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川_

今天开始不做咸鱼。

【双花】青葱记事8(原创架空校园搞笑向)

【八】
186.
“起来,量体温。”
张佳乐哼唧哼唧不愿意。
张妈妈手段简单粗暴,直接把张佳乐拎起来。
张佳乐哼唧哼唧量体温。
“还是没退,烧的更高了,这你没话说了吧,跟我上医院。”张妈妈薅起张佳乐。
张佳乐觉得心更累了。
随手带上手机。
张佳乐卯足了劲在刚进医院门之后喷出一个巨大的喷嚏。
“你怎么还是一进医院就打喷嚏?我还真没听说过会有对消毒水过敏的。”
张佳乐脚下打飘任凭他妈扯着他走。
说也奇怪,也不知道是因为张佳乐心累了还是怎么的,自进门口的那个惊天大喷嚏后,张佳乐一个也没打。
张妈妈扯着张佳乐去挂号,张佳乐歪歪地做梦一样地说:“张新杰……”
“什么?”张佳乐他妈头都没回。
“我点名要张新杰……他爸……我要挂院长专家门诊……”
“……这孩子看来烧的不轻啊。”张妈妈痛心。
187.
张佳乐一脸腻歪地坐在输液室一排椅子上,手背上插着针头贴着医用胶布。
张佳乐仰头看着点滴瓶一点一点吐着小泡沫,嚎:“……我要死啦……”
“瞎说什么呢,你这是生病了还是喝多了。”张妈妈拍他脑袋。
张佳乐蔫叽叽地用另一只手划拉手机玩切水果。
“你爸今晚又加班。”张妈妈说。
“嗯。”张佳乐削了一个柠檬,汁水惨烈地喷溅一墙。
“快要一模了吧。”
“嗯。”张佳乐削了一个西瓜,背景墙一片通红。
“艺考成绩也快出来了。”
“嗯。”张佳乐同时削了五个,连击加分。
“那个‘对不起*是谁发的。”
“谁知道。”张佳乐削了一个香蕉,没汁水。
“不是孙哲平吗。”
一个石榴飞了过来。
“不要打扰我!!哦哦哦哦看我700+的手速!”张佳乐立刻精神抖擞手指头对着屏幕猛划拉,点滴管被张佳乐的动作扯的晃荡。
“打吊针你就不能老实点?!”
石榴被张佳乐削的四分五裂,爆裂开来,背景墙被染的一片鲜血淋漓,视觉效果特棒,张佳乐的分数噌噌往上猛翻。
张佳乐一脸爽意,后靠在椅子上。
“孙哲平怎么你了。”张妈妈又问。
“没事儿,”张佳乐看见他妈的表情,又补充:“他说我蠢。”
“你本来就蠢。”张妈妈去刷微信不理他了。
“我还是不是你亲生的!”张佳乐嚎,整个输液室都瞅着他。
“你是我买手机送的,”张妈妈说:“本来明天还想给你请个假的……我看你现在精神不错,烧退了吧,正好明天滚去上学。”
张佳乐一副病重垂危的神情。
“别装,明天一早你就滚蛋。让你看看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
张佳乐他爸是公司职员,常年加班晚归,每天见张佳乐的时间东拼西凑差不多一小时,因此对他基本是有求必应惯着来,平时差不多都是他爸惯他他妈管他。
张佳乐他妈,厉害的很,一直能把她那个从小就爱作死的儿子治得服服帖帖。当年别的妈妈抱怨自己儿子开始反了不听话的时候,张妈妈正把张佳乐斗的团团转。
188.
张佳乐滴溜着书包蔫巴巴地站在教室门口。
张佳乐走进教室,掏书早读。
鸟都不鸟孙哲平。
张佳乐凳子都没坐热,孙哲平拿手肘子捅他:“你昨晚跑哪去了。”
张佳乐依然鸟都不鸟孙哲平。
“你身上怎么一股消毒水的味儿。”
不是吧?一晚上了还没散?张佳乐趴衣服上闻,没闻出来。
孙哲平抓住张佳乐的手爪子,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手背上的针眼。
“你昨晚去医院挂水了?”
