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川_

今天开始不做咸鱼。

【双花】青葱记事2(原创架空校园搞笑向)

【二】


【二】
32.
第二天,孙哲平破天荒地第一次比张佳乐来的要早。
把路上买的包子豆浆塞张佳乐抽屉里。
二十分钟后,张佳乐磨磨唧唧地出现了。
脑袋后面的辫子扎松了,还有点儿歪。
走到自己座位跟前,张佳乐深吸一口气,面向孙哲平。
该来的总要来的。
那么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咳”孙哲平清清嗓子,严肃地说:
“早上好,孙佳乐同学。”
张佳乐嘴角抽搐了一下。
然后就和打蔫儿的蔬菜一样坐回座位。
“给你买好早饭了,放你抽屉里。”孙哲平提醒。
张佳乐把那一袋包子从抽屉里抽出来,就那么看着。
看到孙哲平觉得他差不多该向扔手雷一样给扔了。
最后张佳乐默默打开袋子拿出来一个吃。
“慢慢吃,还有豆浆,不哭不哭哈”孙哲平给他顺毛。
“你大爷的,你哪只眼看见你乐哥哭了”张佳乐用力地咬着包子。
“孙哲平,你给哥等着,早晚要让你改名叫张哲平。”张佳乐左手包子右手豆浆,两手满满还不忘腾出中指送给孙哲平。
“哈哈哈我等着”张佳乐还像以前一样精神,孙哲平很欣慰。
33.
反正头发都扎松了,张佳乐一把把发绳拽下来,披头散发左右开工,吃的那叫一个狠,好像早饭是他仇人似的。
周围学生看班长这个样儿大气不敢出。
“把手擦了”孙哲平把纸巾扔给张佳乐。
“抬头,大爷的从来没给人绑过头发呢,今儿拿你练练手。”孙哲平拢着张佳乐头发。
“靠你踏马轻点儿啊疼!”张佳乐嘴里塞满了包子馅儿含含糊糊的抗议。
“好好吃你的,再腻歪给你整双马尾”孙哲平揪着张佳乐那撮尾巴毛。
小班主任进来就瞅见这俩孩子老夫老妻一样的场景。
“…………”
她机智地装作没看见。
34.
张佳乐向班里女生借了小镜子。
“尼玛的,大孙你看给我扎得歪哪去了”张佳乐在镜子前转转脑袋。
“歪了好看,再给你戴朵花,你不百花吗”孙哲平笑。
“滚戴你妹”
一向注重形象的张佳乐今天破天荒顶着歪马尾上了一天的课。
“咳,这是真爱啊方锐大大”林敬言路过高一(13)班,对同行的方锐说。
“是啊林敬言大大,看我真诚的眼神。”
“呵,呵。”林敬言立即头也不回朝前走。
35.
“靠”张佳乐说。
“艹”孙哲平说。
两人维持着攥着自己的体检单,然后斜眼看对方的姿势。
“不科学!大孙你居然比我小!”张佳乐大喊。
“……看来你天天嚷嚷的*乐哥*还真没嚷嚷错。”孙哲平痛苦地扶额。
张佳乐和孙哲平并排站一起,比孙哲平矮了大半头。
“不是,你到一米七了吗乐乐?”孙哲平怀疑地问。
“靠靠靠,你说呢,大孙你居然怀疑我!友尽!”张佳乐一边吐槽一边神色可疑地捂住体检单。
但好巧不巧孙哲平还是看到个169……
“噗哈”孙哲平终于没忍住。
“笑屁!你乐哥今年不过才16!发展空间大着呢!”张佳乐又炸毛。
“哈哈是啊没错啊乐哥”孙哲平打哈哈。
“……那啥,大孙啊”
“不不不你不是比我大嘛,应该叫小孙啊”
“靠你怎么现在变得和那叶不羞一个德行,我还是叫你大孙我乐意!再说就那几个月算个屁!”张佳乐再次炸。
“行行行随你随你”孙哲平哄小孩似的。
36.
