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川_

今天开始不做咸鱼。

【双花】青葱记事7(原创架空校园搞笑向)

【七】
154.
孙哲平将近一个月没有见到张佳乐。
让孙哲平有种恍惚地自己回到了寒假的感觉。
孙哲平成了临时班长。
大扫除的时候,楼下的孙翔老是往上瞅,纳闷怎么没有个张佳乐冲出来和他决一死战。
孙哲平推开窗户爬上阳台帮张佳乐擦玻璃,孙翔看见孙哲平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亲人一般。
“可算见到个熟人了,百花缭乱呢?”孙翔激动。
孙哲平半天才反应过来孙翔是指的张佳乐:
“他准备艺考去了。”
孙翔激动的神情一下没影了,蔫蔫地钻回教室。
“爷陪你打!”孙哲平冲着楼下的教室喊。
不知道是孙翔没听见还是怎么,楼下没人应声。
155.
十二月中旬时,课间,孙哲平趴桌上做翻译题。
后排同学戳他,孙哲平伸手,后排递过来一张语文资料。
一会儿,后排又戳他,孙哲平又伸手,后排递给他一张英语资料。
两分钟不到,孙哲平又被后排戳……
孙哲平终于火了。
“你不能一次递完啊?!”孙哲平窝火转身拍桌吼。
结果这手就举在桌上拍不下来了。
扎小辫儿的男生在他后面对他挤眉弄眼:“不能啊哥们。”
“你,你你回来了?!”面前就是个活生生的张佳乐,孙哲平结巴了:“什什么时候……”
“我去,你不看艺考时间吗大孙,昨天我刚考完,今天就回学校找你们了。”张佳乐挑眉毛。
张佳乐来的太突然,孙哲平有点死机。
张佳乐踢开凳子,踱到孙哲平旁边的空座位上,笑嘻嘻地坐下。
“怎么大孙,不认我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孙哲平趁这震惊的功夫端详张佳乐。
张佳乐瘦了,原来的娃娃脸现在已经瘦出了小尖下巴,刘海长了有点挡视线,用发卡斜着卡起,搞得和斜刘海似的。细伶伶的尾巴毛又长了不少,看来最近没什么时间打理,有点毛躁躁。
“你现在前看也像女了。”孙哲平说。
“滚,我才回来根本没时间剪好吗!”
“哥们中午请你吃饭接风。”孙哲平拍着张佳乐的肩。
中午,张佳乐面前一盘食堂大师傅的回锅肉炒饭。
“吃吃吃!你看你瘦的。”孙哲平说。
“我宁可吃你给我剩的洋葱。”张佳乐扒拉着盘里的大肥肉泪流满面。
156.
临近圣诞节,孙哲平家里养了条狗。
孙哲平在G中学校友群上征求狗名。
“平仔。”张佳乐第一个回复。
“你滚。”孙哲平评论。
“花花。”喻文州说。
“……还是算了”孙哲平评论。
“寿限无寿限无扔屎机前天的小新的内裤新八唧的人生巴鲁蒙格·费扎利昂艾扎克·休纳德三分之一的纯情之感情的剩下的三分之三是在意倒刺的感情背叛好像知道我的名字我知道他不知道的不在家干鱿鱼鳉鱼干青鱼子粪坑鳉鱼这个跟刚才的不同哦这个是池乃鳉鱼辣油雄帝宫王木村皇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小屎丸”黄少天说。
“……再见。”孙哲平评论。
“丁丁。”魏琛说。
“………………求不猥琐”孙哲平评论。
“乐乐。”王杰希说。
“哎,什么事。”张佳乐回复。
“不,我是在起名字。”王杰希回复。
“…………友尽”张佳乐说。
“对了乐乐你还记得小卖部的那条与你同名的白毛狗吗。”叶修说。
“滚。”张佳乐回的干脆利落。
“叫……嗯。”周泽楷说。
“……你是要给一条狗起名叫‘嗯’?!”孙哲平惊呆了。
“钢筋铁骨。”韩文清说。
“可怕”张佳乐回复。
“萨摩耶。”张新杰说。
“……那是它的品种不是名字。”孙哲平评论。
“品名就是最好的名字。”张新杰严肃地回复。
“……我很担心你将来的孩子名字要怎么办。”孙哲平叹息。
“犬夜叉。”孙翔说。
“真是够了,你们。”孙哲平扶额。
“小点点,怎么样。”叶修说。
“听上去还比较正经?”孙哲平有点动心。
“谁不知道你家狗叫小点→_→ 这是要占大孙家狗的便宜?”张佳乐不屑一顾。
最后敲定,孙哲平家的萨摩耶叫点点。
孙点点。
孙哲平戏称孙点点是他儿子。
孙翔有点坐立不安。
157.