“关你屁事。”张佳乐迅速把手抽回来。
孙哲平去摸张佳乐的额头。
张佳乐打开孙哲平的手。
孙哲平沉默。
“昨天……”孙哲平说:“我没考虑过你的心情,你一直那么争强好胜的一个人,临考前又啥都不会肯定紧张的不行,我还刺激你……那啥,对不起啊。”
“关我……”张佳乐本想说关我鸟事,说了一半发现这的确关他的事,于是闭嘴。
闷了半天,张佳乐说:“我也不该玻璃心。”
其实不是玻璃心。
要换别人,比如叶修,比如黄少天,反而喷不倒张佳乐。
张佳乐只在意他在意的人。
就算千夫所指呢,张佳乐耸耸肩也都给抖掉,或者硬扛过去。
偏偏这是个孙哲平。
张佳乐扛不住,垮了。
孙哲平在他心里的分量,不知何时已经这么重了。
孙哲平腆着脸凑过去,和张佳乐勾肩搭背。
这次张佳乐没把他胳膊抖掉。
孙哲平心里长舒一口气。
——累死爹了可算完事了。这忧郁版的文艺青年张佳乐怎么就那么难搞定呢。
孙哲平决定把今天早晨自己的全套动作表情封存为性格角色偏差的黑历史。
然后孙哲平还是没忍住问了:“我记得你不是特怕打针么,哭了没。”
张佳乐啪抖掉了孙哲平的胳膊,把手伸书包里摸弹子枪。
“哈哈哈开玩笑的。”孙哲平忙打圆场。
189.
一模考试考完后,孙哲平琢磨着最近还是别惹张佳乐。
张佳乐看上去又蔫又脱水又毛躁。
孙哲平估摸着张佳乐已经快忘了自己是艺术生,混在普通班就不知不觉跟他们比了。
190.
张佳乐去查艺考成绩。
“怎么样。”孙哲平特意打电话过来慰问。
“凑合。”张佳乐说。
“凑合是几个意思。”孙哲平穷追不舍。
“你又没概念,说了你也不懂。”张佳乐说。
“……那你用我听得懂的语言解释!”孙哲平在张佳乐的磨叽下火了。
“就是……荣耀大学,还有戏。”
“那就行。”这一说孙哲平就懂了。
191.
高三没有期末考试。
一模成绩出了。
张佳乐又变回了脱水蔬菜。
张佳乐把成绩拿回家。
“就知道你是这结果,”张妈妈用筷子戳他:“标准结局。”
张爸爸难得也在家吃饭:“没事没事,反正乐乐是艺术生,光忙艺考了,一个月没去上课呢。”
“你还惯他!”张妈妈也拿筷子戳他。
“本来就是,你要比也要把乐乐放艺术生里比,他在里面算优等。”张爸爸说。
张佳乐抱着碗偷笑。
“还笑。”张妈妈抢了他的碗盛汤:“喝完滚去做题。”
“你妈就这样,”他爸偷偷给他说:“刀子嘴豆腐心,我都听说了她都把你逼病了。”
“……这个真不关她的事。”张佳乐说:“我个人原因。”
“你老实说是不是谈恋爱了。”张爸爸一脸“我懂”的神情。
受到惊吓的张佳乐把一口汤吐回了碗里。
“大哥,我就是成了网瘾少年也不会去谈恋爱。”张佳乐苦着脸。
192.
按理说已经放寒假了。
但是高三嘛,你懂得。
虽然上级部门说了不许补课,但学校还是拉着学生们开始了让人心累的游击战。
结果才补了三天,不知哪个好汉打电话去举报,上级过来查,把G中学一窝端了。
“听说这一下被发现,G中学三年不能参与评优。”孙哲平给张佳乐说。
“那么惨。”张佳乐想到了捂着胸口的心脏病校长冯宪君。
其实张佳乐和孙哲平心里爽的要死。
这俩可不是什么好孩子。
193.