不知道是不是高中男生比较喜欢说脏话。
反正孙哲平发现张佳乐那是有点小情绪就靠草不断的。
“靠”在张佳乐又一次爆粗后,孙哲平友情提醒:”别靠的那么勤,保护好你的腰子。”
“孙哲平你大爷!”
“哎我这刚说你又……”
“毛毛!大孙你懂不懂,畜生那才叫腰子!”
“好好,保护好你的肾。”孙哲平这方面辩不过生物课代表:“你看这不爱疯6出了吗,保护好啊,回头卖了咱俩能一人一个爱疯呢。”
“……”张佳乐眼神又不是味儿了。
“又怎么了”孙哲平彻底服了他。
“大孙,你有点常识好吗,”张佳乐阴沉地说:“你踏马两个肾都卖了还能在我跟前活蹦乱跳?你天赋异禀?”
“不是你当真了啊?”孙哲平脑袋壳子疼。
“当真个蛋啊老子……老子……”张佳乐憋了半天没说,拉开书包拽着孙哲平往里面瞅。
包里几本课本,然后塞满了零食漫画,角落里插着个爱疯。
6的。
“卧槽土豪!”孙哲平震惊了。
“早一星期前就有了”张佳乐翻眼睛。
孙哲平又对着张佳乐的包一阵乱翻。
“哎哎干什么呢你,别翻了,没你的。”
“不是,我找你体检单子”孙哲平一脸严肃:“我看你是不是真少个腰子。”
“孙哲平你大爷!那是我亲戚送的!还有腰子尼玛比!!”
37.
中午张佳乐和孙哲平出去吃饭。
张佳乐一直霸着厕所不出来,孙哲平随便给他点了一份饭。
等张佳乐神清气爽地从厕所出来,就看到自己桌上……
“……这什么玩意儿”张佳乐沉吟良久,最终还是猜不透求助孙哲平。
“爆炒腰花”
“……草!”
“不说吃啥补啥吗,给你补补腰子,这不还有花吗你一定喜欢。”孙哲平慢条斯理。
“喜欢你大爷!”
“其实我想说很久了,我只有姑姑没有大爷。”
张佳乐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38.
生物课讲到了遗传。
那什么这谁他爹有病啊,那么这谁他侄子有多大几率也有病啊之类的东西。
孙哲平无比痛苦。
全班同学无比痛苦。
算不清啊这。
孙哲平手肘子捅捅张佳乐,张佳乐没反应。
转脸一看张佳乐奋笔疾书刷刷刷得一脸狂热。
让孙哲平想到科幻电影里的疯狂科学家。
“不是你说他家有病干嘛来折腾我们呢”孙哲平吐槽。
“……敢情你以后要断子绝孙吗”张佳乐翻翻眼睛:“愚昧”
孙哲平立马脑补出了张佳乐工作后戴着个袖章举着大喇叭穿着计生办制服走街串巷的场景。
然后孙哲平捶桌狂笑。
笑得张佳乐莫名其妙。
39.
省领导来G中学视察工作。
学校嘛那心里总是有点小鬼儿要搞面子工程的。
当即就嘱咐学生们练习册不要带了试卷藏好放家里。
这阵子天天下午5点半就放学周六不上课,作业少的一比。
张佳乐乐得什么似的。
这些孙哲平倒没觉得什么。
他在意的是,学校为了迎合视察怕露馅儿,特地给他们开了体育音乐美术课。
美术课!
考验张佳乐的时候来了。
孙哲平想。
40.