孙哲平给家里打电话,问点点住的习惯吗。
家里说点点好的很,让它来给孙哲平打声招呼。
孙哲平端了半天手机,点点就是不叫。
孙哲平的表情有点像搞笑漫画日和。
“算了算了,无所谓。”孙哲平正准备挂电话,正好这时候张佳乐爬讲台上人来疯一样唱圣诞赞歌。
电话那头的点点立刻嚎了起来。
……可能是它听见张佳乐可怕的歌声感觉自己受到了威胁。
孙哲平想。
158.
“大孙啊。”
“说。”
“今晚是平安夜。”张佳乐说。
“嗯。”
“……然后?”张佳乐不死心。
“什么然后?你在期待什么?”孙哲平从英语卷子上面盯着张佳乐:“我不会把袜子交给你的。”
“屁!谁要你的臭袜子!晚上别上晚自习了出去玩吧。”张佳乐说。
“你不去加训?”孙哲平问。
“……我特么都艺考完一星期了好么大孙。”张佳乐无语。
“哦对。”孙哲平一拍大腿。
159.
孙哲平和张佳乐翘了晚自习去等公交车。
外面飘着小雪,张佳乐站在站牌底下哆嗦,手插在外套口袋里。
“你没戴手套?”
“今天走的急,忘了。”张佳乐冻的一颠一颠的,没戴围巾的细脖子往衣服里缩。
孙哲平掸掉张佳乐头顶的小雪花,脱了自己的手套甩给张佳乐,又把他背后的兜帽拉到头顶往下一拽,张佳乐半张脸都被挡个严实。
“车来了,快走。”孙哲平呼出一口白气。
“大孙等等我我看不见路了!”张佳乐跌跌撞撞把兜帽往上拉。
160.
本来是要到市中心,结果到了教堂那边孙哲平就被张佳乐拽下了车。
“你信教的?”孙哲平仰头,教堂外挤满了人,正有秩序地入场,院内挂满了圣诞花环,每个角落都塞了一颗圣诞树,蜡烛造型的灯群点亮柔柔的光芒,如梦似幻。
“不信教就不能来啦?”张佳乐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窥见里面一排排的长椅上人群逐渐落坐:“我就喜欢这样的氛围。”
教堂门前,虔诚的教徒正为人群发放圣水与小面饼。
“你要不要吃。”孙哲平扭头问张佳乐。
张佳乐拽着孙哲平猛摇头,压低声音:“去年我喝了那个’圣水’,然后第二天我拉肚子了_(:з)∠)_”
“因为你罪恶太多。”孙哲平笑。
“你滚!”
张佳乐和孙哲平只是站在院门口看了看,没有进去。
只是这样感受一下,就够了。
161.
“要不要照个相。”张佳乐掏手机。
“成,各照一张。”孙哲平也摸手机。
两人凑在一起,一起举起手机,张佳乐一脸傻笑,按下快门。
白光一闪,晃得张佳乐睁不开眼,赶紧回头去躲:“靠,没关闪光灯。”
孙哲平“哈哈哈”笑得停不下来:“你快看快看。”
张佳乐凑过去看孙哲平的手机,刚刚他们拍的照片。
闪光灯亮起的时候张佳乐下意识回头闭眼躲避,本来是个很正常的动作,但旁边一有个孙哲平,感觉就像……
就像张佳乐往孙哲平怀里钻。
“草!什么鬼玩意儿!删了!”张佳乐大吼。
“凭什么。”孙哲平按了保存。
张佳乐炸毛,小辫子都要翘起来,嗞哇乱叫地抢孙哲平手机。
张佳乐被孙哲平一个过肩摔轻松撂倒在地,孙哲平居高临下地把镜头对准躺在雪堆里的张佳乐:“来,说茄子。”
“说尼玛!”张佳乐抓起一捧雪劈头盖脸撒向孙哲平。
最后张佳乐关了闪光灯,正儿八经地和孙哲平在教堂门口拍了一张。
两人头对着头笑得开心,张佳乐鼻尖冻得有点红,兜帽里面塞满了雪,头发乱乱的,几根翘起的呆毛在寒风中招展,孙哲平坏笑着在他小辫子旁边伸了个剪刀手:“二”。
162.
