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川_

今天开始不做咸鱼。

【双花】青葱记事3(原创架空现原搞笑向)

【三】
52.
张佳乐是带头老大,但他没那个胆子,就硬扯着孙哲平一起。两人拉拉扯扯地走在最前面。
“去哪啊”孙哲平问。
“咱教室”张佳乐惴惴不安抓着孙哲平胳膊,就怕路上突然冲出个影子把他掳走。
“靠,乐乐你够狠啊,把咱教室都供出来了,这要是真弄出什么不得了的玩意了,咱一个班都得遭殃。”孙哲平恐吓张佳乐。
“我踏马有什么办法,我只有咱教室钥匙。又不能砸人家玻璃去。”
“真行啊班长大人。”孙哲平不忘阴他一把。
“别闹。”
一行人走到门口,张佳乐掏钥匙开门。
黄少天又嚷嚷起来:“这不是你俩教室嘛!够可以的真有奉献精神……靠靠靠孙哲平你踢我干嘛?”
“你个话痨安静点儿不成吗!万一有值班的不就让你给喊来了!”孙哲平怒。
“快进来”张佳乐招呼他们。
几人做贼一样溜进教室,包子还鬼鬼祟祟回头扫视一圈有没有人跟踪,才拎着他那自制流星锤进来。
“那就快点儿吧,我左上角,张佳乐右上,黄少天右下,包子左下,顺时针,有问题吗。”孙哲平巴不得早弄完早走人,和这群孩子在一块儿他早晚也得被传染的天赋异禀。
角落里弱弱举起一只手:“我呢……”乔一帆一脸怨念。
……饮水机小透明乔一帆的存在感堪忧。
“呃……一帆你望风”孙哲平迅速掩盖他把乔一帆忘了的事实。
“我抗议!张佳乐拍我的话我怕他会冲我一刀捅过来!”黄少天说。
“……你们够了没,还有包子把你易拉罐放下。”孙哲平脑子一跳一跳的疼。
拉上窗帘,熄了手电,教室门从里面锁上,高一(13)班立刻变得漆黑一片。
“想不到晚上的学校这么吓人”张佳乐打了个寒噤。
“都站好了没”孙哲平问。
“嗯”
“开始了。”
53.
“拍到了”孙哲平的声音。
“拍,到,了。”张佳乐恶狠狠的。
“靠张佳乐你拍个屁,你踢了我三脚好吗!”黄少天怒吼。
“黄话痨闭嘴,继续”张佳乐。
“拍到了”黄少天无精打采。
“摸到咯!”包子兴高采烈。
“拍到了”孙哲平。
“拍到了!”张佳乐。
“张佳乐你大爷!”黄少天。
“黄少天你踏马能不能消停点!”孙哲平。
“张佳乐揣了我一拳!”黄少天。
“快点快点,狮子座快来拍我!”包子冲着黄少天喊。
“咳,包子别这样,我也是狮子座”孙哲平咳嗽。
“……”门外的乔一帆听着教室里一阵接一阵的吼叫无语。
一切照常进行。三个拍到后是一个摸到,如此循环往复,直到——
“咚”一声响,然后是张佳乐的惨叫:“靠!!”
“怎么了!”孙哲平一个箭步冲过去,其他的也不顾了,立刻开了手电。
张佳乐趴地上一脸痛苦神色:“黄少天……”
“啊怎么了”黄少天一脸无辜。
“老子早晚弄死你!!!”
一片黑暗中,张佳乐乱跑,黄少天为报被踢被揣的仇绊了张佳乐一脚。
“大孙……我觉得我膝盖要废”张佳乐龇牙咧嘴。
“慢点慢点,能站起来吗”孙哲平赶紧去搀他。
突然锁上的教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刚咬牙站起来的张佳乐脚一软又滑回去了。
“大孙大孙,鬼来了!”张佳乐鬼撕一般惨叫。
“别瞎扯,是一帆!一帆还在外面呢”
“一帆小弟吗”包子朝门口吹了声口哨。
没人应声,只有敲门声还在继续,一下一下,有条不紊,慢条斯理。
“小弟说话!不然不给你开门!”