周一有体育课。
说是体育,其实就是自由活动。
13班学生一窝蜂地拥出去了,张佳乐冲在最前面。
但后来孙哲平在学校里转悠了一圈也没找到张佳乐。
后来孙哲平回了教室,趴在窗台上意外发现了仰八叉摊在操场草地上一本满足的张佳乐。
孙哲平跑下楼去操场扯张佳乐起来。张佳乐睡死了似的一动不动。
孙哲平无奈,干脆在旁边也就地躺下。
今天太阳不错啊。
天真蓝。
孙哲平躺了一会儿也迷糊起来。
张佳乐这小子挺能享受生活的。
犹豫了一会儿孙哲平摸出手机。
拍了几张天,拍了几张睡着的张佳乐。
……张佳乐睡着的时候还是挺人模人样的。
孙哲平想。
爬起来拍净身上的草屑,不经意间一扭头看见张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张佳乐难得的没咋咋呼呼,很安静。
就这么抬头,望着天。
张佳乐宅,肤色白,刘海软趴趴地伏在额头上,小辫子被压得有点儿歪,粘着点儿草屑垂在左肩膀。
张佳乐眼睫毛长,眨眨眼睛,睫毛忽闪忽闪地煞是好看。
眼神有些空茫。
张佳乐微微转头看见了孙哲平,嘴动了动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此时张佳乐忧郁地一塌糊涂整个就一艺术化身。
他肯定是睡蒙了。孙哲平这样安慰自己。
同时心里不知道怎么搞的有点嘭嘭乱跳。
然后张佳乐说话了。
张佳乐一发声孙哲平就知道要坏了,这么美的景要被毁了。
果然,张佳乐开口石破天惊:
“大孙啊……靠晒死哥了。”
孙哲平泪流满面,以后谁说张佳乐忧郁文艺孙哲平一定去打死他。
张佳乐,专业毁气氛十六年。
41.
周二音乐课。
作为班长张佳乐理所当然地被选为领唱。
最后全班同学哭求孙哲平让张佳乐闭嘴。
孙哲平深吸一口气点点头,上去一把将张佳乐像拎小鸡仔似的薅下来了。
“你干嘛大孙!我还没唱完呢!”张佳乐拼命挣扎踢孙哲平腿。
“你知道地球外面环绕着的是什么吗”孙哲平一脸严肃。
“香飘飘奶茶?”
“屁,是你张佳乐跑的调。”
42.
美术课终于来了。
孙哲平觉得自己等了半辈子。
同桌互画肖像。
就是这么简单。
先是右边同学给左边同学画。
张佳乐是左边,孙哲平右边。
张佳乐兴奋地摆了个“非常6+1”的手势。
“你有本事维持这个半小时别动。”孙哲平扶额。
张佳乐立刻扑桌上睡觉。
“画吧大孙,这姿势我维持一天都没问题。”
“……你踏马倒是露脸啊!”孙哲平火了。
最后张佳乐终于妥协,作出了一个单手托腮望向窗外的姿势。
“不错,有内涵,效果应该不错”孙哲平点点头:“别乱动啊”
五分钟过去了。
七分钟过去了。
“……大孙我想喝水”
“忍着”孙哲平涂涂改改。
“……大孙我想上厕所”
“你刚刚不是想喝水的吗!”
“…………大孙我鼻涕要流下来了”
“你什么时候感的冒!”孙哲平成功被张佳乐弄毛了。
“……”张佳乐一脸忧郁。
张佳乐不知道,这一脸的忧郁让自己的整体效果好的一比。
“尾巴毛往旁边拨拨,挡脸了”
张佳乐终于动了一次。
孙哲平深深地感受到了,张佳乐是当模特的好料子,但要让一个多动症患者几分钟内处于静止状态,太踏马痛苦了。
43.
“好了”孙哲平大笔一挥,龙飞凤舞签上自己大名。
“我看看!”终于解脱的张佳乐扑过来。
孙哲平推开张佳乐凑过来的脸:“该你了,画完交换。”
张佳乐剥开一颗棒棒糖,叼在嘴里。
“……你干嘛”孙哲平问。
“灵感来源”张佳乐嘬着棒棒糖吸烟似的指着孙哲平:“摆个姿势。”
“……我不会什么姿势,就这样吧”孙哲平严肃地正面向张佳乐。
“嗯,遗像风格是吧”张佳乐转着铅笔。
孙哲平差点卸了张佳乐的胳膊。
张佳乐嘬着棒棒糖开工了。
铅笔发出擦擦的细微声音,时不时抬头看看孙哲平,此时不再是嬉皮笑脸,一脸的专注。
……看架势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孙哲平想。
一缕有些长的头发滑落下来,张佳乐把它拢到耳后。
孙哲平发现自己眼又有些直了。
都说人在做自己擅长的事时最有魅力。
这话真的不假。
张佳乐画画时的神态真是让人好感度朝上狂翻。
当然孙哲平不会忘了作死也是张佳乐老本行。
张佳乐作死时也有种魅力。
当然这两种魅力是不一样的。
44.