张佳乐和孙哲平步行去市中心的广场。
想坐公交也办不到了,市中心的路已经完全被堵死,人如潮水,别说公交车,挤个自行车都难。
远远的,就看见广场上方,无数的柔和光点,在夜幕中浮动。
“孔明灯啊,不是中秋放的嘛,谁发明的圣诞节要放这玩意。”张佳乐吸吸鼻子。
“不是说禁止放了吗。”孙哲平说。
密密麻麻的光点,染红了半边夜空的柔和光辉,上百盏都不止。
“你要不要去买个放。”孙哲平说,一手已经在掏裤兜了。
“不要,看看就行了。”张佳乐抬头瞅着染成半个橙色的天空。
“哎你不会是害怕你的幸运E给点着了……”孙哲平歪着嘴小痞子一样地笑:“还是怕升到一半掉了?”
“滚你的。”张佳乐踢孙哲平膝盖。
“怕什么,来来来。”孙哲平不由分说硬拽着张佳乐去买了一个。
张佳乐举着笔纠结要写什么愿望。
孙哲平早已刷刷刷写好了。
张佳乐只能在对面也写了几个字,然后一瞥孙哲平那边。
孙哲平字写的格外大,龙飞凤舞:
“希望新的一年张佳乐不逗比。”
孙哲平想凑过来看张佳乐的,张佳乐死活不让,手一松,孔明灯飞了。
张佳乐和孙哲平仰脸看着他们的孔明灯越飞越高,渐渐融入空中那一片温暖的光辉中……
然后孔明灯突然“嗤”一下掉下来了。
张佳乐和孙哲平目瞪口呆。
孙哲平一脸的痛心疾首:“乐乐,这都是天意,你注定逗比一生。”
“滚啊!!!”
163.
张佳乐和孙哲平回学校。
离开了人潮拥挤的市中心,终于挤上了一辆公交车,两人并排靠窗口坐着。
张佳乐一脸闷闷不乐,脸冲着窗口。
“我随口说的你还真信啊。”孙哲平胳膊搭在张佳乐肩膀:“再说逗比也没什么不好的,逗比的人有福气,都长寿。”
“哄谁呢,虚空双鬼都不信。”张佳乐翻眼睛。
车窗开着,有细碎的小雪花飞进来。
一朵落在了张佳乐的辫梢。
孙哲平随手给他抚掉。
张佳乐眼睛眨巴眨巴。
车里昏暗着。
车外的灯光老胶片般一祯一祯地闪过。
街上仍然喧闹。
人潮拥挤。
孙哲平突然想到一句话:“人潮拥挤我也爱你。”
他觉得自己脑子又跑偏了。
车窗呼呼往车里灌着风,夹杂着小雪花。
孙哲平呼出一口白气,随即被寒风吹散。
然后。
他掰过张佳乐往窗外看的脑袋。
轻轻啄上张佳乐有些冰凉的嘴。
164.
张佳乐抬手抹了一把嘴。
依然安静。
“诶,我以为你会揍我。”孙哲平说。
“我特么早看透你了。”张佳乐脸又转向窗外:“十七岁的腐败少年找不到女朋友饥渴了只能去找基友,唉,可悲可叹。”
“谁说我找不到女朋友。”孙哲平说。
“我就当你刚刚那一下是玩疯了亲着玩的。”张佳乐说。
“……”孙哲平不置可否。
大概真的是一时兴起。
这种仿佛适量饮酒般的,微醺的感觉。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张佳乐。
或许是,或许不是。
“……”张佳乐低下了头。
165.
一周后是高中的最后一个元旦联欢。
学校说,高三不用搞得太闹腾,低调点弄个联欢算了。
于是高三各班干脆放电影。
从孙哲平手里夺回了班长之位的张佳乐问同学们想看什么电影。
一半说恐怖片,四分之一说动漫,还有四分之一随便。
张佳乐嗑着瓜子说:“光看,有意思么,哥来给你们演。”
于是敲定,高三(13)班先放恐怖片,看完张佳乐再给他们演剧。
166.
班长张佳乐和副班长孙哲平去采购联欢会物资。
张佳乐蹦哒着乱窜,孙哲平左手一大袋子瓜子右手一大滴溜花生。
炒货店吸引顾客,在桌上放了几个特显眼的大向日葵盘子。
张佳乐俩眼直勾勾的立刻走不动路了。
“大孙,我们把这几个买了吧!买回去全班抠着吃,多好!原生态!”张佳乐激动。
“这是生的,”孙哲平举起一个大向日葵盘子比划比划,比张佳乐脸都大了一圈:“别作死,你看比你脸还大,你降不住,快走。”
张佳乐一步三回头瞅着大向日葵盘子恋恋不舍。
孙哲平把瓜子花生拢在一个手里往肩上一扛,空出另一只手把张佳乐薅走了。
167.