孙哲平的爹妈回B市了,孙哲平以快要高考了不来回跑为由,留在了本地。
“那你一人住啊?”张佳乐在电话那头无比惋惜。
“怎么了,一人住多爽,没人管。”孙哲平笑。
“来我家住吧!正好我床是双人床。不然你春节也一人过多磕碜。”张佳乐来劲了。
孙哲平犹豫:“点点呢。”
张佳乐才想起来孙哲平家里前阵子才养的萨摩耶孙点点。
“也来!都来!我家有个院子。我妈说行,我爸……不管我说啥他都会点头。”张佳乐得意。
孙哲平真羡慕张佳乐他爸那么惯他,孙哲平他爹天天对他吹胡子瞪眼。
“……你睡觉踢人不。”孙哲平问。
“你放心!我睡觉老实的很。”
于是孙哲平立刻打包衣服狗粮,溜狗到张佳乐家。
194.
张佳乐家在单元楼顶楼16-17层。
小跃层,家里有段楼梯。
一楼是客厅厨房卫生间张佳乐爸妈的屋。
张佳乐房间在二楼,二楼还有个书房卫生间和小阁楼储藏间。沿着小阁楼的楼梯走,能走到单元楼楼顶,那里张佳乐他们家划了块地方弄了个小院子。
孙哲平看着有点呆,不过转念一想爱疯6刚发售没几星期张佳乐就能攥着一个,家里肯定也穷不到哪去。
张佳乐扯着孙哲平咚咚上楼:“我告诉你,住楼上可爽了,我妈每次来找我都得走楼梯,她一上来我就听见了,漫画手机耳机PSP什么的都能立刻藏好。”
“那是,不过你得有本事藏到我发现不了的地方。”张妈妈在他们背后凉凉地说。
张佳乐一哆嗦。
“家这么大,打扫卫生一定挺辛苦的吧。”孙哲平说。
“没有太辛苦。”张妈妈笑笑。
张佳乐脸色明显不太对了。
“楼上就他一人住,所以我让他自己收拾,我平时只打扫楼下。”张妈妈说。
孙哲平转向张佳乐一脸难以置信地想象张佳乐擦桌子拖地的样子。
张佳乐别开脸,耳朵红了。
孙哲平深深地感叹,张佳乐他妈治张佳乐太有一套了。
195.
孙哲平在张佳乐家住下了。
晚上张佳乐精神抖擞开电脑奋战,孙哲平被他台灯的光搅的睡不着觉:“你打算几点睡。”
“明天。”张佳乐说。
“…………”孙哲平无话可说,他俩的假期作息根本就是反的。
孙哲平翻个身背向灯光。
张佳乐插上耳机。
凌晨,孙哲平被床上一大阵动静晃醒了。迷迷糊糊随手一抓,抓到一个衣服角,角随即又抽走了。
孙哲平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张佳乐家。
孙哲平摸手机眯起眼睛一看:凌晨四点半。
借着手机光孙哲平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往床上爬。
——真是太有本事了张佳乐,这个点睡。孙哲平想。
张佳乐躺到床上满意地舒了一口气,还在床上弹了弹。
本就迷糊的孙哲平被弹醒了。
“你作死呢张佳乐。”
“啊……大孙我忘了你也在这,”张佳乐随手一抓,正好抓了孙哲平脸:“大孙晚安。”
——晚安个屁,马上到五点了都。
孙哲平想。
早晨六点,孙哲平被张佳乐踢翻下床。
孙哲平阴着脸一脸黑气。
张佳乐螃蟹一样四仰八叉。
——哪个混蛋说的自己睡觉不踢人的?我保证打死他。
196.