……
“哎你怎么还不吱声,胆儿肥了是吧,小心我一拳把你打成两个小饼饼!”包子卷袖子走向门口。
“包子回来!”孙哲平喝道:“一帆不会不答话!那不是乔一帆!”
54.
“就是啊一帆挺老实的一孩子,不会不吭声啊,但不是一帆又是谁,大半夜的学校也就我们几个,哎你们说会不会是招来的那个什么……”黄少天不知死活。
“别说了啊!”张佳乐此时真是标准的“土豪求抱大腿”的姿势坐地上抱着孙哲平腿(因为站不起来),声音都在哆嗦:“完蛋了怎么办啊鬼来了大孙你不能抛弃我啊说好的同生共死呢”
“……谁让你要来作死”孙哲平此时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敲门声急了一些,忽然停住了。
教室里的四人面面相觑。
静止了那么5秒钟的功夫,教室门外又响起了敲击声。
不同于之前的敲门声音,是一种类似于金属器具击打的“笃笃”声响,一下一下,敲得人心慌。
张佳乐真快哭出来了。
这算什么?某个老鬼的拐杖??
击打声再次停止,门外,终于飘来了幽幽的一句:
“还在学校里吗……”
这是来自幽冥地府的魔鬼低语吗!乔一帆下落不明,四人被困在教室只能死守,门外又有不明生物敲敲打打对他们低语……
在场所有人高度紧张的神经终于“嘣”一下掉线了,一声狭长的尖叫从众人喉咙里挤出:
“啊!!!!”
包子不愧是小流氓,此时已经充分发挥出了鱼死网破的气势,也不管外面是个什么玩意了,提起那一袋子易拉罐流星锤就朝门口奔去,预备搞个舍命一击。
包子勇猛的身姿扑过去,握上门拴,却突然被定了身一样停住了。
“……不对啊”包子慢慢转头说。
55.
包子吸吸鼻子。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烟味儿?”
“什么烟味儿……难道他要放火烧教室吗!”张佳乐还在地上坐着呢,吓了一大跳。
“不是不是”包子挠头:“就是那种普通的香烟味儿。”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啊……”包子又想了想:“那说话的声音好像有点耳熟……”
静默五秒。
黄少天跳起,不由分说“卡”一下把门拴拉开了。
一样泛着银光的物什在开门一瞬间向黄少天刺来。黄少天“靠”了一声后滑一步,手腕一抖准确地抓住了那抹银光。
“靠啊,叶不羞你在这装神弄鬼个什么!”黄少天怒喝。
眼前的赫然就是悠悠然叼着根烟的高二年级生叶修,校服松松垮垮,一手漫不经心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执着的银色物什被黄少天抓在手中。
黄少天松了手,银色物体哗一下收了回去。
是把银色折叠遮阳伞。
叶修悠悠吐了口烟圈:
“不是遮阳伞,是千机伞,少年”
“千机个屁!老不羞你为什么在这里啊?我们又没邀请你!不对你怎么知道我们今晚要来学校玩游戏的!靠难道我们这有告密的!谁谁谁谁!告密的给我站出来!”黄少天喷起垃圾话。
“哦,我本来就知道啊,包子和一帆给我说过来着,但我想考虑考虑,就没给他们回复。后来我这不考虑好了吗,就来了。”叶修说的云淡风轻,像刚刚给植物浇完水一样自然,还扒开门朝里看了看,面对着一群惊恐万状煞白的脸,笑了笑:“哟,都在呢啊。”
“老大!果然是老大!”包子欢蹦乱跳冲过来迎接。
“哦,包子干的不错,居然能猜到是我。”
“老大那必须的啊!”包子一脸的自豪。
张佳乐和孙哲平傻了眼一样盯着叶不羞,又互相看了看。
靠,玩个招鬼游戏,鬼没招到,居然招来了G中学最大最凶残的真人boss——叶修。
张佳乐仍是坐地上抱着孙哲平大腿的姿势。
片刻沉寂。
“大孙给我杀了他!!!”张佳乐怒吼,一轱辘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向叶不羞。
“那一帆呢”包子愣愣的,此时张佳乐孙哲平已经和叶修打成一团。
“……包子哥我在这里啊”一旁的乔一帆欲哭无泪。
“啊呀一帆你怎么出现了。”
“我在教室门口守门的时候就看到叶修前辈来了,但前辈不让我吭声儿,说要吓吓你们,我就只能站边上看着了。”小透明乔一帆弱弱地说。
“叶不羞你心真脏!”张佳乐怒骂。
“哈哈我把这当作是赞美。”叶修耍着折叠伞……不对千机伞招架。
56.