张佳乐在G中学校友群发信息:
“元旦联欢会我们班打算放恐怖片,求推荐。”
“咒怨。”
“午夜凶铃。”
“笔仙。”
下面乱七八糟回复了一堆。
“也不一定要是鬼片,比较惊悚的就可以。”张佳乐说。
“生化危机。”周泽楷回复。
“神鬼传奇。”叶修说。
“那是啥。”张佳乐问。
“无知愚昧,木乃伊和木乃伊归来你知道,神鬼传奇就不知道?”叶修嘲讽。
“……”张佳乐想喷人。
“死神来了。”王杰希说。
“异形。”喻文州说。
“天煞之地球反击战。”韩文清说。
“哟,老韩,有品。”叶修回复。
“嗜血破晓。”林敬言说。
“变形金刚。”黄少天说。
“……这个算?”张佳乐问。
“我去怎么不算,打斗?有吧?伤亡?也有吧?还有……”
“够。”孙哲平打断。
“差不多够多了,接下来放完电影后我们还打算自己演点儿小东西,也征求下意见,这个没要求。”张佳乐说。
“来点搞笑的吧。”孙哲平说。
下面又开始提建议。
“银魂。”黄少天说。
“……我算知道你干嘛给大孙家狗起那个名字了,”张佳乐说:“其实我觉得男子高中生的日常不错。”
“嘁……”叶修鄙视:“哥看报告老板。”
“看万万没想到!”孙翔说。
“呵呵。”叶修回复。
“呵呵个屁!”孙翔怒。
“搞笑漫画日和。”江波涛说。
“不错。”孙哲平赞了一下。
168.
张佳乐决定抽签。
张佳乐写了几个纸团子,撒在桌上。
张佳乐高举右手念念有词:
“出来吧,哥的黄金右手!”
张佳乐抽了一个纸团子。
打开,写着“死神来了一”。
“好的,决定了,联欢会就放这个。”张佳乐说。
然后开始抽演的戏。
张佳乐又撒了几个纸团子。
“出来吧!哥的黄金左手!”
张佳乐又抽了一个。
打开。
张佳乐愣了。
“咋了。”孙哲平迟迟听不见他宣布,凑过来。
“……”张佳乐无言地把打开的纸团子展示给孙哲平。
上边儿写着:
“水滴声声。”
169.
“这团子谁他妈放的!”张佳乐咬牙。
“不造。”孙哲平耸肩。
“哎呀妈呀这要请外援。”张佳乐苦闷地趴桌上。
张佳乐打开G中学校友群开始拉外援。
“有木有想来演戏玩的。”张佳乐在群里喊。
“你最后抽了什么戏。”叶修问。
“水滴声声。”
“呵,呵”叶修回。
“你看过?”张佳乐问。
“没。”
“…………赶紧去死。”张佳乐无力。
张佳乐给群里传了一份TXT。
“都看看,感兴趣的联系我。”
一会儿,叶修在群里说:“这是恐怖小说啊。”
“是啊。”
“你们不要演搞笑的吗。”
“这就不知道了,你去问张佳乐神奇的黄金左手吧。”孙哲平说。
【下面涉及到灵异微耽向文《水滴声声》的内容,感兴趣的亲可以去搜了看一下,因为这文的首发是无关全职的吧,而且这两文卤煮都喜欢,所以才会有这段…… 删了觉得有点可惜。卤煮不是夹带私货哦,不感兴趣当然也可接着往下看=。= 只是建议看看有助于理解剧情。】
170.
最后敲定:
黄少天——萧雨
孙哲平——袁霏
王杰希——吴凡
喻文州——徐平
卢瀚文——金灿
江波涛——穆木
周泽楷——孔令林
叶修——其他各种NPC
“等等!!”张佳乐大吼:“我呢!”
“导演。”孙哲平说:“你只需要举着小牌牌说ACTION,多轻松。”
“我也要演!你们这是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特么还是我提议的!”张佳乐开始各种刷表情。
叶修说:“那么好吧,哥可以给你匀一个,你去演孙乐(注:那文里的厉鬼),正好你们相似度最高。”
“赞”
“赞”
“楼上+1”
“+2 楼下保持队形。”
“+3 楼下交给你了,守住。”
“+4 楼下继续。”
……
“→_→呀咩呆。”张佳乐说:“他没有台词。”
“ +15 我是不是最后一个,还有楼下吗。”突然蹦出一句。
片刻冷场。
“咳咳,喻班长不哭站起来撸。”黄少天说。
“没有台词你就在旁边看我们耍。”孙哲平回复张佳乐。
“……没意思。”张佳乐不高兴。
“用你充分的肢体语言来刷存在感。”叶修说。
“谢谢少天,但我没有哭啊。”喻文州说。
………………
喻文州的回复,在群记录里看,其位置永远这么微妙。
171.
