这学期的期末考试倒是轻松,小四门高考完了,两门选修本学期压根没有开课。
张佳乐也就是在英语上纠结了一下下,就挨过了期末考试。
进入假期混吃等死模式的张佳乐打开电脑,就看到一条重磅消息:
高考查分热线昨晚已经开通了。
不过这倒不关张佳乐什么事,他们的小四门高考成绩至少还要等一星期。
张佳乐关了电脑躺床上玩手机,看看日期,后天去学校领期末成绩报告单。
(TBC)


授权及原链接请看前四章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