“结果就是……我们忙活了一晚上,天都要亮了,但什么都没见着?”张佳乐坐在教室桌上垂头丧气。
“咦你们还真想见到什么吗”叶修诧异。
孙哲平捂住张佳乐的嘴:“不是,什么都见不着最好!最好!”
那边包子已经把流星锤拆了。
“要喝饮料吗”包子问。
“靠原来你那易拉罐不是空的啊!”黄少天说。
“当然了,要是空的还怎么防身,唉果然是冲动说话不经大脑的狮子座”包子叹气。
“给我向全世界的狮子座道歉啊你!”黄少天怒。
“包子别地图炮!都说了我也是狮子座!”孙哲平吼。
“我要可乐”
“我要雪碧”
“那我要芬达好了”
最后一人抱着一罐饮料坐桌子上喝着。
大概也算happy ending了吧。
57.
喝完了饮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叶修和乔一帆家是一个方向,两人一起回家。
“前辈”乔一帆说。
“嗯?怎么了”叶修摆弄着手里那把几乎不离身的折叠伞,在浅浅月色下流溢着银光。
“前辈……真的和他们一样什么都没看到?”乔一帆问。
“……”
“前辈其实能看到吧,灵魂。”
“呵呵”叶修突然笑了笑,依然是单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的步子,他举起折叠伞,眯眼仔细端详:“是啊,看到了。”
乔一帆没有答话,叶修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接着说道:
“张佳乐他们啊,不是什么都没招到,只是他们看不见而已。”
“那么,前辈看见了谁?”
叶修不答话,只是狡黠地晃了晃手里的银伞:“一个故人而已。”
“前辈不会害怕吗”
“怕?”叶修哈哈笑了起来:“不不,哪怕担心会被其他的人伤害,我也不会畏惧他会伤害我们。因为……他就是那么善良的人啊。”
善良如你,是绝不会伤害张佳乐他们的,我相信我从未看走眼。
如果你依然存在于此,此时是不是正在家中安眠?还是也会加入我们,进行这一场疯狂的校园探秘呢。
……苏沐秋。
58.
第二天,张佳乐孙哲平都蔫耷耷的来上课。
“你们俩昨晚没睡觉吗”语文老师敲打他俩的桌子。
张佳乐苦笑:还真没睡。
一下课他们立刻就被班里的同学包围了。
“老实说,你们晚上来做那个游戏了吧班长”
“呵——没有没有,你听哪个说啊”张佳乐打了个哈欠,眼泪汪汪。
“还说没有,我椅子上还留着你踩的脚印呢”
张佳乐一哆嗦:坏了,应该是晚上坐桌上的时候踩的,忘擦了。
“嘿嘿嘿嘿”
“来是来玩了,但是……”张佳乐又是一个哈欠:“什么都没有啊,骗人的。”
“怎么可能!”
“真的啊,昨天11点到的,凌晨3点多才回去,在教室都要走死了,还是什么异样都没有。”
“一直都有人说*摸到了*?”那学生还是不死心。
“嗯啦,一直有哦”张佳乐点头:“我还被高二那个混蛋话痨黄少天使了绊子,膝盖差点儿就废那儿了”说着卷起裤脚展示那一大片淤青。
“不过……鬼怪没招到,倒是招到了一只野生的终极boss”张佳乐阴沉地压低声音。
“谁!”
“叶不羞!”
全班人倒吸凉气。
再也没人责怪他们了,因为在他们看来,叶不羞,那是比鬼怪更可怕的存在啊!