“OK”
张佳乐不愧是专业的,速度就是比他孙哲平快。
“成,换”孙哲平把自己的画纸交给他,拿过张佳乐的。
“哇还不错嘛大孙,我本来以为会认不出是什么物种来着”张佳乐狂喜。
“……你这是在骂你自己吗”
张佳乐又皱眉仔细看了看:“……大孙怎么我跟怨妇似的。”
“你就是那个表情啊少年!怪我咯?”孙哲平无奈。
“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中意的!谢谢你大孙!”张佳乐小孩似的把画纸按在胸口笑得灿烂,霎时间窗口仿佛百花盛开。
孙哲平摸摸他的脑袋:“别抱那么紧,当心衣服弄脏了。”
“嗯啦,反正你乐哥就是那么帅,谁画都丑不了没办法。”张佳乐笑嘻嘻。
“……”孙哲平心里的温暖荡然无存突然涌起一股抄凳子砸死张佳乐的冲动。
45.
“快看看我的”张佳乐猜不到孙哲平的行凶意向,撺掇他。
孙哲平看了。
然后孙哲平去摸手机。
调成自拍模式当镜子照,对比着张佳乐的作品。
瞅了半天。
“这是我?”孙哲平问。
“废话不你是谁,G中学高一(13)班孙哲平。”
画上的孙哲平威严魁梧戴着墨镜嘴里叼着大雪茄西服比挺一脸狂霸酷帅吊。
“这尼玛是你意淫的吧张佳乐!这种霸道总裁既视感算怎么回事儿啊!”孙哲平开始例行的每天一咆哮:“我踏马天天跟在你屁股后头是你保姆啊!哪来的霸道总裁!”
“哈哈咳咳咳,艺术……艺术效果,咳咳咳”张佳乐笑呛着了。
孙哲平又得出一条经验:
张佳乐画的水平没得说,但他喜欢整些有的没的意淫元素,绝对不是写实。
张佳乐这小子还是不靠谱。
还是得真爱生命远离张佳乐。
46.
上完美术课到了午休时间。
张佳乐和孙哲平家都离学校比较远,中午干脆不回去,一直在校门口的快餐店解决。
张佳乐要了浓汤肥牛,孙哲平是咖喱鸡肉。
孙哲平正在那专心搅拌咖喱,一抬头看见张佳乐叼着吸管盯着他。
不对,盯着他的饭。
“怎么了”孙哲平说。
“不是大孙,这玩意你怎么吃的下去的,和某种厕所产物一个颜色啊。”
张佳乐心直口快,张口嘴贱。
“……”孙哲平真踏马想一筷子戳死张佳乐这个祸害。
然后孙哲平少见的忧郁了。
张佳乐这话太垃圾了,搅得自己一点吃不下去。
孙哲平到底还是默默隐忍地吃着咖喱,每一口都狠狠的。
不吃浪费了,再说张佳乐那垃圾话自己也听了不是一次两次。
张佳乐呼呼扒完了自己那份,风卷残云。
然后在孙哲平痛苦的注视下拿起桌上的纸巾,一张一张浸在汤里。
然后又搅了搅。
目睹了黑暗料理诞生的孙哲平已经不指望这顿饭自己可以吃的安稳了。
“大孙看!像不像刚才的牛肉!”张佳乐发现新大陆似的。
“……”虽然孙哲平觉得很恶心,不过不得不承认真的很像。
“难道之前我吃的就是……”张佳乐神色一凛。
“……张佳乐你还小吗?”孙哲平的痛苦溢于言表。
午餐结束,孙哲平起身离开后特意回头深深看了一眼被张佳乐浸满餐巾纸的汤碗。
孙哲平似乎预见了来收餐具的服务员咬牙切齿的神情。
47.