荣耀大学的几位回到了怀念的G中学,初二生卢瀚文也颠颠地跑过来,找了间空教室,排练。
孙哲平不得不一遍一遍地给黄少天强调,他只要背自己的台词就行,不用加那么多自由发挥。
还有萧雨绝对不会魔怔一样一直扯着众室友要和他们PK。
第一遍时,除了黄少天总是给自己加台词,一切居然十分顺利。
除了演到快结尾的时候,本来该是张佳乐推着黄少天去找王杰希。
但黄少天等了半天也不见张佳乐的影儿。
“喂喂喂,袁霏你家孙乐呢跑哪去了让他快来啊。”黄少天冲着孙哲平喊。
孙哲平趴窗口望了望。
“孙乐在外面儿嗑瓜子刷天天酷跑记录呢。”
其他几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差点笑晕在当场。
172.
第二遍时,张佳乐全程抱着个大向日葵盘子。
一直跟在他们后面抠里面的瓜子。
结果就是前面几人影帝一般演的惊恐万状大呼小叫,张佳乐在他们后面淡定地嗑瓜子。
“卡啦啦卡啦啦。”张佳乐嗑瓜子皮的声音。
“这特么根本不是水滴声。”孙哲平阴着脸:“张佳乐你根本不是鬼你他妈就是个瓜子精。”
173.
第三遍时孙哲平劈手抢走了张佳乐的大向日葵盘子。
“给我正经点儿,排完再吃!还有谁许你买的这玩意!”
张佳乐一脸幽怨地瞪着孙哲平。
然后撕心裂肺地嚎起来:“你管的着吗!还给我!!”
“不错不错就这个感觉,把前面那个’你管的着吗’给去了。”孙哲平满意地点头。
174.
张佳乐总是找不到状态。
说白了就是没入戏。
孙哲平总觉得张佳乐没有气场,不到火候。
“不是,你既然没有台词,那就要从别的方面,比如表情啊,动作啊弥补,毕竟你是个重要角色。”孙哲平指点张佳乐:“而且你也可以自己加台词,只要是合适的。”
“我演不出来,”张佳乐说:“他们又没惹我。”
“这样,你可以想象。”孙哲平挨个指着他们给张佳乐说:“比如,王杰希把你瓜子吃了只给你剩一堆皮。”
孙哲平又指着卢瀚文:“再比如,小卢扔了你的葵花盘子还死不认账。”
指着喻文州:“喻文州偷偷把你巧克力全送给了黄少天。”
“知道为什么你抽屉里的零食老是不见吗,江波涛偷了和小周分了。”
“咳,以上都是假的啊,你别当真了,只是启发你一下。”孙哲平补充。
张佳乐愣了愣,闭眼仔细琢磨了一番,然后渐渐握紧拳头。
“你们……一个都别想逃过!!!”张佳乐暴走了。
吃货的愤怒。
175.
12月31日联欢会。
张佳乐翘着腿桌上撒满了花生瓜子小糖糖,手里抱着一大袋子爆米花在那吃的咯吱咯吱。
前面讲台上在放电影。
教室后边一个角落里堆满了成袋的爆米花,就这样还是全班一人分一袋后剩下的。
张佳乐早上给校门口大爷说要五斤爆米花的时候大爷都愣了,一个劲在那掏耳朵就怕自己听错。
爆米花的香味儿飘了整个走廊,引得一层楼的班都跑来围观。
“咳,方锐大大,你想吃爆米花吗。”林敬言问。
“随便。不过张佳乐他们班还真是大方,人手一袋啊。”方锐趴在窗口无限感慨。
林敬言发短信让张佳乐给送三袋过来。
唐昊从二楼跑上来:“我也要爆米花!”
张佳乐当着唐昊的面把教室门锁了。
唐昊大怒在外面踢门:“张佳乐!你不要意思!亏我还是你后辈呢一点都不爱惜!”
“呵呵。”张佳乐说,背靠着门爆米花嚼得嘎吱嘎吱响。
邹远抱着一袋子爆米花跑过,被唐昊丧心病狂一把抓住。
邹远拼命挣扎:“不行!这是张佳乐学长给我的!他亲自嘱咐我不能给唐昊!”