59.
眼看期末考试就要临近,学生们都忙着复习。
张佳乐也忙。
忙着陪孙哲平南征北战。
最近似乎找茬的人特别多,动不动就找孙哲平叫板子,什么校门口小树林放学后的小卖部之类的。
孙哲平一撸袖子就去了。
他张佳乐在旁边当拉拉队给孙哲平端茶送水。
初三的那个熊孩子二翔仗着自己马上要升高中了,更是天天急吼吼的放话要扛G中学的坝子。
还纠结了一帮初中部的熊孩子天天来骚扰。
唐昊啊赵禹哲啊宋奇英啊邹远盖才捷……
都尼玛是初中生来叫板子。
张佳乐眼尖,看见高英杰挤在一堆熊孩子中间,委委屈屈的样子。
“不是吧英杰你也来……我还以为你挺老实的呢,瞒着王杰希偷来的吧”张佳乐惊讶。
“……我本来不想来的,他们硬把我拽过来……”好学生高英杰手足无措。
乔一帆倒是不会出现,他是叶修那边的,不羞自然不会允许他去跟着一群傻小子胡闹。
“咳,去什么去,多掉价。要去也去点有档次的。”叶修喷烟。
提包拎水的张佳乐眯眼看着远处打的尘土飞扬。
林敬言钻小树林里磨掉了唐昊一半的血。
“靠,有本事出来打啊!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唐昊吼。
然后林敬言跳出来,堂而皇之地把唐昊打趴了。
“小子,要是你半血我还搞不定,那我就别混了”林敬言推了推眼镜儿。
“老林棒!”张佳乐扔给他一瓶水,林敬言接了,笑笑:“乐乐你别忘了咱俩一样大”
“靠,我才不老。”
张佳乐瞅瞅旁边,初中生那一堆子里也站着个帮忙拎包送水的拉拉队。
不过这看上去更小啊!这小学的吧!
怪不得不让上场,张佳乐一仰脖灌了一口水,索性去和敌方拉拉队扯上了:
“小兄弟那么小也来,后生可畏啊。”
小学生得意的扬头:“可不是嘛!唐昊哥哥是我榜样!我也要跟他学下克上!”
张佳乐喷了一地水:唐昊个死小子真是不教好。
“小兄弟尊姓大名啊”
“卢瀚文!六年级的!”
“……你要克谁。”
“黄少天前辈!”
张佳乐差点没被呛死,转脸看了一眼攥着个拖把棍子当剑使正在一挑三的黄少天。
“他们在那打,我们在这干坐着也挺无聊的,要不要吃棒棒糖。”张佳乐摸书包。
“好啊!”
“找个地坐吧,对了我手机里下了电影,一起看怎么样。”
“好的!”
前方战场血雨腥风刀光剑影,这俩敌方后勤坐一棵树底下吃着棒棒糖看电影其乐融融一派祥和。
两方的队长孙哲平和孙翔差点气吐血。
“张佳乐姐姐你真好”卢瀚文说。
张佳乐变了脸色啪一下把即将递出的巧克力抽回去了:“叫张佳乐学长。”
“张佳乐大哥哥!”卢瀚文叫的又脆又甜。
“哎~再叫一遍”
“张佳乐大哥哥!”
“再叫一遍”
“张佳乐大哥哥!”
“再叫一遍”
“张佳乐大哥哥!”
张佳乐顿觉浑身舒畅今晚能下五碗饭。
“以后和我混吧!你乐哥罩你!”张佳乐拍卢瀚文的肩顺便把一整条巧克力都送他了。
“好的!张佳乐大哥哥!”
“日!卢瀚文你个叛徒!!”孙翔泪流满面。
60.
“大孙我收了个小弟!只用了一条巧克力!”
“……”孙哲平真的是懒得理他。
“对了你英语看了么”孙哲平突然灵光一现。
然后张佳乐就蔫了。
61.