孙哲平开始了与张佳乐愉快的同居生活(并没有。
每天一起撸撸游戏啊看看漫画啊遛遛狗啊,小日子过得惬意地很。
张佳乐三班倒的生活习惯硬是让孙哲平扭了回来,用张佳乐的话说,他好像回到了小学放假。
——原来张佳乐从初中起假期就是混吃等死?孙哲平腹诽。
但孙哲平最痛苦的还是晚上睡觉的时候。
孙哲平每每半夜三更被张佳乐踢下床。
孙哲平终于忍无可忍在床下打了地铺。
张佳乐有点内疚:“要不,我去睡地铺?”
“不用了,你老实睡你的床吧,地硌人我怕你睡不惯。”
张佳乐十分感动。
然后扑回了自己床上。
“…………”孙哲平对于字典里没有“谢谢Thank you阿里噶多康萨米大”的张佳乐无话可说。
197.
单位活动,张爸爸和同事去钓鱼。
最后的结果就是拎回来几个大水桶,里面全是活蹦乱跳挤在一起乱扑腾的鱼。
张佳乐家里的盆和桶都拿来装鱼了,连马桶都恨不得堵上养几条。
卫生间里,孙哲平抬着装了两条鱼的盆搬到外面去,突然一条鱼一个挺身,猛的窜老高,溅了孙哲平一脸水跳出盆子。
“我靠,乐乐快来,有逃犯!”孙哲平两手抬着盆喊。
张佳乐撸起袖子冲进卫生间。
然后就这样呆站着。
“快逮啊。”孙哲平吼,他两手都拎着盆空不出手来。
张佳乐一脸嫌弃:“不是……它跳马桶里了……”
孙哲平低头一瞅,一条鲫鱼在马桶水里游来游去。
张佳乐“打死我我也不把手伸马桶里”的嫌弃脸。
孙哲平和张佳乐就这样眼睁睁地盯着那条鲫鱼在马桶里游了几圈,扎进下水道里逃走了。
孙哲平盯着张佳乐:“……”
张佳乐盯着马桶:“……”
张佳乐自我安慰:“反正也是中毒死的命。”
198.
张佳乐家里吃了一个星期的鱼,红烧清蒸炖汤烤煎炸想尽了一切办法不重样。
爸妈要上班,于是收拾鱼的任务就落在了张佳乐身上,因为孙哲平是客人张妈妈实在不好意思使唤他。
张佳乐:“……”
张佳乐恋恋不舍地离开电脑。
张佳乐进了厨房。
张佳乐从盆里拎上来一条鱼。
厨房里持续发出诡异的声响。
199.
看电影的孙哲平有点儿看不下去了,张佳乐在厨房弄出的声音太过诡异。
孙哲平走向掩着的厨房门。清了清嗓子:
“乐乐你弄得怎么样了。”
里边儿诡异的声音突然就消失了,厨房里静的吓人。
孙哲平突然有点儿慎得慌。
“我进来了啊。”孙哲平说着去推门,特好奇张佳乐在里面耍啥。
“别进来!”厨房里面传出张佳乐的大叫:“大孙你在外面就好!别进来真的!你一进来我们就做不成朋友了!我不想让你看见这样的……”
孙哲平哪管这么多,张佳乐越这样神经兮兮地紧张他越好奇,直接推门就进。
“……我。”张佳乐说出了最后一个字,孙哲平已经进厨房来了。
孙哲平打量厨房:
地上都是水,一片一片一撮一撮的鱼鳞,案板上血淋淋,扔着把刀和半条鱼尾巴。
一整个的案发现场。
孙哲平又去看张佳乐。
张佳乐左手攥着开膛破肚少了半条尾巴的鱼,右手鲜血淋漓扯着刚从鱼肚子里拽出来的白色鱼泡泡(鱼鳔)。
——哎哟这个有点刺激。孙哲平想。