眼看着高一下学期即将结束,天气也渐渐转热。
G中学的学生换上了清爽的夏季校服。
大扫除时,小班主任说天开始热了,咱们把风扇擦擦吧。
全班仰头看着吊在天花板上的吊扇。
“谁擦呢……”小班主任自言自语。
全班的眼睛齐唰唰盯向班长张佳乐。
“我凑!”张佳乐哭笑不得。
48.
张佳乐踩着两个桌子一个凳子够到了风扇。
“哎你当心点儿”孙哲平有点紧张。
“You can you up!”张佳乐攥着抹布在上面愤怒地比了个中指。
“呦呵不错英语有进步啊孙佳乐同学。”
“你大爷的张哲平!”
其他学生则一头雾水:这俩什么时候换姓了?
张佳乐站椅子上擦风扇,灰簌簌往下落。
落了下面孙哲平一脑袋。
“张佳乐!你踏马专等我路过的时候擦?!”
“大孙冷静!不要冲动!你看我这站那么高呢掉下来不是闹着玩的!”张佳乐大喝。
后来张佳乐下来的时候果然摔了。
还好是从第二张桌子上摔的。
张佳乐存心想碰孙哲平的瓷,躺地上装死。
张佳乐默默地从1数到了300,孙哲平一点动静都没有,别的同学看不下去了,好心提醒:“班长起来吧,你这招没用。”
“靠,我躺地上的时候大孙在干嘛”张佳乐愤愤。
“他对你鞠了三躬。”同学说。
张佳乐差点气吐血。
“你起来的时候正准备遗体告别呢”
张佳乐真被气晕了。
49.
张佳乐最近在历史课上找到了新的乐趣。
看恐怖小说。
孙哲平一直表示无奈,你正好好上着课呢突然一双冰凉的手死死掐着你胳膊勒得死紧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尤其是孙哲平一偏头看见张佳乐面如纸色冷汗岑岑小手冰凉正掐着自己。
……好像安文逸又躺了一枪?
孙哲平觉得这自己旁边就坐着个活鬼。
“你有出息不啊,大白天呢。”孙哲平指着外面毒辣辣的大太阳。
“这时候看才有氛围”张佳乐牙咬的咯咯响:“不行大孙我怕得很但我还想看,简直欲罢不能。”
孙哲平翻白眼:只有张佳乐这样的才能在白天看出氛围,因为要是在晚上,他恐怕直接就吓得过去了。
后来张佳乐看恐怖小说鬼故事老扯上孙哲平,平时自己看到了哪篇也艾特转发给他。
“……不是我对这没兴趣啊乐乐”
“没让你感兴趣,只是不能让我一人被吓。”张佳乐咬牙切齿。
孙哲平无奈也跟着开始看。
50.
直到张佳乐把孙哲平拉到一个讨论组,孙哲平才意识到有点不对。
张佳乐光是看看已经不能满足了,他一直在身体力行着“作死”这个词。
张佳乐说想夜里在学校玩个灵异游戏。
孙哲平立刻意识到这讨论组都是被张佳乐忽悠来的响应者。
孙哲平立刻查看讨论组成员。
他,张佳乐,黄少天,包荣兴,乔一帆。
他和张佳乐是高一的,黄少天包荣兴高二,乔一帆则是G中学初中部的小学弟。
现在组里正不断被张佳乐和黄少天刷屏。从两人兴高采烈宛如闺蜜一样的交流中,孙哲平看出来他们要玩的是个流传挺广的拍人游戏。
“要一间很黑的四角屋,四个人,一个角站一个,然后开始跑。第一人跑到第二人背后拍一下,喊一句‘拍到了*,然后第二人往前跑,拍第三个人,也喊‘拍到了*,一圈后肯定会有一个人是摸到墙,就喊一句‘摸到了*。摸到墙的人接着继续往前跑,拍到人时再喊一声‘拍到了*,等跑几圈后,就会发现大家一直都在喊‘拍到了*,没人再喊‘摸到了*……”张佳乐啪啪啪发了一大段文字上来。
孙哲平突然觉得这话怎么这么眼熟……
“擦,张佳乐!这尼玛不是你昨天看的那恐怖小说里的吗!好像一个字都没改吧!”孙哲平在讨论组里咆哮。
“啊被发现了”张佳乐说。