孙哲平给张佳乐默写英语单词。
不是初中的,真的就是高一课本。
张佳乐全对。
“不是你这硬记的啊,要别的题你不就不行了吗”
“能凑一点分是一点”张佳乐咬牙。
孙哲平觉得张佳乐其实挺可怜的。
62.
期末考试马上就来了。
张佳乐天天疯了一样的背文言文背单词背课文背政治,连历史课睡觉说梦话都往外蹦英语。
孙哲平觉得张佳乐是想保护好他那个光辉的姓氏,毕竟那个“你及格了我跟你姓,没及格你跟我姓”是长期有效的。
“不是”张佳乐说:“我妈说我这次期末考试要是英语再不及格就把我从楼上撂下去。”
“其实你家住的是一楼吧。”
“屁”张佳乐色变:“顶楼,16层,一开窗户风都呼呼往屋里灌。”
孙哲平不吱声了,他觉得张佳乐一定不是亲生的。
63.
一门一门按部就班考完试,回家歇了几天后返校领成绩单。
孙哲平看张佳乐长舒一口气把成绩单亲儿子似的搂在胸口,这要是个有气儿的早就让他捂死了。
“及格了?”
张佳乐一脸幸福的做梦一样的表情:“我好像已经看到我美好的暑假了。”
“暑假你去哪玩?”孙哲平问。
然后他就看张佳乐瞪外星人一样瞪着他:“难道放假了不该是在家里躺床上吃零食看漫画上网玩游戏睡到死大门锁死?”
孙哲平发觉自己又犯蠢了问这样的问题,张佳乐是个宅货。
64.
暑假期间孙哲平回了老家B市。
他也给张佳乐打过几次电话,但每次都是铃声响了近40秒才收获一声半死不活的“喂……”
“怎么每次给你打电话都在睡觉!你一天到底睡几个小时!”孙哲平纳闷。
“你……你打的,时间不对……”张佳乐迷迷糊糊地说:“你应该……嗯……晚上打过来……”
然后无论孙哲平怎么吼叫张佳乐那边都没声儿了。
张佳乐一放假就疯狂倒时差,基本瞧不见白天的太阳。
后来孙哲平吸取教训12点打过去,张佳乐生龙活虎。
“不是,这根本没法沟通啊,我都要睡了”孙哲平无奈。
“睡吧睡吧晚安哈”张佳乐正在开电脑。
“我们真的在一个半球没有时差??”孙哲平痛苦不堪。
“当然了,我去客厅找点儿吃的。”
然后孙哲平听见张佳乐脚丫子啪啪啪在地板上跑的声音,接着一阵子翻箱倒柜。
“大孙你说薯片我吃鸡翅味儿的还是红烧肉味儿的呢。”哗啦啦一阵乱翻。
“张佳乐大半夜的你给我声音轻一点儿!”孙哲平听见张佳乐他妈远远的在卧室吼他。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妈想把你撂下楼了。”孙哲平低沉地说。
64.
后来张佳乐和孙哲平改聊扣扣。
“开学就高二了,真快。”张佳乐感叹。
“不羞他们也要上高三了,希望能消停点儿。”孙哲平回。
“……其实吧我觉得希望不大。”
“困了,我要去睡了”孙哲平说。
“好的晚安。”张佳乐说。
五秒后张佳乐想起来什么似的又发了一句:
“哦对了二翔他们也该来高中部了。”
半小时后他收到了孙哲平的回复:
“张佳乐你大爷的,就看了你这句话我他妈烦的睡不着了。”
65.
高三生总有提前开学的传统。
准高三生叶修也不例外被召到学校去了。
校门口撞见了魏琛。
“老魏你怎么还在”不羞纳闷:“你不该毕业了吗。”
“尼玛”魏琛恶狠狠:“老夫高考没考上回炉重炼了。”
“第几年了”不羞一脸的同情。
“滚!心真脏!”魏琛怒。
66.
叶不羞其实是他们班的班长。
只不过……是个不太负责任的班长。
尤其是升了高三以后。
“班长,教室灯坏了”
“咳,就一年了,还修什么,就这样吧”
“班长,椅子腿断了”
“就剩一年了忍忍吧别换了”
“班长饮水机坏了”
“……修好了也只能用一年,最后不还是便宜了别人,肥水不流外人田。”
“靠要你何用”全班齐刷刷冲着叶不羞竖起中指。
67.