“靠,张佳乐你怎么能这样,就因为你上次和孙翔决斗我没站你那边儿??”唐昊回头一瞅看见孙翔都在砸吧砸吧嚼,登时又大叫:“那凭什么孙翔都有?”
“找你林敬言学长要去。”张佳乐说。
整整一部电影的时间,张佳乐教室一直不断被唐昊砸门敲窗,全班同学惴惴不安,只有张佳乐没事人似的翘着腿有吃有喝分外安逸。
孙哲平在外面满楼跑配送剩余的爆米花。
176.
叶修他们又从荣耀大学跑来了,坐在张佳乐教室后排。
“哟,有爆米花吃。”叶修随手从张佳乐那袋里抓了一大捧:“来来来,大家想吃去抓啊,跟学弟客气啥。”
张佳乐恨不得眼睛里喷出火来把叶修烧成爆米花:“你们给我滚去排练。”
“没你不行。”叶修又伸手来抓,张佳乐攥紧了塑料袋子口。
“张佳乐,我知道你演技不行,所以为了培养你的感觉我们不得不先拉你点仇恨,”叶修叹息着抢过张佳乐的塑料袋子:“唉,天地良心,哥可是个很爱护后辈的人,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
“那真是对不起了。”江波涛说。
“嗯。”周泽楷。
“别怪我们,这都是为了给观众提供高质量的演剧。”喻文州说。
“我们尽量给你留一点。”王杰希良心未泯。
“张佳乐大哥哥我知道你最好了!”卢瀚文眨巴着天真的双眼。
然后他们凶残地当着张佳乐的面分光了他的爆米花。
张佳乐哭晕在厕所。
177.
林敬言说今天的张佳乐充满了杀气。
刘小别疯狂点赞说没想到张佳乐有影帝潜质。
张佳乐整部剧怨气冲天。
但张佳乐还是死活不愿意摸黄少天的脸。
尤其是还要“一脸温柔恋恋不舍”地摸?张佳乐克制住扇大耳刮子的冲动。
黄少天也演的特别入戏,但还是感叹如果叶修演袁霏的话效果说不定更好,他准备了一堆垃圾话预备喷死叶修。
叶修大大就是这样人民公敌的存在(*ˉ)ˉ*)
178.
黄少天躺在课桌上双手交握闭着眼一脸安详,想象着自己是为国牺牲的人民烈士。
现在是“黄少天被张佳乐从楼上推下来然后魂穿回当年张佳乐临死前”的剧情。
各位演员为了方便都是直接带入自己的名字理解剧情的。
坏处就是……平时喊顺嘴了,正式演时容易喊错。
npc叶修就一激动喊错了把孙乐直接喊成了张佳乐。
叶修特别入戏,揪着黄少天猛摇:“听得到我说话吗张佳乐??你还年轻,要活下去啊张佳乐!!”
黄少天要被晃出馅儿来了,眯着眼小声给叶修说:“大哥你别晃我啊……说好的抢救呢你晃个啥啊我脑仁子要让你晃掉了……”
暂时没有戏份的孙哲平站在走廊,拉着唱戏的腔调学的惟妙惟肖拿腔拿调:“要活下去啊~~张~佳~乐~~~”
旁边仰头对着矿泉水瓶喝水的张佳乐狂喷了一地水,笑得蹲地上肩膀一抽一抽的哆嗦,笑到半天站不起来。
友情饰演各种npc的打杂教科书叶修手里攥着水笔铅笔剪刀尺子圆规各类作案小工具笑得一脸淫荡(黄少天视角)。黄少天觉得自己俨然成了砧板上的大黄鱼,笑得一脸淫荡的叶修则是公报私仇的厨子。
“妈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吃鱼了!你们考虑过鱼的感受吗!有吗有吗有吗!”黄少天内心泪流满面。
毕竟叶修实在演的太好。
然后叶修肉摊屠夫一般把黄少天拆吧拆吧卖了。
垃圾话高手黄少天觉得自己受到了来自叶修的精神污染。
尤其是叶修还在那念叨着里脊肉毛肚大肠羊眼羊球羊腰子羊杂汤什么的菜名。
“妈妈我以后再也不和叶修去撸串啦!”
179.