张佳乐两手血淋淋的一脸忧郁:“让你别进你非要进来,我本来想一直在你心里做个安静的美男子的。”
“太可惜了,不过你本来就不是。”孙哲平从张佳乐手里抢过半条尾巴尖还在滴血的鱼扔进洗菜池里,啧啧感叹:“这鱼落到你手里,太惨了。”
“还有一条,”张佳乐说:“我妈给我下的指标是两条。”
孙哲平瞅着盆子里吓得乱窜的鱼。
张佳乐手在洗菜池里淘了淘,洗干净血,就朝着那孤零零落单的大鲤鱼钳了过来。
“手感不错,滑溜溜的。”张佳乐两手钳着鱼,别过头眯起眼睛,那鱼啪啦啪啦地猛甩尾巴,甩了他一身的水。
孙哲平随手摸起菜刀。
“你干嘛?”张佳乐钳着鱼后退一步。
“别乱动,拿刀背把它敲晕,又不敲你你怕个屁。”孙哲平刀背向下,朝张佳乐钳制的可怜的鱼脑袋劈过去。
被敲晕的鱼四平八稳地瘫在案板上。
孙哲平用刀熟练地刮鱼鳞。
“可以啊大孙,看不出来还会做菜,那么贤妻良母啊。”张佳乐凑过去,被抽搐的鱼尾巴抽了几片鳞在脸上。
“……你这都什么词,语文老师都要哭晕在厕所了。”孙哲平拿刀要划鱼肚子。
“我来我来!”张佳乐过来抢,一脸兴奋地把手伸鱼肚子里掏内脏,又抓的手血淋淋。
“……”孙哲平表示有点惨不忍睹:你不说你是安静的美男子吗??
“珍爱生命远离张佳乐”的方针政策不变。
200.
大年三十,张佳乐给他妈耍泼:“咱家怎么没买炮。”
“这不买了吗”张佳乐他妈正往晾衣杆上系鞭炮。
“我是指炮仗!烟花!”
“凑合吧,家穷,买不起。”张妈妈说。
张佳乐翻白眼:这话哄谁呢。
“不都是看吗,你去看别人放。”
“以前每年你都买!”张佳乐不死心。
“你多大了,过完年都成人了好吗,有点出息行不。”
张佳乐郁闷地拿起手机刷群。
叶修在群里开了嘲讽:“弹药专家春节居然没有烟花放哈哈哈哈哈”
张佳乐哭晕在厕所。
为了补偿张佳乐,他妈决定今年的零点鞭炮让张佳乐来放。
张佳乐就是好养活,立刻又和打了鸡血似的活泛起来。
离零点还有十分钟,张佳乐就薅着孙哲平在阳台等着,窗户大开冷风呼呼往里灌,穿着睡衣的张佳乐冻得哆哆嗦嗦还在笑。
“笑什么,滚屋里去,回头又冻出病来,等到点你再过来。”孙哲平撵他。
“你乐哥没那么弱不禁风。”张佳乐嘴硬,赖着不走,冰凉的手恶作剧地插孙哲平衣领里。
“靠!”孙哲平被张佳乐冷得一哆嗦:“滚蛋,别作死。”
十二点的钟声一响,孙哲平举起拴着鞭炮的晾衣杆子伸到窗外,张佳乐摸出打火机点了捻子,把鞭炮头往外一甩。
几秒的安静,然后劈劈啪啪的爆响,就红红火火地在阳台窗外炸裂开来。
张佳乐兴奋地大笑,脸也红彤彤的,不知是激动的还是被鞭炮的火光映的。
周围的住户也是炮声不断,一个又一个的礼花弹擦亮了夜空。
孙哲平听见受了惊吓的孙点点在楼顶嚎叫。
新的一年,就伴着礼花烟花的鸣响,鞭炮的聒噪,华丽地开幕了。
耳朵被震的嗡嗡响,心里也仿佛有个气球渐渐充满,感觉有些飘飘然的张佳乐冲着旁边的孙哲平大声喊:
“大孙!新年快乐!!”