“哎我说我说这个好玩诶!我以前就看网上有介绍过挺有名的,其实我一直想试试……你看我也想拉喻班长来的啊但他就是不愿意,那我就代表我们俩好咯。对了孙哲平好久不见你了哪天咱哥几个一起去吃个饭呗,校门口新开个饭馆开业八折……”在那一个劲得啵得啵的话痨黄少天,所有人都有了想把他扔出讨论组的冲动。
“咳这个以后再说,对了包子一帆,你们大哥没来?”孙哲平问。
包子和乔一帆的大哥是叶修,绰号叶不羞,在G中学算是神级的存在。据说能文能武能赌能抽,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不怎么能喝酒,一杯扑街。
“啊,叶修大哥啊,大哥他不怎么感兴趣,随口*哦*了一声就走了,不过没事儿,有我们这些小弟在,不会给大哥丢脸的,是吧一帆?”包子大大咧咧。
“是的,包子哥”乔一帆是最老实的一个,大概是几人中年纪最小的缘故,也是最谨慎的:“不过夜闯学校不太好吧……而且要是真招出来什么东西的话……”
“怕什么!你包子哥撂倒它!抛沙!板砖!强力膝袭!霸王连拳!嚯嚯嚯嚯嚯!”包子李小龙似的霸气冲天。
包子本来就是个正统小流氓,标准不良少年,但属于被不羞招安的那种所以危害有限,那些街头伎俩对他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
“可是我还是觉得……张佳乐学长或许你应该再多考虑一下……”
黄少天飞速插话:“哎哟什么学长不学长的,你这样可就真太见外了。明明不羞是那么个不知羞耻的脏心家伙,怎么就有你这么个懂礼貌的乖巧小弟呢啧啧啧啧啧。放松点儿啊反正是去玩的,一帆你这好学生就别在意那么多了好不啊?哪天吃饭也请你,对了不许叫不羞啊除非他同意和我单挑。”
张佳乐忍无可忍禁了黄少天的言。
“那么,明晚11点校门口见?各人都能给家里安排好夜游理由吧?”张佳乐问。
“蛋!张佳乐你问过我意见吗!”孙哲平无意中被忽略了。
“啊大孙啊?你一定会同意的不是吗?”
“同意个球!作死也不是你这样作的!太危险了!万一……”
“→_→那你就不去好咯,我们去。”
“……”孙哲平沉默了。
51.
孙哲平裹紧外套踱到校门口。
“大孙我就知道你会来!”前面手电筒光一闪,张佳乐欢蹦乱跳朝他扑了过来。
张佳乐特意睡了一白天,就为了晚上的这一时刻,此时格外神采奕奕,两只眼睛都快放出光来了。
孙哲平一脸疲惫。
张佳乐在睡衣外面罩了件外套,下身干脆就是睡裤,脚上穿着帆布鞋,手里攥个手电筒,没扎小尾巴毛,头发散着。
“晚上冷,散了头发保暖”张佳乐缩了缩脖子。
“……你知不知道风一吹你头发就和女鬼一个样。”孙哲平上下打量张佳乐:这打扮,太家居了吧,就和下楼扔个垃圾似的。
“学长们好,我来了”乔一帆怯生生的。
“一帆都说过了不要用尊称那么见外,再用你包子哥就揍你了啊”包子拎着一袋子易拉罐出现了。
“包子你来收废品的吗”张佳乐大笑。
“愚昧!看着啊”包子把袋子打了个结,拎手里挥得呼呼生风:“看到没,简易流星锤!哈哈怕了吧哈哈哈”
“……你们这都是干嘛来了”孙哲平越来越无法直视队友们的智商。
“哎张佳乐你干嘛不扎辫子,我本来还想和你搞个组合来着。”包子说。
包子那是大尾巴毛,张佳乐是小尾巴毛。
张佳乐熟练地翻着眼睛。
直到黄少天骂骂咧咧地出现,似乎是吵醒了人家店门口的狗被追了一路,作死小分队集合完毕了。
夜探学校。
(TBC)

源地址及作者地址请见后几章

评论(4)

热度(15)