剧情:黄少天要去帮张佳乐讨要王杰希的眼睛。
黄少天盯了王杰希半天终于是忍不住了……(其实他台词也忘差不多了)
“你们好狠的心啊,人家不就是大小眼吗你们就那么欺负人家!唉哎哎王杰希你说是不是,你说你本来大小眼就不容易了张佳乐还硬要你那个大眼……”黄少天开始自行发挥。
王杰希神色有点僵硬。
张佳乐站在黄少天后面拼命绷着脸不笑。
最后还是没憋住,张佳乐哈哈哈哈哈笑场了蹲地上去了。
“不要欺负班长啊你们!”围观群众刘小别痛心疾首。
王杰希神色复杂。
全班看见张佳乐笑场了也跟着笑。
全场笑成一团。
180.
最后剧情还算完满,张佳乐执念解了离开了,黄少天和孙哲平在一起了(不是。
几位演员集体谢幕。
“谢谢大家!爱你们么么哒!!”张佳乐喊。
全班掌声喝彩响成一片。
一直在围观的隔壁班方锐说:“明明从故事里看张佳乐其实挺可怜的,但我怎么就对他可怜不起来呢。”
“大概是因为他破功笑场了吧←_← 把气氛毁了。”林敬言说。
“孙哲平真是人渣啊。”刘小别愤愤:“居然玩弄张佳乐的感情!要不是他张佳乐能去跳楼吗,最后居然腆着脸和黄少天在一起了!英杰你说是不是!”
高英杰点头:“不过真没想到张佳乐前辈居然喜欢黄少天。”
“……谁他妈跳楼了还喜欢黄少天啊不要把演员代入好吗。”张佳乐再次哭晕在厕所。
“……谁他妈是人渣啊都给我好好去记原作人名啊。”孙哲平掀桌。
后来张佳乐和孙哲平还是出名了。
人人都对张佳乐送去同情的目光鄙视渣男孙哲平。
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张佳乐和孙哲平一起掀桌。
181.
元旦假期不久就是一模考试。
张佳乐深切地体会到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到底是艺术生,一个月没碰基础课程,张佳乐就算考前抱佛脚也弥补不了啥,他为了艺考缺课太多了。
张佳乐这段时间脾气变得特别差,好像一戳就炸。
孙哲平给张佳乐讲数学题,张佳乐就是听不懂。孙哲平本来就是个没什么耐性的人,讲两遍看张佳乐还是一脸茫然就不耐烦了。
“你怎么那么蠢!”孙哲平手指头怒戳张佳乐脑袋。
把张佳乐戳毛了。
张佳乐嗞哇乱叫地扯着孙哲平拽着孙哲平撕着孙哲平发疯。
孙哲平也恼了,反手薅张佳乐辫子。
其实孙哲平并不喜欢拽人家辫子,至少他上小学那会是最看不起拽女生的辫子欺负女孩儿的男生的。
但张佳乐是个男的,孙哲平就释然了,这又不是欺负女孩。
于是孙哲平可着劲儿薅,好像要把小时候没薅的份儿补回来似的。
两人一边撕打一边爆粗口。
全班惊呆了一样看着副班长薅着班长的辫子,班长野猫似的对着副班长又撕又抓脚下也不闲着猛踢他膝盖。
英语老师来了,厉声喝令他俩松手。
虽说一般提到英语老师,大家都会觉得是女性,但是高三(13)班的英语老师的的确确是个爷们儿。
“干什么呢?俩要打出去打!都什么时候了还闹,还是两个班长呢?我倒要看你们考试能考成什么样!”英语老师脾气一向好,这次难得的发火了。
孙哲平松开了张佳乐的头发,把自己校服从张佳乐爪子底下拽出来。
张佳乐小辫子被拽的松松的,没精打采垂下来,整个人也和霜打的茄子一样:“孙哲平说我蠢。”
“给你讲了两遍题你还是毛都不懂。”孙哲平说。
“我一个月没来上课!这马上要考试了我他妈屁都不会,以前会的也都他妈忘光了,我现在脑子空的要命!你他娘的能不能别再打击我了孙哲平?我他妈就是蠢了,你自己一人考你荣耀大学去吧!”张佳乐把练习卷摔孙哲平脸上冲出了教室。
“……”英语老师转脸盯着孙哲平。
孙哲平翻着眼睛瞅着天花板。
“别装没事人,”英语老师说:“这是你不对,你干嘛打击他。”
“关我屁事,是他玻璃心。”孙哲平接着瞅天花板。
“……你自己一人考你荣耀大学?”英语老师琢磨张佳乐最后扔下的话:“怎么,你们俩都要考那个?男人的约定还是什么的?”
“啊。”孙哲平抖腿。
“我不说啥了,你自己琢磨琢磨吧,反正,张佳乐也不好过,他自己也急得很。”英语老师挥挥手让他回座位。
182.