“啊?你说什么??太吵了我听不见!”无奈场面太盛大,孙哲平也只能用喊的。
“我说!新年快乐啊!!”
“你也是!!!”
两个互相大叫的疯子在阳台笑作一团。
背景是盛世繁花般疯狂,好似能燃尽一切的的夜空。
201.
张佳乐的生日在元宵节前一天。
孙哲平以前给他说过这次他俩的生日一起过。
孙哲平开始筹划张佳乐的生日,打开G中学校友群:“张佳乐生日,要来庆祝的打1。”
刘小别抢了首杀:“1!”
叶修:“111”
周泽楷:“1”
黄少天:“1111”
韩文清:“1”
张新杰:“1 晚上还是中午。”
孙哲平:“晚上吧。”
张新杰:“不要太晚,我十点钟要就寝。”
下面一溜的1。末尾——
喻文州:“1”
孙哲平很满意:“那我们去吃什么好?”
包子:“欢迎加入街边撸串教!”
唐昊:“撸串撸串!”
孙翔:“撸串撸串!”
邹远:“撸串!”
于锋:“撸串!”
刘小别:“撸串万岁!!”
魏琛:“是男人就去撸串!”
黄少天:“我要吃羊肉牛肉猪肉各种丸子年糕菜花方便面宽粉玉米豆芽豆皮豆腐小白菜油麦菜蟹肉棒鱿鱼三文鱼片蘑菇香菇火腿肠香肠烤肠茄子小鲳鱼烤韭菜!!”
王杰希:“火锅也不错,冬天吃火锅,补。”
张新杰:“是的,研究表明还可以增强抵抗力。”
周泽楷:“好。”
江波涛:“我和班长都觉得火锅很好。”
韩文清:“不错。”
方锐:“林敬言大大你想去撸串还是吃火锅?”
林敬言:“孙哲平和张佳乐决定吧。”
叶修:“这是个人生两难的抉择。”
高英杰:“我听王杰希前辈的。”
乔一帆:“前辈们慢慢说,我去倒杯水。”
卢瀚文:“中午吃火锅!晚上去撸串!”
孙哲平:“……不得了啊你们?”
张佳乐:“……”
张佳乐:“吵什么吵,干脆去吃串串香火锅吧。”
肖时钦:“火锅和撸串的完美结合,赞。”
黄少天:“喻班长给我说他赞同张佳乐的意见,哎哎你看你们一个个的刷屏那么快喻班长都放弃跟你们交流了,你们不觉得可耻吗欺负手残爽么?简直欺人太甚!喻班长性子好不说我这次就要替他讨讨公道……”
喻文州:“少天。”
黄少天:“嗯?喻班长我知道你很感动知道你的感激之词溢于言表,我黄少天今日替天行道公道自在我们心中,班长你无需多言一切交给我!”
喻文州:“不,少天,我只是想说——”
黄少天:“啊那你是要吩咐什么啊班长大人上刀山下火海我在所不辞。”
喻文州:“这学期宿舍的打扫卫生,全交给你了。”
黄少天:“……”
黄少天:“雅蠛蝶。”
黄少天:“心累,我不想说话。”
叶修疯狂哈哈哈哈哈刷屏。
202.
2月24日。
张佳乐18岁的生日。
张佳乐腆着脸问孙哲平打算给自己送什么生日礼物。
孙哲平一脸惊讶。
“你还要礼物?”孙哲平说。
“废话。”张佳乐嫌弃脸。
“那你想好给我送什么了没,”孙哲平搓着手机:“我今天也补过生日。”
“想好了啊,晚上的串串香我请你们。”
孙哲平拍桌:“不行!你怎么乱搞,哪有过生日还要自己请别人的!”