高二的第一个活动就是级花级草评选。
最终结果:
高三年级:
级花:苏沐橙/唐柔 级草:周泽楷
高二年级:
级花:张佳乐 级草:张佳乐
高一年级:
级花:舒可怡/舒可欣姐妹 级草:孙翔
信息量略大。
68.
“高一的级草是孙二翔……他们是不是眼瞎了”张佳乐说。
“二翔长得其实不错就是智有点儿硬,你自己明明更诡异”孙哲平说:“级花级草都是你算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啊!”张佳乐一脸无辜。
“别装傻,都是你那尾巴毛的错”孙哲平又来拽:“前看男后看女。”
一暑假的滋养,张佳乐的尾巴毛又长了不少更加神采奕奕。
“我本来想剪的,”张佳乐委屈:“都到理发店了。”
“然后?”
“都怪理发店老板和我太熟了,他说你这都那么长了剪了可惜啊。我就舍不得剪了。”
“然后?”
“……然后我就想反正都来了不能白来就让他给我染了。”
一暑假回来张佳乐的尾巴毛变成了深栗子色。
狗尾巴花儿似的。
69.
说到这丛狗尾巴花儿,它好像长得太快了点儿。
孙哲平翻出高一军训时的照片,那时候张佳乐的尾巴毛还很青涩稚嫩小巧可爱。
现在……
孙哲平扭头看了看这丛长势喜人的栗子色狗尾巴,末端还微微打着点儿卷儿。
“……所以你光长头发不长脑子”孙哲平实话实说。
然后孙哲平被张佳乐赶下楼在操场上追了十分钟。
“谁让你们老拽它!这不刺激生长呢吗!”张佳乐一边跑一边吼。
70.
其实孙哲平挺感兴趣为什么张佳乐当年会特立独行整出个小尾巴,很快他就有了答案。
语文老师让他们每周写篇随笔交上来,权当周记,你随便写什么都可以,诗歌小说也无所谓。
张佳乐在里面随口提到了自己小尾巴的由来:
“那时我还是初三,每日挑灯夜战辛苦攻读备战中考,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境地,头发长了就随手挽一挽,没有什么能阻挡我前进的脚步,因为我知道我的未来由我自己掌握……”吧啦吧啦吧啦后面一大堆。
孙哲平看着都一阵牙酸觉得假的要命,张佳乐居然大言不惭写得出来。
“真的,然后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它已经可以扎起来辣!”张佳乐天真地眨巴着双眼。
虽然张佳乐玩命中考这事儿完全不可信,不过他那小辫子倒是有可能……
估计是天天疯玩混吃等死忘了剪了吧……
71.
张佳乐跑步快,一阵风似的。
美中不足就是耐久低,不能跑长跑,只能作作短距离冲刺。
孙哲平还记得高一运动会的时候张佳乐一口气报了50米,100米,200米和接力。
然后站起跑线跟前的时候被裁判喊了:
“那个女同学快点离场,要比赛了!”
孙哲平他们班当时就笑疯了。
张佳乐爷们地怒吼一声:“靠!”
然后裁判沉默。
比赛开始后张佳乐炮弹一样冲在最前面,把第二名甩下老大一节子,这股优势一直维持到结束。
从此全校都知道了这个细胳膊细腿儿扎小辫儿但有颗爷们心的小男生张佳乐。
72.
张佳乐身上有成堆的不解之谜,堪比外星物种。
孙哲平的纳闷之一就是长得跟豆芽菜似的张佳乐怎么跑步那么快呢。
后来孙哲平上学路上正巧碰到了张佳乐。
孙哲平就悟了。
他骑自行车打路口过的时候看一辆公交驶过去。
后面跟着泪流满面的张佳乐。
“——站住!!”张佳乐喊。
就追着公交车跑远了。
张佳乐的跑步底子是每天错过班车去追练出来的。
多么痛的领悟。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