张佳乐一气之下一口气上五楼。
干脆跑楼顶天台上蹲着。
蹲着的张佳乐尽力把自己想象成一朵蘑菇。
然后他忽然想到当年叶修喜欢蹲在楼顶抽烟。
张佳乐摸摸自己校服口袋,自然是一根烟也找不到。
他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趴在天台的护栏上,狠狠地吸了一口黄昏的空气。
带着凉意的空气在肺部打了两个旋,顺走了一些怒气。
晚风吹起来,树海温柔的吟唱,也带动了张佳乐被扯乱的小辫子,飘摇了几下。
张佳乐吸了吸鼻子,没来由地觉得心累。
当初那个没心没肺无忧无虑的张佳乐,好像已经是很久很久前的事情了。
或许已经死在哪个时间段了也说不定?
张佳乐把脸埋在手臂间,又想到了自己刚刚吼的那句“你自己一人考你荣耀大学去吧”。
还有孙哲平一脸嫌弃的“你怎么那么蠢”。
“对啊,”张佳乐觉得眼里有些湿湿的,自言自语:“我怎么那么蠢。”
183.
张佳乐一直觉得自己很爷们。
为了弥补相貌造型上的中性,他学会了骂骂咧咧,学会了放声大笑,学会了竖中指,学会了翘课翻墙泡网吧甚至是看av。
也学会了忍住自己的眼泪。
张佳乐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没哭过了。
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会傻呆呆地在这样刮着风声的黄昏,在楼顶,在考试临近前别人都在看书复习的时刻,就这么突然的有点想哭。
回到教室的张佳乐从抽屉里抽出书包,看到那张扔在孙哲平脸上的练习卷已经被好好展平,放在自己桌面上。
张佳乐把练习卷塞进抽屉里,拎着书包出了教室。
今天是英语老师的晚自习。
英语老师透过镜片端详了张佳乐一阵,没说话,继续低头看报纸。
孙哲平追着跑了出去,在校门口追上了张佳乐。
张佳乐扭头看了看孙哲平,没吭声。
“你怎么回去。”孙哲平说。
“现在还有车。”张佳乐说。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被他拽松垮的头发,还有惨白的脸,突然有些内疚。
“你不上晚自习了?”
“我累。”张佳乐说。
然后离开。
头也不回。
184.
这晚自习孙哲平注定上不下去了。
英语老师让他“自己琢磨琢磨”,孙哲平琢磨半天结论依然是:
“张佳乐玻璃心。”
不就说他句蠢么,至于吗。
孙哲平想。
纯爷们孙哲平脑子里从来就不会想些感性的东西。
就算有也超不过三秒。
不过说也算说了,就算张佳乐再是个玻璃心……道歉也得道。
孙哲平偷偷摸出手机放抽屉里面发了条短信:“对不起啊。”
想了想,把那个有点欠揍的“啊”字删了,发送。
孙哲平边写作业边等回复,但晚自习都上了一半了,手机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孙哲平又火了:你小子蹬鼻子上脸呢,给你道歉你还来劲了是吧。
孙哲平怒摔手机。
185.
张佳乐到了家,家里没人。
张佳乐把书包一甩扑到床上,脸朝下装死。
一会儿张佳乐他妈开门回家,钥匙刚捅进去就发现不对劲,门没锁。
“乐乐,你回家了?”张妈妈进屋里喊。
张佳乐趴床上装死。
张妈妈踢踢踏踏过来,看到了床上装死的张佳乐。
“怎么不理人啊你这孩子。”
张佳乐持续装死。
“是不是不舒服?”张妈妈把生活不能自理的张佳乐翻了个面。
灯光太强了,张佳乐眯起眼睛,张妈妈去摸张佳乐额头。
“我没事……”张佳乐迷迷糊糊的说。
“没事个什么,老实跟我上医院去,你管着干嘛的还能发烧。”张佳乐额头有点烫。
“不去。”张佳乐翻身接着脸朝下装死:“一会它自己就好了。”
张佳乐就那个死牛脾气,一决定就谁都撵不走,拖也拖不走。
张妈妈给张佳乐倒了一大杯子热水,嘱咐他喝完。
手机屏幕亮了,张佳乐迷糊着去摸手机,一看,孙哲平的短信。
“对不起。”
对不起你妹。
张佳乐累觉不爱地把手机扔到床头。
(TBC)


高亮*授权转载
原作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377004460?share=9105
原作百度ID:樱♀空释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