“那你是要自己掏钱全包?还是AA?”张佳乐嚼着薯片问。
“AA多不好,我请了。”孙哲平霸道总裁样。
“←_←你自己不也是过生日还请别人吃饭。”
“不一样!我那是跟着你补过的,你这可是正儿八经的18岁生日。”
“好吧,那我就不送你东西了,反正你是补过的。”张佳乐淡定喝可乐。
……你们这俩大老爷们歪在床上看漫画吃薯片喝可乐讨论这婚宴一样的话题,真的好么??
203.
晚上,串串香火锅店。
张佳乐人缘实在太好,来的人太多一桌打死也坐不下,只能挤挤挨挨分了三大桌。
好在孙哲平找的包间就有三张桌。
“孙翔死小子怎么还没来。”张佳乐说。
张佳乐在群里发消息:“二翔呢!!”
孙哲平无奈:“正常人应该是去打个电话问问吧……”
叶修在群里回复:“有点意思,哥也来。”
孙哲平瞪着就和他们坐一桌,距离不到一米的叶修,说:“有意思么,浪费流量。”
叶修敲敲桌子,上面印着免费WIFI和密码。
张佳乐:“不对啊你不没手机吗。”
叶修:“……这年头,没手机是真不行了,这不是我愿意的。”
唐昊:“翔哥!翔哥你在哪里!看见回复!”
片刻,孙翔回复:“不!要!叫!我!翔!(╯‘□′)╯(┻━┻”
包子:“子小二羊习习。”
孙翔:“……滚。”
叶修:“翔翔到哪了,快来,饮料不用买了,成年的喝酒,没成年的也都已经买好饮料了,给你买了六个核桃。”
孙翔:“你才喝六个核桃!你全家都喝六个核桃!!”
唐昊:“大哥快来!说好的带我一起装逼一起以下克上呢!!”
林敬言茶水喷了一桌子。
叶修呵呵呵呵呵。
韩文清冷哼:“小朋友还想改朝换代,还是嫩了点。”
叶修:“孙翔小朋友,孙翔小朋友,请速来串串香火锅店,你的爷爷孙哲平在等你。”
孙翔:“我正在赶……靠不对!谁他妈是我爷爷!”
叶修转脸对孙哲平说:“老孙,二翔质疑你们这伟大的姓氏。”
孙哲平二话不说:“打爆他。”
江波涛:“也别太急了,当心车子,我们会等你,别慌。”
周泽楷:“慢点。”
周泽楷:“没事。”
孙翔内心泪流满面:还是自家人对我好,其他的家伙都是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美女画皮!
204.
服务员问这一大窝人要什么锅底。
孙哲平:“辣的。”
张佳乐:“白的。”
叶修:“双拼。”
服务员:“……”
服务员:“你们能统一一下么。”
张佳乐:“就要白的!谁想吃辣自己去那边拿蘸料!”
205.
人来齐了。
一窝人疯狂涌去拿吃的。
叶修攥着一大堆肉串往座位跑,签子多的能组个千机伞。
黄少天手臂里抱满了各种丸子和鱿鱼小鲳鱼小白菜蟹肉棒粉丝宽粉方便面的小筐子。
张新杰在酱料区调配三分之一勺的咸酱和四分之一勺的辣酱,再加上五分之二勺的甜酱和三分之二勺的碎花生仁。
张佳乐挥舞着手臂誓死捍卫自己的虾仁粉丝和豆芽。
莫凡趁孙翔仰天长笑时熟练地偷走了他的一篮五花肉。
喻文州沉默。
喻文州开口了:“……这样,有意思么。”
喻文州:“还没下锅呢,抢了有什么意义。战斗应该是在锅里的东西熟了后开始吧。”
叶修竖起大拇指:“不愧是喻文州!心真脏!”
“谢谢,不过比你略逊一筹,”喻文州微笑:“至少我还提醒了大家。”
(TBC)

高亮*授权转载
原作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377004460?share=9105
原作百度ID:樱♀空释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